正文 1268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!

    在南瑾昭有意的煽动下,南疆上下一心,同仇敌忾,军中的将士一个个气势高昂,杀气腾腾,如若燕北军在他们面前,他们铁定悍勇无比,不会把燕北军放在眼里……

    同样,燕北军要看到现在的南疆军,也会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现在的南疆军,气势之盛远超燕北军。两军真正要交手了,谁胜谁败都不好说,但可惜的是,燕北军现在不在,哪怕南疆的兵马士气再盛,也只能憋着而发现不出来。

    南瑾昭深知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的道理,见将士们的士气被他鼓动起来了,立刻下令,让他们背上干粮,去追燕北军。

    再不去追,他们就追不上燕北军,追上了,气势也弱了,而这不是南瑾昭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对现在的南疆大军而言,南瑾昭就是他们的神,南瑾昭说什么,他们就听什么。

    南瑾昭一声令下,刚吃饱饭的将士们,一个个没有二话,背上干粮就往外跑,骑兵更是一马当先,冲在最前头……

    看着大军绝尘而去,南瑾昭满意的点了点头,他身旁的幕僚一向擅长察言观色,顿时谄媚的道:“我王用兵如神,有王在,此战,我南疆必将大胜。”

    南瑾昭心里欢喜,面上却是不动声色:“赢了又如何,北辰这贫瘠之地再大也比不上天启,要能拿下天启,那才是真正的好。”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的天启,被萧九安建的如同圣地,他更是想要得到,可惜萧九安的兵马太强,他在天启的威望又太高,他便是想要煽动天启那几个手握重兵的人,跟他一起反了萧九安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王,您这是多虑了。有燕北王的儿子在,别说区区一个天启,就是这天下,王您也能拿到手。”幕僚伸出手,比了一个扭脖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萧九安与纪云开那对夫妻,有多在乎他们那个儿子,全天下的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在乎,因为他们的不好惹,以至四国之中,几乎没有人敢打萧长泽的主意,但是……

    这个几乎不包括他们王,不包括他们南疆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萧九安与纪云开越是在乎萧长泽,对他们越是有利,他们能从萧长泽身上拿到的好处,也就越是多。

    至于捉到萧长泽的代价?

    付出的代价大,才证明他有用处一,不是吗?

    ‘你说得对……有萧长泽在乎,不管是死是活,我都拿着他,从萧九安手中,换半个天下。’南瑾昭勾唇一笑,却不同以往平和,而是透着几许阴险与刻薄。

    倒不是南瑾昭不在伪装自己,而是……

    他瘦了。

    瘦下来的南瑾昭,两颊没有脸,显得颧骨特别高,看上去透着几分刻薄与阴冷。

    然而,他自己却是半点不知,在人前,他仍旧带着他那副温润如玉的假面。可惜,现在的他已经骗不到人了。

    南疆的大军受到南瑾昭的鼓舞,一个个士气高昂,可再高昂的士气,也抵不住体力的消耗,再连续追了两个时辰后,不管是人还是马都累了,一个个不由得放缓了脚步,甚至还有一些,直接在一旁坐下,不走了。

    不怪他们如此,他们实在是累了。

    先前,凭着一股气,一路狂奔,可奔了半天,也没有看到燕北军的影子,渐渐的,他们心中那股气就开始散了,身体的疲累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“燕北军那群龟孙子,打仗不行,逃跑都是好手,居然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了。”有些脾气不好的,已经开始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燕北军那群龟孙子跑得太快了,我们再会早就把他们灭了。什么燕北军,什么四国第一军,依我看,也不过是如此,跟我们打了半天,就吓得屁股尿流,真正是一点血性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也有自视甚高的人,开始踩燕北军,把燕北军说得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他们此时全然忘记,他们被燕北军追得如同丧家之犬,一连丢了十几城,也忘了,要不是他们在战场上,率先毁约动用炸药,燕北军也不会败在他们手上。

    此刻,他们只记得,他们战服燕北军的辉煌,他们把燕北军打得丢盔弃甲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……燕北军算什么?当年燕北军可是败在我们手上,他们的大帅凤祁,更是死得连尸首都找不到。要不是我王仁慈,放了他们一条生路,他们哪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军算个什么东西,不就是占了天启那块好地方,要是没有天启那块好地方,没有充足的兵器和粮草,他们能打得过我们?”

    “燕北军能打过我们,靠得就是他们的兵器。你看他们的兵器,全都是闪闪发亮的,全都是新的,再看咱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老兵们,晃了晃手中缺了一口子的大刀,闷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真他娘的憋屈,打了这么几年仗,手上的刀越来越差,现在都缺了口子,杀人都不利索了,拿着这样的兵器,他们怎么杀敌。

    有人抱怨兵器不好,也有人显摆起来:“你看我身上的铠甲怎么样?是不是特别新,特别好看。还有我这长枪,不错吧?你看这枪头,锋利的呀,头发放在上面,一吹就断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燕北军的铠甲?燕北军的长枪?”有人指着显摆那人身上的铠甲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燕北军的,这是我的,我的!在战场上,谁缴获的战利品就是谁的,这是我缴获的,怎么就成了燕北军的?”那人不服,大声骂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怎么就忘了,把燕北军身上的铠甲拔下来呢?你看我,只捡了一把破刀。”除去炫耀铠甲的人,也有人开始炫耀,他们从燕北军手中抢来的刀和剑……

    拿着这些抢来的兵器,放到南疆将士们用的旧兵器面前一比,锋利与否瞬间就对比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燕北军锋利的刀剑衬托下,南疆将士们用的那些旧兵器,简直是就是破烂,拿出来都丢人。

    有些老兵,看到这么严重的对比,一个个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心中刚升起的士气,渐渐消散,一个个忧心忡忡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