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78章578多想,仗着人多欺负人少!

    第578章 578多想,仗着人多欺负人少

    能坐上魔教大护法的位置,大护法的武功自是不弱,跟在他身后的人也是魔教的好手,黎远虽武功一流,毕竟只有一人,便是本事再高,面对一群人的联手攻击,一时间也有些左支右绌。二·八·中·文·网

    好在黎远战斗经验丰富,再加上一旁的侍卫出手相助,不过片刻便摆脱劣势,但也只是摆脱了劣势,想要宰了魔教的人却是难办。

    见此景,黎远也忍不住庆幸,庆幸他是跟在萧九安身后来魔教,不然就凭他一个人,纵使本领逆天,想要报仇也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魔教经营数十年,不说高手如云,但比之江湖上的名门正派却也是不差的,这么大一个组织,绝不是什么人单枪匹马就能外瓦解的。

    因知道萧九安另有后手,黎远也就不急着杀人报仇,只慢慢地与魔教的人过招,尽量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如果说,一开始,魔教的人只是猜测黎远等人在拖延时间,这一交手就可以肯定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拖延时间,燕北王必是安排了援兵,大护法我们必须尽快将其拿下,不然等到燕北王的援兵来了,我们就被动了。”大护的心腹再次提醒道。

    不需要心腹提醒,大护法也明白,虚晃一招退出黎远的攻击范围,大护法振臂一呼,下令道:“所有人,给我上,不留活口!”

    已经动手了,除非燕北王失势,不然依燕北王的性格,大家绝无和解的可能,他们只能一条路走到底,把燕北王得罪死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大护法带来的三百余教众听到命令,立刻操家伙冲上来,摆明要优着人多欺燕北王人少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挡住他们。”庄子上的侍卫加打手,不超过五十人,饶是他们武功高强,也不可能完全的挡住三百人的攻势,他们只能尽力拖住对方。

    然就在此时,一阵整齐有序的马蹄声由远极近。

    “不好,燕北王的救兵来了。”在黑石山,除了他们魔教外,再无第二个组织能纠集大量兵马,且在黑石山,除了各国外也没有人敢跟他们魔教叫板,这个时候会来的人,只有燕北王的救兵。

    “以多欺少?踢到铁板了吧。”被数十余魔教高手围攻,黎远没有讨到半点好,要说不气那是骗人的,可偏偏这是魔教的地盘,他就是再不爽也得忍着,忍着魔教仗着人多欺他们人少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他们的救兵到了,凭他多年的经验判断,来的少说是千余人。

    果然,手上有兵马就是好,佑大一个魔教要纠集人马,也就只有三五百,燕北王一出手就是上千人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的马蹄声渐渐逼近,庄子上的人已经能看到冲在最前头的人,不要多久,这些兵马就能到了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,拦住这群狗杂碎,我们的救兵来了。”庄子上的人高喊了一声,一个个战意十足、兴奋异常。

    “大护法,我怎么办?”魔教众人与他们相反,见燕北王的救兵越逼越近,一个个面露不安,心生退意。

    “除了打,还能怎么办!”大护法倒是想要退,可身后就是大匹的兵马,他们怎么退?

    他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,萧九安的兵马这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明明他没有发现天启有增兵的迹象,也和天启的驻军打过招呼,一旦萧九安要用他们,那些驻兵就会提前给他们消息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什么消息都没有收到,萧九安到底从哪里调来的兵马?

    大护法恐怕做梦也想不到,萧九安从北辰借了兵马过来,不仅仅是大护法,恐怕所有人都想不到这一点,要知道萧九安与北辰可是有血仇的,北辰的人怎么会帮萧九安?

    然而,现实就是这样,容不得旁人不信。

    援兵越来越近,哪怕魔教的人再没有经验,也知道援兵比之他们,至少多出数倍。

    饶是单打独斗他们胜过那些将士良多,可对方人多,且真要打起群架,他们还一定是人家的动手。

    一时间,魔教众人都心有不安,一个个悄悄后退,不敢往前。

    这就是江湖浪儿与训练有素的士兵的差距。在战场上,就没有哪个士兵敢后退,更没有哪个士兵敢懈怠,一旦后退,一旦懈怠,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但是,魔教这些教徒可没有受这样的训练,他们遇到危险,本能的后退,躲在人后。

    大护法发现了,为了激励众教徒的斗志,高声道:“大家往前冲,冲进庄子,抓住燕北王,不仅金银美人都有,身后的人更是不敢动,但要是往后退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大护法这话简单粗暴,却直指人心,心生怯意的教徒听闻,顿时不再犹豫,一个个挥舞大刀往里冲:“大护法说的对,咱们冲进去,活捉燕北王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一起冲,他们才几十个人,我们杀了这几十个人,就赢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人带头,魔教的人顿时兴奋了,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,不要命的往前冲。

    庄子上总共才五十几人,魔教的人拼死往前冲,五十几人根本挡不了多久,很快就被魔教的人撕出一道口子。不过,他们这个时候发力已经晚了,魔教的教徒前脚冲进庄子,身后的追兵后脚就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,不留活口。”纪云开带着人,一到庄子外,就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,里面的人好像是燕北王。”徐子期在边境驻扎多日,对黑石山的事多少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纪云开扭头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北辰的人与燕北王……”徐子期想要解释,可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纪云开打断了:“军人的职责是服从,你是不是忘了,你来之前答应过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纪云开知道,这话足够让徐子期的人动手,但要让徐子期的人尽办办事,还需要别的诱因。

    纪云开又道:“在共同的敌人面前,暂时联手又有什么关系?只要最终得利的人是我们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这话模棱两可,不知她身份的徐子期还以为她这话,是站在北辰的立场上说的,以为北辰在黑石山有什么计划,或者刘将军在北辰有什么安排。

    聪明人一向喜欢多想,无疑徐子期就是一个聪明人,听到纪云开的话,结合自己先前的猜测,越发的肯定刘将军与燕北王之间必有什么交易。

    徐子期当下不知多言,立刻命士兵冲上去,将魔教众人通通绞杀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