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67作戏!

    有着同样担忧的,并不止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在军中,有多少人自大的认为,要追上燕北军不难,要抢燕北军手中的粮食不难的,就同样有多少担忧的人……

    他们都不是什么新兵了,跟燕北军打了这么多回,他们太清楚燕北军有多厉害了,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不敢问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,有人问了,那些同样担忧的人,不由得停下了吃饭的动作,一个个伸手脖子,看着发粮食的火夫,想听他会怎么说?

    分发粮食的火夫,见到有人问这个问题,也不意外,冷哼了一声,张嘴就道:“军中已经没有粮了,所有的粮食都在你们手上,吃完这一顿,你们要是抢不回粮,就等着饿死吧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的,还以为现在是当初那时候,他们在四国纵横无敌,没粮就去抢,没女人了也能去抢,现在呀……

    别说粮食、女人,连睡个安稳觉都不是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饿了大半个月,合着就为了这一顿饱饭?”有人不满了,拿起碗就要摔,可他正要摔下去时,就听到伙夫冰冷的声音:“摔!摔了这碗,你连这顿饱饭都没得吃。饿了大半个月怎么了?别说你们,就是王也饿了大半个月。你以为,王这大半个月过得好呢?我告诉你们,咱们王吃和大家伙一样,你们吃什么,王这大半个月也吃什么,你们吃多少,王这大半个月也吃多少。在军营里,这大半个月能多吃的,就只有你们的将领,那是王的命令。王说了,他们要用脑子带兵,要训练士兵,不能饿着了,其他人包括他在内,都不用吃太饱,以免大家没有粮食吃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说你们的……这才大半个月,受这么一点委屈就受不了?咱们王呢?咱们王什么身份,跟着大家一起吃,一起饿肚子,你看咱们王说了一句话吗?不是我说你们的……你们有什么资格抱怨?要不是你们没用,咱们王需要受这么大的委屈吗?咱们王需要饿肚子,给你们省粮食吗?”

    伙夫说得又快又急,一番话硬中带软,软中带硬,说到南瑾昭跟他们一起饿肚子,还感性的摸了摸眼泪,一副自责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的话一出,排队等着打饭的士兵们,顿时就安静了下来,一个个红着眼睛,悄悄地摸眼泪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,我们太没用了。”有感性的,哽咽的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知道,不知道王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早知道,早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,我们就跟燕北军拼了!”

    “对,拼了!”

    “杀光燕北军,抢光他们的粮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紧接着排队打饭的人,都跟着大喊:“杀光燕北军,抢光他们的粮。”

    “杀光燕北军,抢光他们的粮。”喊杀声越来越大,那些个饿着肚子,没有吃饱的南疆战士,一瞬间像是暴发了无穷的精力,喊声冲破天际。

    “杀光燕北军,抢光他们的粮。”

    一拨高过一拨,原先低迷的士气,瞬间高涨,一个个满心都想着,要杀光燕北军,要把燕北军的粮食抢来,他们可以饿,可以吃不饱,但他们的王不可以!

    他们的王,为了他们,已经太委屈。

    一瞬间,南疆的士兵气势十足,一个个一扫先前的低迷,眼神凶狠如神,吃饭的样子也尤其的凶残,一个个连饭都不噎,直接往嘴里倒,生怕多嚼一口,就会多耽误一秋……

    “王这一招,果然高。”南瑾昭的幕僚,与南瑾昭一起,站在暗处观察士兵的反应,见到军中上下一心,将士们杀气十足,幕僚连忙拍起马屁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罢了。”南瑾昭姿态高傲,看他的精气神就知,他绝对没有饿到。不过,南瑾昭确实瘦了,瘦了一大圈,原先的衣服像是挂在身上一样,空荡荡的……

    这也是没有办法,他们已被逼到绝境,无粮,无衣,南瑾昭身为南疆王,身为军中最高统帅,自然不会真的饿肚子。

    事实上,哪怕南疆上下都饿死了,也不会饿死南瑾昭,但粮食有,旁的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比如衣物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被燕北军追着打,一路狼狈不已,只能勉强把粮草带上,旁的实在带不了。

    南瑾昭的衣物不少,但都是之前的,虽不旧,但对现在的他来说,每一件都大了。

    军中也不是没有人提出,要给南瑾昭寻布料重新制衣服,但南瑾昭拒绝了。

    他每天就穿着这些不合身的、宽大的衣服出现在将士们的面前,这也就作证了,南瑾昭这半个月也没有吃好的事实。

    在南疆的士兵吃完后,南瑾昭走了出来,一身宽大的衣服,衬得颇有几分萧条和瘦弱,南瑾昭在将士们面前,没有拿大,他给众人行了个大礼,而后只说了一句话:“此战忧关我南疆生死存亡,一切拜托诸君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是命令,而是请求,南瑾昭把姿态摆到了最低,一瞬间就激起了众将士的自责与愧疚。

    他们王,是何等骄傲的一个人,要不是被燕北军逼到绝境,一定不会如此。

    “王放心,我们一定拿下燕北军。”众将士想也不想,气士高昂的应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来,他们数次与燕北军开战,从来没有一次赢过,他们给他们的王丢人了,要不是他们打不过燕北军,他们王也不会这么落魄,更不会跟他们一起饿肚子,这一切都是他们错。

    “誓死拿下燕北军,请王放心。”不仅南疆的士兵,就是南疆的将军,也被南瑾昭的低姿态感动,一个个拍着胸脯保证。

    他们与南瑾昭相处最多,他们最清楚,他们的王多么的骄傲,多么的狂妄,见王这般姿态,他们的眼泪都出来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见到一向高高在上的人,突然放下姿态,瞬间就会觉得这人可亲。反之,如果一个人,一直低姿态,就会觉得他再卑微都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南瑾昭先前,一直都是高高在上,像是睥睨天下霸君,从来不将任何人看在眼里,今日这般作态下来,着实把南疆上下感动不已,一个个恨不得把心肝挖出来,让南瑾昭看到他们的忠诚和决心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