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64再也见不到!

    长泽发誓,他真的没有副帅想的那么难伺候,他明明很听话,很乖哒……

    这不,墨墨哥哥让他跟着大军走,不可以离开他左右,他就乖乖的找了个根绳子,一头绑在自己腰上,一头绑在墨墨哥哥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“墨墨哥哥,这下,你就不用担心我会走丢了,真要遇到危险,你手腕一动,就能把我带飞起来。”长泽看着腰间的长带,越发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好了。

    他娘说得没有错,他果然是最聪明的,连这么好的办法都能想出来,简直是太有才了,他墨墨哥哥一定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小狼崽子看着被硬塞到手上的白绫,无语地望天。

    王妃那么聪明的一个人,怎么生的儿子这么蠢?

    这是溜狗还是要溜猫?

    是,这么绑着确实安全,可问题来了,长泽不是什么阿猫阿狗,他是人,是活生生的人,是他们燕北军的少主,是王爷唯一的继承人,他的身份尊贵,不能亵渎。

    要让燕北军看到,堂堂少主,被他当作阿狗阿猫一样的溜,长泽以后如何在军中立足?如何在众人面前树立威信?

    长泽他的脑子里面,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小狼崽子看着长泽明显瘦了一圈的脸,强忍着捏他脸蛋的冲动,耐下性子,跟长泽好好解释,这么做是不行的……

    小狼崽子自认不是一个有耐心的,但在长泽面前,他真的是耐心十足,把个中利害一一掰碎了说给长泽听,然后……

    让长泽打消,用这种蠢的方式,把两人绑在一起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自认自己说得足够通透了,也把危害说得很严重,可是……

    长泽听完,一脸懵懂的道:“墨墨哥哥,是命重要,还是面子重要?现在不是很危险吗?我不是不能出事吗?这个时候不应该以保护我的命为主吗?为什么这个时候,还要在乎面子这种虚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长泽发誓,他不是为难他墨墨哥哥,他是真的不明白,也不能理解,就像……

    他不能明白,燕北军在战场上惨死,主帅却死活不肯退兵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明明就打不过,明明就知道哪怕死很多人也没有用,为什么还要让他们牺牲呢?

    为什么就不能退一步呢?

    而且,他们又不是一直退,他们只是退一步,不作无畏的牺牲,再反击,这有错吗?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小狼崽子被长泽堵得哑口无言,想了许久,才道:“不用绳子绑着你,我也能护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人这么多,他们还有火药,如果火药突然炸下来,我们被冲开了,墨墨哥哥你怎么保护我?”拉着他,才是最稳妥的办法,不是吗?

    他都不在乎面子了,为什么墨墨哥哥,还要考虑这么多?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拉住你的手,绝不会松开你的手。”就像当初,不管多危险、多难,王妃都一直握着他的手,从来不曾松开一眼。

    王妃不是他的小哥哥,但王妃和小哥哥一样,一直把他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现在,他长大的,他保护不了小哥哥,保护不了王妃,他一定能保护好王妃的儿子,保护好长泽,就像小哥哥与王妃保护他一样。

    “手心会有汗,时间久了,会滑的。墨墨哥哥,我娘说了,特殊情况特殊处理,我爹也说了,活着!不择手段的活着,只要活着就有希望,只要活着,失去的荣耀就能夺回来。墨墨哥哥,现在就是我娘说的特殊情况,也是我爹说的,为了活着不择手段的时候。我觉得,我们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小事,我们应该为了活着而不择手段。”

    长泽一张包子脸鼓鼓的,小眼睛一眨不眨,看上去严肃异常,像是一个小大人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一怔,看着长泽那张与王爷有五分相似的脸,有那么一刻的恍惚……

    他觉得,长泽越来越像王爷了。

    在小狼崽子发呆间,长泽又道:“墨墨哥哥,我知道你会保护我,可是我不想你因为保护我而受伤。你拉着我的手会很吃力,这样拉着我,你会很轻松,遇到危险了,我们两个可以一起跑。”

    副帅伯伯说了,现在很危险,他不想墨墨哥哥为了保护他而出事。

    娘说了,墨墨哥哥小时候吃过很多苦,他要对墨墨哥哥好,他要保护墨墨哥哥,就像墨墨哥哥保护他一样。

    长泽一脸认真的看着小狼崽子,将手中的布绫再次塞到小狼崽子手里,小眼满是担心与紧张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看着长泽的脸,好半晌,笑着点头:“好,我都听你。”长泽和王妃一样善良,他不忍让长泽失望。

    “嗯,听我的肯定没有错,娘说了,长泽最聪明了。”成功说服了小狼崽子,长泽可高兴了,如果他此时有尾巴,他的尾巴一定会翘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副帅和几个副将军都在,看到长泽轻易说服了小狼崽子,一群副将面面相觑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……

    他们觉得未来堪忧!

    少主太能说了,本以为只有他们弱,会被少主轻易说服,但现在看来……

    墨少好像也没有比他们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少主这才说了几句话,墨少居然就放弃挣扎了。

    不过,少主说的话很有道理,而且少主为了不给他们添乱,连自己的形象和面子都不顾,真的叫他们好感动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他们也被少主洗脑了!

    甚至觉得少主做得好对!

    “好了,墨墨哥哥,我们走吧。”长泽达成所愿,不再纠缠,催促小狼崽子快点走。

    后方,南疆的人紧咬着他们不放,他们要不走,跟南疆的人对上,打起来,肯定又是要死人。

    他不想看到他熟悉的叔叔、哥哥、伯伯们死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出发。”小狼崽子看着手中的长绫,眼神异常的坚定。

    不管南疆有什么,南瑾昭有多厉害,他都不会让长泽出事的,哪怕是他死!

    “撤退!”长泽准备好了,副帅检查一番,确定粮草、辎重都收拾妥当,便下令退兵。

    按说,粮草、辎重一向都是在对方后方,但这一次南瑾昭的人,在后方拿着火药不断追他们,他们实在不敢将重要的辎重与粮草放在后方,万一被南瑾昭的人炸毁了,他们就是后悔也没有用了。

    粮草与辎重,被副帅安排的与长泽一同,第一批撤离,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辎重与粮草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墨少……在援兵没有到之前,我们肯定要过一段很艰苦的日子,这些粮草很有可能,是我们最后仅的粮食,我知道您要保护少主,只求你顺带照看一眼,别让这些粮草被炸毁了。”副帅郑重其事的交待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小狼崽子的任务已经很重了,不应该再将这个重担压到他身上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真的没有办法!

    火药无法眼,如若南瑾昭的人,真的把火药投到了粮草所在的方位,放眼整个军中,就只有小狼崽子可以勉强将火药踢出去,救下粮草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这个情况,是没有办法继续攻城了,北辰这地方又没有办法补给,这些粮草对他们来说太重要,他们损失不起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会注意的。”小狼崽子在军中呆了这么长的时间,虽不懂行军打仗,但基本的情况还是了解。

    他知道副帅的为难,当下毫不犹豫的应下了。

    燕北王是王爷的燕北军,也是王妃的燕北军,更是长泽的燕北军,保护长泽,保护燕北军,都是他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谢谢墨少!”副帅郑重的给小狼崽子道谢,同时在心中默道:等我回去,只要我能活着回去,一定找王爷给墨少请功。

    一应事务安排好后,大军就开始撤离,副帅……

    身为军中最高将领,按燕北军的规矩,他应该留在后方,留在最危险的地方,但主帅已战死,军中所有的事务都要副帅做主,这个时候他的命同样重要。

    副帅提出,他留在后方断尾,如若他不幸战死,就让几位将军共同理事,却被几位将军联名拒绝了:“军中有军中的规矩,您不是大帅,您是副帅。副帅要镇守后方,要居中调动,您不能出事。断尾的事,交给我们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帅冲锋在前,是我们燕北军的规矩,副帅镇守后方,稳定军心,也是我们燕北军的规矩。副帅,我们知道……在军中,我们只要听话就行,但燕北军的规矩不能坏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吃了这么大的一场败仗,军中必然散涣,这个时候军中需要您。副帅,您不能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副帅,您应该清楚,如若主帅与副帅同时战死,对军中将士的影响有多大?”

    “副帅,想想凤祁主帅,想想少戎副帅。当时,凤祁主帅战死,要不是少戎副帅果断带我们撤离,我们怕是也牺牲了。根本活不到今天,也等不到王爷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副帅……”

    一众将领,你一言我一语的劝说。

    副帅一听,叹了口气,不再坚持:“行了,不要再劝了,我懂你们的意思,我会跟着辎重一同撤离。这里,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副帅深深地看了几位将领一眼,眼眶泛红……

    这很有可能,就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。

    以后,他们很有可能,再也见不到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