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86章386遮美,王爷不高兴!

    第386章 386遮美,王爷不高兴

    强调面具很容易露出破绽,毕竟双胞胎并没有见过纪云开带面具的样子,而凤宁也只见过一次……

    且那次纪云开那次带的面具,整个至道学宫的人都知道,要说纪云开与双胞胎见面时,就是带着那块面具,是个人都知道是栽赃,而且只要一查,就有可能是出真伪。

    是以,双胞胎直接将黑斑说出来了,毕竟纪云开脸上的黑斑十分特别,见过的不多……

    明显,双胞胎的证词是事先揣摩好的,摆明要是针对纪云开,然而人算不如天算。

    要是三天前长公主进宫告状,纪云开也许无法辩驳这一条,但现在她有足够的证据,可以证明双胞胎在撒谎。

    虽然她的证据经不起推敲,可眼见为实,就算有人起疑,也找不到证据。

    纪云开微微一笑,问道:“公主,你可知我为何每次出门都带着面具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为了遮丑,谁不知你脸上的黑斑,丑如夜叉。”长公主想也不想就说道。

    她可没有忘记,纪云开先前说她不美,还说她老。

    她再丑再老,也比纪云开这个女夜叉强。

    “先前确实是为了遮丑,但后来并不是……”纪云开摇了摇头,故作神秘的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为了遮丑,那是为了什么?”长公主一脸讥讽地看着纪云开,就是皇上也忍不住看向纪云开。

    他可是见过,纪云开面具下的黑斑有多么丑,纪云开带面具不为遮丑,难不成还是为了遮美?

    皇上一脸嘲讽,却不想,纪云开真的说,是为了遮美。

    “遮美?你在说笑吗?就你这个丑样,还需要遮美吗?”长公主乐得哈哈大笑,这是她受伤以后,笑得最开心的一次。

    她见过脸大的,还真没有见过跟纪云开一样脸大的女人。

    长公主笑得仰倒,皇上亦是一脸嘲讽,尤其是在看到萧九安黑着一张脸后,长公主与皇上眼中的嘲讽更甚。

    看,就连萧九安也不高兴了,可见纪云开这话说得太过了。

    四人当中,唯有纪云开最淡定:“长公主不信?”虽然她没有看过她现在的样子,可她可以肯定,现在的她绝对不丑。

    天启第一美人,五观能差到哪里去?

    “我只相信我的眼睛看到的,你有胆量就把帷帽取下来。”长公主脸上仍旧带着嘲讽的笑,下额微头,一脸高傲地看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论美貌,她有足够的自信藐视现在的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纪云开满口应下,可她刚一动,就被萧九安按住了手:“纪云开!”

    纪云开一怔,扭头看向萧九安,不解地道:“王爷,怎么了?”她脸上已经没有黑斑了,完全可以给长公主他们看了,萧九安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没有必要!”萧九安按住纪云开的手,冷着脸对皇上道:“本王的王妃,没有必要费尽心机的算计长公主,真要报复长公主,本王会直接取她的命。”

    森冷的杀气扑向长公主,长公主吓得连连后退:“萧九安,你在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不,本王在说实话,长公主有空在这里哭诉,不如好好查清楚是谁算计了你,别像条疯狗似的乱咬人。”萧九安不高兴,很不高兴,长公主正好撞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骂我是疯狗?”长公主牙关咬得紧紧的,气得全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还是条母狗。”萧九安一脸鄙夷地道:“本王劝你最好从自己身上找问题,免得再遇到同样的事。再有下次,本王的王妃可不一定会奉旨上门为你医治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本性不改,以后有的苦头吃。

    “医治?你不说这事我还不生气,你一说我倒是记起纪云开抗旨不遵的事。”长公主指着纪云开,大声痛斥:“她奉旨为我医治,可到了公主府却不肯动手,让一个医女动手,简直罪无可恕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的王妃不是太医,没有为你医治的义务。”萧九安听罢,脸色稍霁,看纪云开的脸色也好了几许。

    这个蠢女人也只有在这件事上,做得还算漂亮,没让他恶心。

    “皇上下了旨,她敢抗旨?”长公主自认自己占理,而她占了理,自然不会饶人。

    “让亲王妃亲自上门,为一个长公主医治私处,这样的旨意要传出去,怕是会被人笑话。”萧九安这话是对皇上说的。

    皇上要庆幸他当时不在王府,要是他在王府,他定会直接把圣旨撕了。

    皇上,简直没有脑子。

    皇上脸色大变,怒斥:“萧九安,你放肆!”

    这事确实是他思虑不周,他不该下旨,应该直接让太监传口喻,这样的旨意存档,日后怕是会被人笑话。

    “臣只是实话实说,还请皇上您下次下旨前三思,毕竟本王的王妃不是拿俸禄的太医,她懂医术不假,但并没有为皇亲国戚医治的义务。”一个个的打纪云开的脸,把纪云开当下人用,这是踩他的脸吗?

    他萧九安的王妃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指使的。

    皇上的脸色很难看,可这事他半点也不占理,最终只能无奈的退让:“燕北王,当日情况紧急,燕北王妃是女子,她去方便一些,朕下旨只是让她走一趟,没有强求她一定要为长公主医治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本王的王妃没有抗旨不遵了?”萧九安却是半步不让,皇上咬牙点头:“对,燕北王妃没有抗旨不遵。”

    皇上无比庆幸,说纪云开抗旨不遵的人不是他,就算否认,他也不会丢脸。

    “圣上英明。”萧九安言不由衷的夸了一句,随即松开纪云开的手,双手抱拳行礼:“如果没有别的事,臣夫妇二人就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他可不是纪云开,他没有那个闲情陪皇上和长公主瞎扯,有证据皇上和长公主就拿出来,没有就别乱嚷嚷。

    “退……”皇上心气正不顺,根本不想看到萧九安,可他一开口就被长公主打断: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长公主快步上前,冲到纪云开面前,一把扯下她的帷帽:“本公主要看一看,你有多美,居然需要要面具来遮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一声,帷帽落地,露出纪云开完美的左脸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