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85章385阉割,女人的报复方式!

    第385章 385阉割,女人的报复方式

    皇上原本不想管这事,长公主一口咬定凶手是纪云开,可只有脑子的人就知道,这事与纪云开一点关系也没有。

    弄伤了长公主,对纪云开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没好处的事,纪云开何必冒险去做?

    皇上跟长公主说了,事情绝不像表面这么简单,光凭那对双胞胎的证词,根本治不了纪云开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现在的纪云开,可不是那个无依无靠的纪家大小姐,她是燕北王妃,身后有萧九安为依仗,没有足够的证据,不仅伤不了纪云开半分,反倒会惹一身腥,天武公主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可是,长公主根本不听,认定了凶手是纪云开,要他拿纪云开问罪。

    正好,他也想要知道萧九安与纪云开在城外做什么,便借这个理由宣人进宫,好让他的探子可以跟踪燕北王府的人,趁机会探清萧九安与纪云开在哪?

    虽然现在还不知结果如何,可皇上已经满意了,至于长公主和纪云开两人如何撕扯,他压根不在意,可是……

    听到纪云开嚣张的说,她要报复一个女人,绝不会如此善良,这让皇上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,你会如何做?”皇上终于开口,寻问了一句,这让长公主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只要皇上向着她,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和长公主相反,纪云开并不把皇上的态度放在眼里,她很清楚,只要长公主手上的证据不足,谁也奈何不了她。

    这些人,真当萧九安是吃素的?

    听到皇上问话,纪云开半点也不担心,直接说道:“女人最了解女人,当出身不是问题后,女人最在意的就只有脸和名声。如果我报复长公主,我最少也会让人划花她的脸,虽然她没我长得好看,但是……女人嘛,就是小心眼,女人报复一个女人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毁了她的脸。”

    与其说,纪云开是在告诉皇上,她要如何报复长公主,不如说是她在告诉皇上,伤长公主的人不是她。

    “其次,我会让人给长公主喂最烈的春药,让她当街发情,在大街上与男人苟合,然后趁机安排人爆露她的身份,让所有人都知道,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是天启的公主,让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……”不等纪云开说完,长公主就出声打断了她的话,咬牙切齿地道:“纪云开,你太恶毒了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纪云开说的那个画面,长公主就忍不住全身发寒。

    如果真如纪云开所说,她在大街上发情与人苟活,哪怕皇上再关照她这个皇姐,也不会放过她这个败坏皇室名声的女人。

    有些事,可以做,可以私下说,但绝对不能放在台面上。

    纪云开真得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,这才说了两点,长公主你就受不了,可见我的报复手段,比你现在受的罪出百倍,有更好、更残忍的报复手段,我为什么要将就杀伤力一般的报复方法?”纪云开一脸纯良地反问,好像恶毒的说着报复手段的人不是她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长公主指着纪云开,半天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能说,她真得被纪云开吓到了吗?

    “长公主,你现在相信,指使那对双胞胎伤你的人,不是我了吧?作为一个女人,弄伤你那个地方对我有什么好处?你又不能生孩子了,且我的丈夫也看不上你,我伤了你对我没有好处不说,还没有报复的快感。”纪云开试着引导长公主,让长公主换一个怀疑对象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会用这种手法报复你的,十有八九是个男人,如果不是男人,那个女人的丈夫一定是你的入幕之宾,不然不会费这么大的劲。要知道,长相出色的双胞胎不好找,找到了人家也不愿意牺牲自己去引诱你,毕竟你不年轻了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的人品确实不怎么样,但眼光却是不用说的,那是极好的,能入长公主眼的男人,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老?”这就是长公主,她关注的重点与常人不同。

    好在,皇上的智商还在线上:“你是说,这是男人所为?”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说道:“皇上,其实你可以换一个角度去想,一个女人要报复一个花名在外的男人,通常会如何做?”

    “阉了他!”不等皇上说话,长公主就先回了。

    明显,这个问题就是问长公主的,皇上又不是女人,怎么知道女人会如何报复一个花心的男人。

    不对,在皇上看来,男人花心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?

    “对呀,女人报复花心的男人,会阉了他。男人要报复一个花心的女人,当然也会想着阉了她。”长公主那处撕裂,不就等于被“阉”了嘛。

    “所以,长公主这事真得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,皇上和长公主还是查查其他人吧。”纪云开适时表明自己的清白。

    她真得比清水还要清白,且她要有时间也会报复天武公主,长公主算哪根葱,也值得她花时间。

    “皇姐,燕北王妃言之有理。”皇上原本就不相信这是纪云开所为,听到纪云开辩驳,就更不会怀疑她了。

    “可那对双胞胎一口咬定是燕北王妃。”长公主明显动摇了,语气不像先前那般坚决。

    见长公主还不死心,纪云开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,问道:“那对双胞胎可有说,我什么时候与他们见面的?当天穿了什么衣服?带了什么面具?”

    “公主你应该知道,我的面具都是我们家王爷派能工巧匠特制的,每一块皆不同,而我每次出门都是带着不同的面具,只要皇上派人去王府问一声,就知我哪天带了哪块面具,这事很好查。”

    在人前,纪云开从来都是没有耻度的秀恩爱,反正萧九安那个闷葫芦不会反驳,她一点也不担心会被人拆穿。

    “ 一个月前,他们说你没有带面具,蒙着一块白纱,原先他们也没有认出你,但他们看到了你白纱下的黑斑,这才猜出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这话并不是长公主编的,而是那对双胞胎说的,可见那对双胞胎绝对是有预谋的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