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76章576计算,见招拆招!

    第576章 576计算,见招拆招

    如纪云开所想,徐子期从纪云开身上看到的,不仅仅是她打人的狠劲,还有她对敌的从容与心计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

    不管是先前与小六子交手,还是现在与大个子交手,纪云开都将自身的智慧运用到战斗争,借此为自己争夺先机。

    这样的姑娘……

    也难怪刘将军会把兵符给他。

    虽说徐子期心里还有那么一点不服,可却不像先前那么排斥。

    北辰重强者,以强者为尊,不论出身,不论年龄,自然也不会论性别,在北辰只要你自身足够强,就能混出一席之位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北辰这些年,军事上越来越强大的原因。在北辰从军,只要你不怕死,怎么也能混出一条出路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与大个子交手之际,不忘观察徐子期的表情,见徐子期一脸满意,纪云开就知道她这步棋走到了。

    果然,还是崇尚暴力的地方适合她,要是在天启,她要敢跟军中的将士叫板,一定会被那群酸儒骂死,骂她不守妇道,骂她不要脸面,骂她不自尊自爱,跟一群粗汉混。

    不同的国情,同样一件事也会出现不同的结果,要是在天启遇到这样的事,她绝不会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方式。

    不对,要是在天启,萧九安压根就不会让她有出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天启的民风还算开放,但对女子的要求仍旧很严格,她能做的就是在规则范围内活动,或者寻找规则的漏洞。不过,到目前为止,她在天启能做的都十分有限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纪云开以快、猛的进攻方式,放倒大个子后,还没来得及喘气,又一壮汉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壮汉似乎明白前面两人为啥吃亏,上场后一句话也不说,甚至不给纪云开缓口气的机会,提起木棍就挥向纪云开。

    他充分表达了,纪云开所说的这是战斗的精髓,一言不发,提棍就打。

    这话就是纪云开自己说的,别说她现在还扛的住,就是扛不住也不能自打嘴巴。

    胜败乃兵家常事,在战场上输不可怕,可怕的是输不起,而依现在各国的教养,女子的心胸大多不大,输不起是常有之事,但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她输得起。

    她赢,坦坦荡荡,同样输也是光明磊落,不会将把失败的原由,推到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在壮汉的木棍挥到面前瞬间,纪云开手中的长藤飞了出去,卷在木棍上,将木棍缠得死死的,挡住了木棍的攻势。

    然,女子与男子天生的力气差距摆在那里,纪云开虽借力缠住了木棍,却无法将壮汉手中的木棍抽飞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壮汉后退一步,恢复自由。

    看了纪云开与人打了两场,壮汉很清楚纪云开更擅长远攻,或者说她手上的武器,更擅长远攻,是以壮汉一退又猛地上前,尽量拉近双方的距离,好限制纪云开的发挥。

    然,让他失望了,纪云开手中的长藤适合远攻,但也适合近打。长藤是很长,在有限的范围内不好发挥,但不要忘记了,纪云开这根长藤不一样,刚长出来的长藤还鲜活着,她完全能凭她的能力控制。

    飞快的将长藤在手上缠了数圈,长藤瞬间变短,但威力却没有变,甚至更强、更灵活了,无论壮汉的木棍从哪个角度打过来,纪云开都能先一步挡住,甚至壮汉一抬手,她就清楚的计算出对方落下来的角度与速度,然后在最快的时间内,给出最恰当的反击。

    壮汉自以为逼近纪云开就是占了上风,却不想到最后竟是自己被纪云开挡的没有脾气。见纪云开每每都能接住自己的招势,壮汉越发的急了,挥武木棍的速度越来越快,可是……

    结果还是一样,无论壮汉手中的木棍挥武的有多快,角度都多刁钻,纪云开都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过了几百招,纪云开虽然没有逼退壮汉,可壮汉也没有占到一分便宜,甚至手上的木棍,连纪云开的衣角也没有碰到。

    然,壮汉打的憋屈,观看的人却只觉得过瘾,纷纷叫好。打架最精彩的可不是压倒性辗压。打架最精彩的是旗鼓相当,双方见招拆招,这才有看头。

    虽说,现在一直是纪云开在见招拆招,但围观的将士却看得心头火热,恨不得自己也下场打上一场。

    听到同僚不停的叫好,壮汉却是兴奋不起来,打到最后更是一点脾气也没有了,后退一步道:“我认输了。”

    他抢了先机,一味的进攻,却奈何不了一个姑娘家半分,他还真没有脸赢。

    “承让了。”纪云开没有矫情的说,还没有分出胜负,不管对方因什么原因认输,她都赢了。

    且,对方一味的进攻,精力耗费的厉害,只要她反守为攻,对方就没有胜算,这一点她相信在场的众人看得明白。

    壮汉认输,还有人想要下场挑战,却被徐子期拦住了:“姑娘好精妙的招式。”

    “运气好罢了。”纪云开知道徐子期在说什么,但只装糊涂并不接话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刚刚与朱七交手,每每都能先他一步挡住他的攻势,那是为何?”纪云开装糊涂,徐子期就直接问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是粗人,学不来那什么迂回,有不懂的直接问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所有招式都是有迹可寻的,在你出招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你这一招,会以怎样的速度落在那个方位,我只要看到他出招,就知道他要打哪,会以怎样的速度落下,提前做好准备就行了。”不过是数学罢了,作为一个别的什么都不行,只有学习能见人的学霸,她要连这点都不会算,当年那么多书简直是白念的。

    “落招的方向我能理解,可是速度呢?这怎么能肯定?”凡是打架经验丰富的人都能做到见招拆招,知道对方一抬手就要打哪里,但速度却不是人能控制的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计算。”计算他的速度,计算风阻,计算一切能计算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,纪云开相信,她就是说出来了,也没有人能懂。

    北辰尚武,天启崇文,而两个国家都不重视算学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