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59孩子的心思!

    “我是少主,你们听我的,退兵!”

    这是长泽第一次在战场,用他的身份,用他的特权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甚至都不太清楚,他的身份到底有什么用,但这一刻,他明白了……

    他的身份,可以救那些叔叔伯伯和大哥哥们的命,不让他们做无意义的牺牲。

    “是我要你们退兵的,所有的后果都由我来承担,就像是之前那次一样。”这一次,他做出的决定,不管会有什么后果,他都会一力承担,再不会给他娘添麻烦,要他娘亲为他善后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自己可以。

    “是。少主。”站在长泽身后,怕长泽被战场上的血腥吓坏的将领,看着长泽小小的身影,一时间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他们少主是个好孩子,这个时候在乎的是他们的生命,而不是这一战的胜负,也不是燕北军的名声,他们,他们这群大人,还不如一个孩子看得明白。

    虚名真有那么重要吗?

    为了一个燕北军,永不后退的虚名,就可以无视战场上,那么多兄弟的生死吗?

    他们到底在做什么?

    这一场战争,就是少主都看得明白,都知道他们没有胜算,他们怎么还像是疯了头一样,拿人命去往前冲呢?

    拿人命去冲,要是有效果,牺牲一些他们也能接受,可是……

    少主都看出来了,哪怕他们拿人命去填,依旧没有用,依旧不能撼动南疆的防线。

    要继续打下去,最后的结果,必然是他们所有人都战死。

    打不过,就认输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道理,少主都明白,他们却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不,不,不是他们看不明白,而是他们太虚荣了,这些年不断的胜仗,让他们忘了燕北的惨败,忘了死在燕北的兄弟。

    他们走得太快,以至于把最重要的东西给丢了。

    好在,好在有少主在,好在少主点醒了他们。

    这将领不在犹豫,得到长泽的命令,就立刻去传令,命所有人退兵。

    这将领怕把长泽牵扯出去,会对长泽不令,并没有提长泽的命令,只道大将军有令,命大家退兵,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的话说出去后,战场上的将士仍旧在往前冲,由参将和副将带头,一个个不要命的往前冲,嘴里还在喊着,燕北军宁可战死,也绝不后退,他们只听大将军的命令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,只有一个人能发号司令,那就是大将军。而他们都知道,他们的大将军已战死沙场,这个命令绝不是大将军下的,他们不会听的……

    燕北军和旁的军队不同,燕北军的将军们,从来不会躲在后方,他们一向身先士卒,冲锋在前,是以……

    爆炸一出,最先死的就是冲锋在前的将军们,也是长泽最熟悉的那些将军伯伯和叔叔。

    “退兵!退兵!我命令你们退兵,你们听到没有?”传令的将领,见战场上的人根本不听,气得大叫。

    他知道依他的地位,没有资格下达命令,可这是少主的命令呀,这些人怎么敢不听?

    “你们气死我了。”传令的将领气得咬牙,看到又一声爆炸声响起,看到又一批人倒下,他终是不再犹豫,喊出:“少主有令,命你们立刻退兵!”

    “少主有令,命你们立刻退兵!”为了怕这些人听不到,传令的将领一句接一句喊着,把嗓子都喊哑了,也不肯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少主的命令?”冲锋在前的将士们,听到这话,一时间面露迟疑。

    他们很清楚少主在军中的地位,就是大将军都对少主毕恭毕敬,就是大将军都要听少主的,现在少主下了令,要他们退兵,他们要不要听?

    在战场上,被热血和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将士们,听到一句句少主有令,他们终于冷静了下来,这一冷静下来,他们就吓到了……

    先前,冲锋在前的将士几乎全部惨死,而死了那么多人,他们却连南疆的边都没有摸到。

    如若,如若他们继续往前冲,是不是也会步前面那些人的后尘,除了死,一点用处也没有?

    这么一想,众将士就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是,燕北军宁可战死也不后退,但是……

    战死也要有意义,他们不能让自己手下的兵,做无意义的牺牲。

    连南疆人的边都没有摸到,就死在了战场上,这太亏了!

    此时,只要稍稍有理智的将领,就知这个时候不宜进攻,而长泽的命令,也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他们选择退兵。

    “听少主的,退兵!”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他们要是全部战死在这里,那就太蠢了。

    “退兵!退兵!”有一个位将领选择退兵,其他的将领也只能做出同样的选择,很快……

    战场上的燕北军,倏的一下就退下了,速度之快,就是南瑾昭也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退兵了?他们的大将军战死了,不应该群龙无首,无人指挥吗?他们不是宁可战死,也不后退的吗?怎么不要脸的退兵了?”南瑾昭快气疯了。

    他为了这一战,做了多少准备,牺牲了多少,那群愚蠢的燕北军知道吗?

    为了将燕北军高高捧起,为了让燕北军越来越膨胀,为了让燕北军越来越虚荣,前面几场战斗,他都佯装不敌,惨败而逃,留下一副被燕北军吓破胆,完全不是燕北军对手的懦弱无能样……

    他做了那么多,为了把燕北军捧得不知天高地厚,甚至不惜把自己辗入泥土,就是想要引燕北军入今天这个局,借着燕北军自以老子天下第一的傲气,借机将燕北军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眼见着就要成功了,燕北军那群蠢货,却在仗打到一半的时候,突然冷静下来了,在关键时刻退兵了,简直是要气死他。

    “去,查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他要知道,到底是哪个混蛋,坏了他的好事。

    长泽下令退兵的事,在战场上并不是什么秘密,南瑾昭的人一打听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得知他的计划,是被一个小孩子给破坏的,南瑾昭气得险些吐血……

    他算到了燕北军的傲气,他算到了燕北军的自大,他算到了燕北军的狂妄,他算到了燕北军愚蠢的、面对困难通往直前勇气,却独独没有算到孩子简单、纯粹的心思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