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58承认输的勇气!

    一场残酷的大战,一场死伤无数的大战,叫长泽从美好的战争生活中醒来,才叫长泽真真切切的见识到了战场的残酷,叫长泽真正的长大了……

    战争,从来都不是美好的。

    战场,是将一切美好的东西摧毁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长泽一直没有见识到战争的残酷,哪怕看到无数百姓死在战争中,他也很平静。

    在这乱世每天都有人死亡,在战场上看到死人,再平常不过了,自打他从宫里走出来,他就看到了很多死人,那些人一个个倒下,倒在血泊里,再也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长泽看着他们,虽然会同情他们,会可怜他们,但只有一瞬间,等到他离开后,他就会把这些忘记。

    毕竟,他与那些死在战场上的并不熟,他们的生死虽然会让他觉得难过,但那种难过只是浮于表面的,时间是非常短暂的。

    真正让长泽见识到战争的残酷,是他熟悉的人一一死在战场上。

    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

    昨天还在陪他玩,带着他认识各种兵器,给他讲他父亲在战场上的英姿的老将,就那么突然的死在他面前,身体嘭的一声炸开,血肉飞溅,长泽甚至能感觉到,他的血肉溅在了他的身上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伸手去摸了,却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前天,还捉了一只小老虎陪他玩的将军,一有空就陪他练习捕猎技巧的装军,跨下的马突然被炸飞,他整个人一头栽了下去,不过瞬间就被其他人,和乱跑的马踩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大前天,陪他一起玩官兵捉强盗游戏的小兵,一个个倒在地上,有的双腿没了,有的双手没了,还有的……

    身子从中间被人斩开,脑袋落在地上,还在那里呼痛。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在耳边响起,长泽茫然的看着前方的战场,整个人都呆了。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,他站在后方,看着眼前血肉模糊的画面,眼睛合不拢,眼泪也落不下来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知道,战争这么可怕,也从来不知道,战争这么残酷。

    他熟悉的人,昨天还跟他一起玩的人,今天早上还跟他们一起用膳的人,说了等回到天启,要带他去燕北看的人……

    他们明明答应了他,要带他一起回天启的,今天却一个个倒下了。

    “少主,别看。”南疆的兵马突发奇招,燕北军一时不察,落入了南疆的算计,一时间死伤惨重,众将士都忙着应战,一时间也没有注意到长泽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发现时,长泽已经被战场上的血腥与残酷吓得呆住了,离他最近的将领见状,连忙上前,一把捂住长泽的眼睛,想要把人抱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就说了,这种血腥的场面不适合给孩子看,对孩子幼小的心灵伤害太大了。

    但是,长泽却挥开了他的手,挣开了他的环抱:“不,我要看!”

    “少主,你还太小了,这些不是你能看的。”抱着长泽的将领,也不敢用强的,看着前方战火纷飞,他又急又忧。

    急前方死伤惨重的同僚,忧少主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我不小了,就再小也是天启的少主,我父王和母妃让我随大军来前线,就是为了让我经历战争。”长泽一张包子脸严肃异常,黑洞洞的眼眸定定地看着前方,眨也不眨。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前方又传来一阵巨响,刺眼的火光从浓烟中冲出,直冲云宵,而火花周边的将士,纷纷被震得飞了起来,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惨叫……

    “司徒伯伯……”长泽眼中的泪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,看到死在前方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,司徒伯伯还悄悄的,把鸡蛋留下来给他吃,说他是小孩子,要多吃一点,才能长得高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前一声巨响造成的火花与浓烟还未落下,又一声巨响响起,冲天的火光,刺鼻的浓烟,还有因巨响而留下来的大坑,无一不告诉站在后方的长泽,这一场战争有多么惨烈。

    “少主,这里太危险了,我们先离开好不好。”长泽身后的将领,看到爆炸的地方,离他们越来越近,不由得面露担忧。

    “不离开!”长泽用稚气未脱的奶声,坚定的说道:“战场上没有逃兵,我萧长泽上了战场,哪怕不能打仗也是兵,我萧长泽绝对,绝对不做逃兵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他身后的将领还要再说什么,就听到长泽道:“下令退兵,我们不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……”那将领懵了:“仗开始打了,不是我们说不打,就能不打的,南疆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,我们退兵,退到城内,先不跟他们打,摸清楚了再打。父王说过,不能做无意义的牺牲,我们打不过他们就要认。”他跟在那些将军伯伯和将军叔叔身边学了这么久,虽然从来没有上过战场打仗,但他知道打仗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的那些将军伯伯和叔叔们,上了战场一定不会后退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更相信他爹的话,他爹说的一定是对的,按他爹说的准没有错。

    “少主,我们没有打不过他们,这只是暂时的,我们很快就会反败为胜。”燕北军战无不克,攻无不胜,杀入北辰以来,与南疆的兵马正面交战,从来没有输过。这一战,他们虽然死伤惨重,但他们相信,他们同样也不会输。

    燕北军只会进入,不会后退;燕北军只许胜,不许败。所以,他们不能退,一定要死战到底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不对,娘说了,不可高看自己,也不可小看别人。明明我们就是打不过他们,为什么不退兵?”长泽扭过身子,小脸严肃的看着那将领:“我是少主,你们要听我的,我说退兵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他的将叔伯伯、将军叔叔,还有那些大兵哥哥再死了。

    承认输又怎么样?

    承认打不过又怎么样?

    他就打不过墨墨哥哥,他从来都大大方方的承认,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。

    他现在和墨墨哥哥相比,他很弱,但他不会一直弱下去的,他肯定会越来越厉害的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