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84章384进宫,本王妃没那么善良!

    第384章 384进宫,本王妃没那么善良

    萧九安和纪云开一到城门口,就有宫中的禁卫前来迎接:“王爷,王妃,皇上等你们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没事去什么城外庄子上小住,燕北王和燕北王妃还是真有雅兴,害他们这群跑腿的,凭白挨了一顿骂。

    皇上召见?莫不是又出什么妖蛾子了?

    纪云开窝在萧九安的怀里,眉头微皱,却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萧九安拉住僵绳,却没有下马的意思。

    待到禁军齐齐上马,萧九安这才驱马往前,由禁军护送进宫。

    一路禁军开道,无人敢阻拦,马撒开腿的跑,硬是比平时快了两刻钟赶到皇宫。

    宫门口,文官下轿,武官下马,萧九安也不能例外,抱着纪云开同时下马后,萧九安随手将马鞭丢给了侍卫,同时也松开了纪云开,很不客气地拉开两人的距离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不认识。

    在太监的带路下,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宫里,来到太极殿,还未走近,就听到了长公主的哭诉声。

    “皇上,这事你可要为我做主,人证物证俱在的事,你不可能再包庇纪云开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这次的事我不仅伤了身,还丢了脸,要是你高高拿起,轻轻放过,我绝不会就此罢手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我要纪云开百倍承受我当日受得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句一句,皆是针对纪云开,听得纪云开一头雾水,转头看向萧九安,无声寻问:她不在京城的期间,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可是,萧九安却没有理会她,目不斜视的往殿内走去。

    纪云开无奈,只得快步跟上,左右进殿后,长公主一定会说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到,燕北王妃到……”太监高声通传了一声,萧九安与纪云开才步入内殿,微微弯腰行礼:“参见皇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有见帝王不跪的特权,同样纪云开也不用跪,夫唱妇随嘛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!”长公主站在一旁,看到纪云开,咬牙切齿地怒吼,那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头雾水,完全搞不清出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皇上无奈的叹气,道了一声:“免礼!”

    “不知皇上急召臣夫妇有何事?”站直,萧九安看也不看长公主,只问皇上。

    皇上最好是有重要的事,不然他会很不高兴,而他不高兴了,就一定会拉人为他陪葬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皇上正欲开口,长公主就先一步站出来,指着纪云开道:“纪云开,要想人不知,除非已莫为,你做了什么,你自己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?我做了什么?我这个月大部的时间都在庄子上休养,我真不明白。”被点名,纪云开表示十分无辜。

    她最近一直被关在小木屋里,她能做什么呀?

    “哼……狡辩。你出城前,京城发生了什么事,你会不知道?”长公主虽脸皮厚,可提起自己的受伤的事,仍旧有那么一丝羞愧。

    她那伤,着实是尴尬。

    “至道学宫的事吗?”她离京城前,最大的事不就是至道学宫吗?

    “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?”纪云开很想装傻,可她的脑子无法容许她充愣,只得将心中所想问出来:“与长公主你有关?”

    长公主莫不是认为,伤她的那对双胞胎,是受她指使的吧?

    长公主长没有长脑子呀,她会用这种手段对付长公主?

    吃饱了撑着吗?她真要报复长公主,会直接下药,简单又好用。

    “终于不再装傻了吗?”长公主一副你看,我说对了的骄傲样,不等纪云开开口,又冷讽道:“看你那藏头缩尾、不敢见人的样子,要说不是你本公主都不信。纪云开,我告诉你,要想人不知,除非已莫名,你做了什么老天爷都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头上带了顶帷帽,进殿也不曾摘下,长公主直觉地认为,纪云开是为了遮丑,这才拿话刺她。

    “我装什么傻?我不过是顺着长公主你的话说罢了。”还真把这事栽到她身上了,长公主这是被谁误导了?

    纪云开也懒得理会长公主,只对皇上道:“皇上,伤长公主的人不是我。”她根本不需要做这种事好不好,没有动机,也没有理由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还有谁?那对双胞胎落网了,亲口指认是你,并且画出了你的长相。”长公主趾高气扬地道:“要不是你指使的,那两个贱民怎么可能知道你长什么样?”

    纪云开不懂长公主这是什么逻辑,可还是解释了一句:“我真要指使人做坏事,一定不会亲自出面,更不会露出自己真容。”

    这是常识,常识长公主懂不懂?

    有哪个坏人做坏事时,会把自己的脸露出来?

    这么容易捉到凶手,且这么容易凶手就招供了,长公主不觉得可疑吗?

    “你这是狡辩,纪云开,这件事人证物证齐全,可由不得你抵赖。”长公主认定了就是纪云开,要不是纪云开那会是谁?

    凤家的这段时间对她不依不饶,可见绝不是凤家人动的手,不然凤家人一定会心虚,不敢找她麻烦。

    而除了凤家和纪云开外,她这段时间没有得罪别人,且一般人也不敢更没有能力,用这种方法报复她。

    所以,只有纪云开了!

    “除了那对双胞胎,你还有什么物证?”就凭那对双胞胎的一句话吗?

    长公主莫不是忘了,她当初有什么理由驳死了天武公主?

    孤证不立呀!

    “本公主的伤,本公主身上的伤就是最大的证据。”伤成那个样子,要换作一般的女人,怕是早就寻死了,也就是她坚强,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活下来,她怎么找人报仇?

    “你的伤算什么证据?你那点伤……说实话,长公主,本王妃要报复一个女人,绝不会用这种方法,本王妃可没有那么善良。”纪云开看着长公主,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纪云开这是嫌给她的报复还不够吗?

    “字面上的意思,本王妃要报复一个像长公主你一样的女人,绝不会用这么简单的方法,更不会让你有医好的机会,本王妃有的是办法要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直接毁了长公主做为女人的重要特征的行为,绝不是女人的手笔,女人真要下手,一般都是毁脸,毁那个地方还真不是女人会做的事。

    这事,明显就是哪个男人出的手,且是十分厌恶长公主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九爷说:先放一章,大家别催,这周杂事太多,慢慢会恢复稳定更新时间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