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79章379醒了,绝不伤害她!

    第379章 379醒了,绝不伤害她

    萧九安当然不会把纪云开全脱光,到底给她留了一条亵裤。

    将纪云开抱起,小心地将人放水浴桶中,看着被淡紫色药水浸泡的纪云开,萧九安眼中闪过一抹暗光。

    他很不喜欢凤祁,现在则是讨厌。

    凤祁要庆幸,他是纪云开的师兄,是凤家嫡长子,不然事后他一定挖了他的眼睛!

    “你可以进去了!”萧九安黑着一张脸走出来,看到站在门外的凤祁,没有一点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凤祁轻轻点头,见萧九安一身寒气,似能把人冻死,不由得笑了出声。

    这样的萧九安,真有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,逗归逗,凤祁却没有想过,让今天这件事,成为他们夫妻之间越不去的障碍。

    云开是他的小师妹,是他一心想要保护的人,他绝不会让他的小师妹受到伤害,尤其是来自他的伤害。

    转身之际,凤祁取出一条黑布,绑住了自己的双眼,挡住了视线,也挡住了眼中的寂廖。

    凤祁背对着萧九安,语气平和地道:“王爷,能不能带我进去,顺便帮我指一指穴位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本分,知道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,他不会让小师妹难做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小师妹,是他想要呵护一生的女人,他会尽最大的力保护她,凡是对她好的事,他都可以做,反之,凡是会伤害她的事,他绝不会碰。

    萧九安着实惊了一下,转身看着凤祁的背影,唇角不由自主地上扬:“好!”

    倒是一个聪明的人,不愧为是世家长子,他敢保证,凤祁能活到现在,绝不是因为凤、祁二家对他的保护,而是因为他自己。

    来自外界的保护,太不牢靠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步入屋内,此时屋内已是一片白烟,视线并不算好,纪云开坐在水中,只露出一个肩膀,不上前的话根本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凤祁进来后,在萧九安的指引下,站在纪云开的背后,让萧九安将纪云开扶起来:“木床上有一个小矮凳,放在浴桶里面,让小师妹先坐着。”

    知道凤祁不提前把矮凳放进水里,必是故意的,可萧九安却没有多说,照做了。

    此刻,纪云开半坐在浴桶里,背部露出大半,完全可以施针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需要知道大椎穴在哪。”凤祁取出金针,提出自己的要求。

    萧九安看了凤祁一眼,抓住他的手,放在大椎穴上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凤祁捻起金针,落在风门。

    随后,凤祁又抽了三枚金针,这一次他没有问,而是直接落针……

    他对人体穴位十分了解,只要知道一个穴位,其他的穴位就是闭着眼睛也能扎对。

    凤祁的落针的速度不算快,可却保持着一个特定的频率,每一针落下的时间相隔得一模一样,十分有规律,像是丈量过。

    一针针落下,没有一针偏离穴位,待到金针全部落下,凤祁轻捻针尾,只听见金针嗡嗡作响,以同样的频率颤动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一刻钟后就可以取下了。”凤祁抬手,拭掉脸上的汗珠,微微吐息。

    天医谷的天医神针不是直接将针扎进穴位就行的,每次扎针都需要佐以内力。是以,虽只是扎了一遍针,凤祁却已是耗尽大半内力,累得不轻。

    凤祁也不逞强,按记忆的方向找到木床,坐下,休息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的动,他双手环抱,站在浴桶旁,静静地看着纪云开,浅色的眸子平静却又专注……

    一刻钟很快就过去了,最先扎下的金针已停止颤抖,凤祁起身,走到纪云开身后,按先前落针的顺序与频率,一一将针取下来。

    相同的顺序,相同的频率,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气,不用问也知,这是天医神针特有的技巧,一般人就是看了也学不会。

    金针全部取下,凤祁的脸上再次冒出汗珠:“可以了,让小师妹完全的泡在药桶里,两刻钟后扶她起来。”

    话落,凤祁收针往外走,并不在屋内停留半刻。

    他知道萧九安的占有欲,他知道要避嫌。

    凤祁走得从容稳健,直到走出木屋,转入萧九安看不到的方位,才取下了遮住双眼的黑布,看着手中的黑布,凤祁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这块黑布不是代表他坦坦荡荡,君子之风,而是代表他的心虚。

    要不是心中存了不该有的念想,他何需用一块黑布遮住眼睛,他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为小师妹医治,一如当初在燕北王府为她医治。

    “凤祁呀凤祁,你也有今天!”凤祁摇了摇头,将黑布收了起来,朝诸葛小大夫走去。

    他去问问诸葛小大夫那里,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,他现在不能停下来,一停下来就会胡思乱想……

    凤祁走后,萧九安抱起纪云开,准备将浴桶里的矮凳取出来,好让纪云开整个身子都泡在药桶里。

    这本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动作,有了先前的经验,萧九安做起来也没有心里负担,可是……

    凤祁没有告诉他,纪云开会在这个时候醒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王爷!”纪云开睁开眼,看着眼前萧九安放大版的俊颜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谁来告诉她,她为什么赤身裸体的被萧九安抱在怀里?

    这不科学!

    萧九安心里着实慌了一下,不过他面上却没有表露半分,甚至十分平静地道:“如你所见,本王在抱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,松手!”饶是纪云开脸皮再厚,也不禁脸红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鬼?

    萧九安搂着她的腰,而她的胸挤在萧九安胸前,还把他的衣服弄湿了。

    总感觉,有什么不纯洁的东西飞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本王松手吗?”许是药浴的效果,在水里泡了这么久,纪云开的皮肤不仅没有起皱,反倒华溜溜,纪云开一挣扎,萧九安就有些抱不住了,不由得加重了力道,当然也拉进了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松手!”上半身近乎全部贴在萧九安身上,这让纪云开更觉尴尬。

    耻度太大,她有点接受无能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萧九安突然松手,眼中闪过一抹极淡极淡的笑。

    他得给纪云开一个教训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