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56栽跟头!

    收到纪云开的信,看到纪云开字里行间,流露出来的淡然与平静,他们却莫名的心虚。

    明明王妃在信中,没有责怪他们,甚至都没有提那件事,只叫他们保护好少主,而且用词特别的亲和,为什么他们会心虚呢?

    一众将领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脸上齐齐挂出苦涩的笑……

    他们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因为做了亏心事,所以特别的心虚吗?

    好半晌,经于有人开口了:“这事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这事,你叫我们怎么看?”他一开口,其他的将领又继续苦笑。

    王妃什么也没有说,他们就是相认错,都找不到门。

    “咱们好歹先弄明白,王妃这究境是什么意思吧?”一年纪较大的老将,提出一个比较有建设性的意见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一说出口,就被人嘲讽了:“你说了和没说一样,我们就是不知道王妃是什么意思。要知道王妃是什么意思,还用得着在这里头痛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们现在就是不知道,王妃是不高兴了,怪罪我们了,还是没把这事当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是王妃,我肯定不高兴。瞧瞧你们这些人做得事,一个个的欺负少主年纪小,不懂事,就推少主出来背锅。你们也不想想,少主才多大点儿?少主那么小的一个孩子,你们也忍心?”

    任何一个组织,都不可能只有一个阵营,这些人哪怕也是即得利益者,这会嘲讽起对方来,也是眼也不眨。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……幸亏咱们少主聪明,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,你们想没有想过?要是少主一个处理不好,会有什么后果?我告诉你们,到时候不仅北辰会乱,少主的威信还会扫地。你们想没想明白,你们犯了多大的错?犯了这么大的事,你们还想着王妃不跟你们计较,你们真是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从来不插手政务,这一次给我们写信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王妃肯定是不高兴,但她又不好越过王爷处置我们,最主要,从表面上来看,我们也没有做什么,依王妃赏罚分明的性子,她定然不会公报私仇,但是……这并不影响王妃表达她的不满。王妃除去是咱们的王妃外,也是少主的母亲,你们这么坑少主,你还指望王妃赏你们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你们,你们的……说的好像你没有参与一样,当时那件事,你,还有你,你,你们一个个都参与的,别以为现在摘干净,就能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”在几位将领合情合理的推断下,众人都相信,王妃这是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这封信,就是以一个母亲的身份,向他们表达不满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可是说了不同意的,处理战俘本就是我们的事,是你们……不想得罪人,又不想承担后果,才把事情推给少主去办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说了不同意?你当时可是什么也没有说,你别告诉我,你什么都不说,就是不同意呀。这话说出去,别说我不相信,就是王妃得知了也不会信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想把自己摘干净,也不是这样做的,你这时候就是把自己撇的再干净也没有用。王妃不是对我们哪一个人不满,是对我们所有人都不满。我们这群人,就算不是坑少主的主谋,那也是帮凶。”

    “我懒得跟你们说,事情已经这样了,你们看着办吧。”那人说不过大家,想着好像真逃不了干系,索性破罐子破摔。

    “好啦,好啦,有啥好吵的……”年纪最大的一位将领站出来做和事佬,他皱着眉头,看众人一副忧心忡忡,好似大难临头的样子,不由得摇头:“你们也别想太多,王妃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,最主要……王妃写信过来,表达了她的不满,总比王妃心存不满却什么也不说的好。现在,我们既然知道王妃不满什么,以后多注意一些就是。王妃不是一般秀后宅主妇,她的胸襟与气度,就是男儿亦比不上,她那样的人物,不会因这种小事记恨上我们。而且,王妃也只是写封信警告一二,并没有做旁的,我们以后做事仔细一些,别再做这种坑少主的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老将军这话在理,王妃是什么人?那是仙女一样的人物,她那样的人,怎么会跟咱们这些凡夫俗子计较。王妃既然写信给咱们,要咱们好好保护少主,那咱们就好好保护少主,然后……该禀报给少主的,就禀报给少主,给请少主拿主意的,还是要请少主拿主意。但是,大家要记住一点,那就是少主就是少主,咱们做事得仔细,不能让少主以身涉险。”说到“以身涉险”那将领,特别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他这个“以身涉险”不仅是指身体上的,还有名誉上的。

    在场的将领虽然一个个都是大老粗,但并不表示他们心粗,这将领的话,虽然说得不够直白,但他们都听懂了。

    当下,一个个纷纷表态,他们一定会全力辅佐少主,绝不敢有二心,也不敢有私心。

    老将军看一众兵痞子,一个个都服帖了,面上不显,心里却悄悄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,收到了王妃要他们照顾少主的信,他私底下,还收到了王爷的信。

    王爷在信中,就说了一件事,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帮少主收服这些人,得到这些人的真心辅佐。

    在军中,一向以实力为尊,他们小少主虽然身份尊贵,但一个小奶娃子,能有什么实力?

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,先前王爷和王妃,让少主跟着他们大军一起行军,他们是不满的。

    他们是去打仗,不是去郊游,王爷丢一个小奶娃子给他们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要他们带奶娃子吗?

    他们是将军,是靠真本事爬上去的将军,不是府里的奶妈妈,打仗带了一个小奶娃,这不是开玩笑吗?

    先前,那些将军把安抚北辰百姓的事,丢给长泽处理,就是因为心里憋了口气,想要给他们的少主一个教训,也让远在天启的王爷和王妃看明白,便是少主再聪明早慧,也不过是一个小孩子,一点屁事就能让他栽跟头,可不想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