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76章376谁在乎,谁就输了!

    第376章 376谁在乎,谁就输了

    吃饱、喝足,紧急的事情又做完了,纪云开再也撑不住了,找了个角落,和衣坐下,就不愿意动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矿山下还有人等着她去救,可她现在昏昏沉沉的,脑子一点也不好使,双腿和双手都在打抖,她这个样子过去不仅帮不上忙,反倒会添乱。

    许是打小寄人篱下的原因,她不爱给人添乱,更不愿意将疲累虚弱的一面,展现在人前。

    她一直认为将自己受的委屈、吃的苦展现在人前,是为了博取他人廉价的同情,是弱者的行为。

    人都是自私冷情的,当眼看到你委屈可怜的样子,也许会同情你、会为你出头,可事后呢?

    旁人的同情与怜爱都只是眼前的,想要不受委屈,只能靠自己。

    身为军人的后代,她不能给爸爸丢脸,不能让人以为她爸爸的孩子是个小可怜,所以她从不在人前示弱,她只会让人看到她光彩照人的一面。

    她现在需要休息一会,待她休息够了,她又是充满斗志与精力的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闭上眼,没多久就睡着了,只是山里寒气重,很快她就冷得蜷缩成一团,可就是这样也不曾醒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躲在角落里睡觉,并没有被人发现,甚至燕北军都没有注意到她不见了。

    病区的燕北军以为她去矿山了,而矿山那里的小兵,又为她在这边照顾病人,是以谁也没有注意到她不见了,只有萧九安。

    萧九安先前见纪云开不断地揉手,知道她的手伤了,折回去给她取了一瓶药,再回来就看不到她人影。

    四处寻了一圈,这才看到蜷在角落里睡觉的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蠢女人,你就不会找个好点的地方睡吗?”萧九安真得不想骂纪云开蠢,可纪云开实在是太蠢了,蠢到他不骂都不行。

    想睡觉了,不会让人给她搭个帐蓬吗?

    这么多兵闲着无事,让他们多搭几个帐篷怎么了?

    此时的萧九安,是绝不会承认,这事是他事先没有安排好,没有让人为纪云开准备,在他看来纪云开是燕北王妃,她想要什么,想做什么直接开口、直接做就是,除了他这个燕北王,谁还敢对她如何?

    萧九安冷着一张脸上前,弯腰将纪云开抱起,可一碰萧九安就惊住了。

    这个蠢女人,身上烫得厉害!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蠢死!”萧九安脸色微变,立刻将纪云开抱起,纪云开不舒服的嘤咛了一声,没有醒。

    萧九安抱起纪云开,快步走到安置伤兵的区域,人未到声先至:“快,腾一间空营帐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小兵先是一愣,不敢相信他们家王爷会抱人,在看清王爷抱的是王妃后,小兵立刻回过神,以最快的速度,清理了一间干净的营帐出来。

    “去,把诸葛大夫叫来。”萧九安还未将人放下,就先下令了。

    很快,诸葛小大夫就提着药箱匆匆赶来了:“王妃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病了。”萧九安干脆利落地回了一句没有用的话,诸葛小大夫满头黑线,可却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放下药箱上前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时倒还算靠谱,在诸葛小大夫上前的刹那,立刻后退把位置空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高烧,发烫,气血不足,不养个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,且王妃脸上的毒似乎要发作了,如果可以的话请尽快请凤祁公子来了。”诸葛小大夫诊断完,一脸凝重地看着萧九安,见萧九安皱着眉头没有说话,诸葛小大夫又补了一句:“如果真等到发作再医,就是凤祁公子也医不好王妃。”

    换言之,一旦纪云开脸上的毒发作了,纪云开只有死路一条,谁也救不了她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萧九安默了片刻,终于不再犹豫,扬声道:“去,请凤祁公子来!”

    最终,还是他退让了,为了让纪云开活着!

    “是。”黑衣是卫现身,领了命令,又立刻离去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看到这一幕,难得对萧九安和颜悦色:“王爷,我去给王妃熬药,你先照看一下王妃,最好用凉帕子帮王妃敷一敷,好降温。”

    只要王爷对王妃好,他不介意对王爷客气一点,反正又不少块肉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回答,只是看了诸葛小大夫一眼,诸葛小大夫神经粗,完全不懂萧九安这一眼是什么意思,揣着一个药包就走了,嘴里念念有词,不知在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以后你离诸葛大夫远一些。”萧九安上前一步,站在纪云开身旁,看着纪云开滚烫的脸颊,低声警告。

    只可惜,纪云开此刻昏迷不醒,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听到了,纪云开也不会搭理他,原先她就是外面柔顺内里固执的主,现在表里如一了,更不会为了萧九安而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萧九安站在一旁,盯着纪云开看了片刻,才想起诸葛小大夫临走前提醒了他,要用凉帕子为纪云开敷一敷。

    可是,他能打理自己的琐事,却不知道要怎么照顾病人,他从来没有照顾过病人!

    萧九安皱着眉头,仔细思索要如何动手……

    屋内就有凉水,诸葛小大夫的药箱里也有干净的帕子,只要将帕子沾湿,拧至不会滴水的状态,敷在纪云开的额头上就可以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,至少对诸葛小大夫来说如此,所以他事先并没有示范,只是随口的叮嘱了萧九安,可不想……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事,到了萧九安手中却变得复杂无比,萧九安盯着手中的帕子,半晌才将它放入冷水中。

    浸湿帕子简单,可要不要拧干?拧到多干都是麻烦事,最麻烦的是要怎么叠?叠几层才能敷,效果最好?

    萧九安盯着水中的帕子看了半晌,才捞起水里的帕子,随手一个用力,就将帕子完全拧干了,然后卷成一团后,放在纪云开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可是,帕子一点都不凉,且纪云开一动,帕子就会滚下来,他试了几次都一样,根本弄不好……

    这真得太难啦!

    比他杀人难多了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