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75章375萧九安,你这个混蛋!

    第375章 375萧九安,你这个混蛋

    虽然只有三个伤患,可对纪云开来说也是不小的工作量,主要是她只有一个人,且十分疲累了。

    差不多又连续工作了十二个时辰,说实话,她这个时候真得不是一般的累,可偏偏她不仅不能合眼,还要继续做三场手术。

    她有些佩服,那些连续工作三十几个小时,四十几个小时的医生,连续几十个小时高强度的工作,人真得要崩溃,她现在就处在快要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不过,幸福的是,在她动手术前,小兵送来了一大碗蛇汤,说是王爷吩咐的。

    在接过蛇汤的那一瞬间,纪云开承认她有点小感动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那个男人在这个时候记得给她送吃的,真得很不错,对一个性格恶劣,变态,霸道的男人,你不能要求太多不是?

    将一大碗蛇汤干掉,纪云开精神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一直觉得蛇是大补的,事实果然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把火把点起来,越亮越好。”吃饱了,纪云开便立刻动了起来,真得是片刻也不停。

    萧九安远远地站在一旁,看着纪云开元气满满地指挥小兵做事,什么也没有说,转身就回矿洞那边……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续,纪云开步入临时搭建的手术房,为三名伤者动手患。

    对纪云开来说,这三起都不算什么大手术,但很费时,等到纪云开做完这三起手术,天都亮了。

    三名伤者同样失血过多,短时间内应该无法清醒,不过他们的情况比许小六好多了,即使不输血也不会有生命危险,顶多就是虚了一点,要养久一点,康复后,身体估计会比普通人弱一些。

    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她只能做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连续做了三场手术,没有助手、没有帮忙的护士,只有自己一个人,饶是纪云开被称为上帝之手,这个时候双手也在颤抖,连握手术刀都吃力。

    纪云开动了动酸痛的脖子,一边按着手一边往外走,营帐外有小兵守着,纪云开也不客气,直接吩咐他们照顾好伤者。

    “有水吗?”蓬头垢面的一整天,又做了好几场手术,她想要去洗一洗。

    “有,有,有,王妃我给你打水去。”小兵殷勤的开口,却被纪云开拒绝了,得知附近就有一条小溪,纪云开选择直接过去。

    溪水很清,但有点凉,纪云开在下游将脸和手洗干净后,便准备去上游取点水喝。

    以双手为器皿,纪云开舀了好几捧水,这才满足的站起来,转身欲走,却看到正前面有几枚野果子,本着吃货的属性,纪云开决定去摘。

    山里的路就是这样,看着近实则一点也不好走,纪云开费了不小的力,才走到野果子旁边,正欲伸手就摘,就看到萧九安站在右前方,站在小溪的源头……洗澡!

    没错,就是洗澡,不仅脱得只剩下一条裤衩,双脚还在站在水里。

    纪云开当时就傻了,看了看萧九安赤裸的上身,又看了看他脚下的水,再回头看一看她刚刚喝水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啊啊啊……她现在没空欣赏萧九安的身材,她现在满脑子都是,她刚刚喝了萧九安的洗澡,不是洗脚水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混蛋!”

    纪云开大吼,然后抱着树狂吐,可她胃里什么都没有,吐了半天也只吐出几口酸水……

    “蠢女人!”萧九安无奈地白了纪云开一眼,冷声嘲讽了一句,便不理会纪云开,继续洗澡。

    纪云开叫什么叫?

    真要叫的人是他好不好!

    他来得比纪云开早,站得比纪云开高,自然看到了纪云开舀溪水喝的动作,他原本是制止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女人动作飞快,他还来不及说什么就喝了,他还能怎么样?

    无视狂吐的纪云开,萧九安洗完澡后,淡定从容地从水里出来,将身上的水珠清干净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纪云开还在吐,吐得昏天暗地的,好像不把胃吐空,就不甘心一样。

    “吃!”萧九安随手摘了一个果子,递到纪云开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!”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吃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,她刚刚喝了萧九安的洗脚水,她就只想吐。

    太恶心了。

    “不吃拿什么吐?”萧九安不容拒绝,将果子塞到纪云开的嘴里,差点把纪云开噎住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忿忿的把果子从嘴里取出,朝萧九安怒吼:“萧九安,你够了,离我远一点,我不想看到你,我现在一看到你就想吐。”

    “怪本王?”女人果然不讲理。

    “不怪你怪谁?”纪云开理直气壮地说道。

    萧九安冷笑一声:“本王比你先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纪云开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哼,蠢女人!”萧九安大获全胜,高傲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蠢蠢蠢,你才蠢,你全家都蠢!”天天骂她蠢,她就是不蠢也蠢了,且她要是蠢,这天下还有聪明人吗?

    她可是天才少女呀!

    好吧,当年是!

    现在……她什么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全家不就是你吗?”萧九安随手将手上的果子砸在纪云开的头上:“蠢死你活该!”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正中纪云开的脑门,不痛,但却让纪云开倍感羞辱:“萧九安,你够了!”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回话,他砸完转身就走了,只留下一个背影给纪云开,让纪云开骂也不是,追也不是。

    毕竟骂人和打架这种事,必须要两个人以上才能闹起来,萧九安摆明了不屑跟她闹,她一个人再闹腾也无用。

    气呼呼地丢掉手上的果子,纪云开用力踩了一脚地上的草,这才折回……

    不折回她能干吗?

    跟一棵树置气吗?

    别闹啦,她就是气死了,这棵树也不会回应她。

    纪云开回来时,脸色仍旧臭的可怕,哪怕小兵又端来一碗蛇汤,说是王爷让人煮的,纪云开也不开心。

    不过,不开心归不开心,她绝对不会跟吃得过不去,纪云开气呼呼的接过,只是双手因长时间握刀,现在还颤的厉害,哪怕只是端碗汤也端不稳,汤洒了大半。

    当然,旁人并没有注意,只当纪云开没有拿稳,只有站在不远处的萧九安发现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