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55心虚的军中将领!

    在长泽的记忆里,纪馨母后从来没有打过他,不过他犯什么错,纪馨母后都没有打过他,只说让他随便玩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这让他……

    有一点小小的失望。

    外祖父明明说了,犯了错的孩子,当母亲的都会打他,让他学会教训,不再犯错。

    外祖父还说了,纵子如杀子,打在儿身疼在娘心,母亲打犯错的孩子,也是为了孩子好,因为……

    小时候,孩子犯了错,母亲可以护着孩子。但长大了,还继续犯错,母亲就护不住孩子,到时候就不是挨打的事了。

    当然,外祖父也说了,像他这样的乖孩子,才不会犯错,他娘亲也不会舍得打他。

    不过,外祖父说错了,他不是乖孩子,他犯了错,他娘亲也打了他,明明打得不痛,却哭得比他还要伤心,吓得他以后再也不敢犯错了,以免让他娘亲伤心。

    长泽已经做了决定,要做一个好孩子,以后再也不挨娘亲的打,他伸出小胖手指,指着小狼崽子说他骗人,说完后又十分大度的点了点头,小脸很是严肃的道:“不过,墨墨哥哥就是骗人,长泽也不会讨厌你哒。长泽以后要做乖孩子,不会再犯错惹娘亲伤心打我哒。墨墨哥哥,我不会给你机会护着我哒。”

    他认识墨墨这么久,就没有见过墨墨哥哥挨打,他以后肯定也能和墨墨一样,不会挨打的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谢谢长泽了。”看着长泽无忧的笑容,小狼崽子心中的烦闷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他父母不在身边,他父母跟他不亲,但是他有王妃,有长泽,还有王爷。王妃和长泽、王爷都当他是一家人,他怎么可以让他们失望,让他们伤心呢?

    “不用谢哒,以后墨墨哥哥要是挨打了,长泽会保护墨墨哥哥的。”长泽小大人似的开口,伸出手,踮起脚,想要学大人一样,拍小狼崽子的肩膀,但是……

    踮了半天,却发现他太矮了,拍不到!

    长泽小脸一红,肩膀拍不掉,最后只能悻悻的拍拍小狼崽子的胸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是他能够到的,最高的高度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墨墨哥哥,你长得太高了,我什么时候能长得向你一样高呀?”长泽拍完,抬头看了看小狼崽子,又看了看自己小豆丁似的身材,一脸委屈。

    和墨墨哥哥比,他真得太矮了,难怪娘亲写给他的信,要交给墨墨哥哥,让墨墨哥哥帮他念。

    墨墨哥哥比他高,比他认得字多,比他武功好,还从来没有挨过娘亲的打,他要是娘亲,他也更相信墨墨哥哥,而不小心他。

    “很快,你就能长得像哥哥一样高了。”不擅长安慰小孩子的小狼崽子,想了很久,总于想到了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长泽羡慕他长得高,他也羡慕王爷长得高,长泽想要长得像他一样高,可他却想长得像王爷一高,果然……

    和长泽比,他太贪心了,他以后要对长泽好一点,长泽真是太乖了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摸了摸小矮子长泽的头,默默地在心里下决定。

    纪云开给长泽、小狼崽子的信中,让他们继续跟着军队走,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,也给军中的将领写了一封信。

    在信中,纪云开并没有责怪他们诱导长泽,也没有责怪他们为了不担责任,把安抚北辰百姓的重任,交给一个小孩子做决策。纪云开在信中,只说了让他们带着长泽继续行军,保护长泽的安危,旁的一句也没有说,但……

    就算如此,军中那些将领收到纪云开的信,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纪云开管理着天启所有的政务,他们现在所用的政策,几乎都有纪云开的影子。这一点跟随王爷征战的将士们都知晓,也不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他们只有几座城,几万人的时候,这些事务就是纪云开在处理,而纪云开做得很好,她让每一个人,在这乱世之中有粮吃,有衣穿。就凭这一点,就足够让军中上下都信服她,更不用说……

    她制定的那些政策,于国于民都是有利的,让他们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但是,不管纪云开在政务上做得多好,她都恪守本份,从不沾染军权,插手军中事务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一点也叫军中上下,对她甚为佩服。

    是人都有**,而见识到权利的魅力后,几乎没有人能抵抗得住权利的诱惑。军中那些老将,早年也防备过纪云开,怕纪云开哄得王爷给她兵权,但是……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王爷给纪云开的权利越来越大,纪云开一个人,几乎掌控了整个国家的粮食与金银,她却从来没有沾染过军权。

    她十分的清醒且理智,对军中事务从不过问,也从不与军中的将领密切来往,但凡涉及到军中的事务,纪云开都会交给王爷处理,绝不沾染。

    她将政权和军权分得很开,她手下那些管理粮草、国库收入的人,也从来不与军方的人来往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军中没有任何权利,但军中的将领对她的敬佩却没有少一分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,纪云开是一个优秀且出色的女人。王爷能把他们聚拢,能带着他们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打下一片这么大的江山,纪云开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甚至,毫不夸张的说,没有纪云开,就没有他们现在的江山。

    军中的将领,虽然不曾与纪云开打过交道,但对她的名字却是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从来不曾与军中将领来往的纪云开,主动给他们写信,只在信中交待保护好少主,这叫他们怎么不多想?

    纪云开给他们的这封信,真的只是单纯的,以一个母亲的身份,写信叮嘱他们保护少主,而不是别的意思吗?

    不怪他们会多心,不怪他们会多想,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前不久坑了少主一把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不曾后悔,也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少主年纪再小,那也是他们的主子,为人属下的,遇到大事,自然是请主子决定,他们那不是坑少主,那是尊重少主。

    这事,哪怕吵到王爷面前,他们也觉得自己有理,但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