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54错了要挨打!

    小狼崽子对纪云开充满了孺慕之情,同时又因小哥哥的事,对纪云开心生愧疚,别说纪云开只是要他和长泽暂时不回去,就是让他永远不回去,让他去摘天上的星星,小狼崽子也会毫不犹豫的照做。

    在他心中,纪云开是不一样的,纪云开没有取代小哥哥,但在小狼崽子眼里,纪云开与小哥哥一样重要。

    小哥哥给了他生命,纪云开让他拥有了新生,他能有现在的生活,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纪云开。

    至于他那双不靠谱的父亲与母亲?

    要不是听到长泽天天叫娘亲,娘亲,他都快要忘了,他也是有父母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回过头去,他承认他对他的父母很冷漠,他的排斥与疏离伤了他们的心,可是……

    最先伤害他的,不正是他的父母吗?

    而且,他的父母不止伤害了他一回。

    当初,他刚出生的时候,他的父母被动的放弃了他。现在,他们有了新的孩子,他的父母却选择主动放弃他。

    当时在十方世界,得知他的父母为了腹中的孩子选择留下,他是什么心情?

    小狼崽子仔细回想了一下,发现他什么心情都没有,因为……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了,早就知道他那双父母是什么样的人,早就知道他的父母,会做出什么选择。

    他没有期待,所以也不曾伤心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他的父母不主动放弃他,他也会远离他们,放弃他们。

    他真的受够了,他们脸上那种“我亏欠了你”“我想要补偿你”“我对不起你”的表情,每每看到他们脸上的愧疚,还有待他小心翼翼的神情,他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,他被人当成狗一样训练的人生。

    那一切,都是拜他的父母所赐。

    虽然,随着日渐相处,他与他那双父母也渐渐熟悉了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便是不憎恨他们,也无法与他们和平相处。

    现在,对他们父子、母子来说,便是最好的归宿。

    他会记得他们的好。

    他们……愿不愿意记得他,都随便,反正他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墨墨哥哥,墨墨哥哥,你怎么了?”长泽看着在发呆的小狼崽子,十分不解,一连唤数声,都不见小狼崽子有反应过,长泽吓得连忙推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?”小狼崽子一脸错愕的仰头,不解地看向长泽:“长泽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墨墨哥哥,是你怎么了?你傻傻的站在这里,都不说话,眼珠子也不动,像是我练武的时候面对的木头人一样,好吓人的。”长泽瞪大眼睛,紧张地看着小狼崽子,眼也不敢眨一下,生怕一眨眼,小狼崽子又变成了木头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可喜欢,可喜欢墨墨哥哥了,墨墨哥哥千万不能变成木头人。

    “不怕,不怕,哥哥刚刚想事情去了。”小狼崽子摸了摸长泽的头,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“真的只是想事情吧?不是变成木头人了吗?”长泽认真的寻问,眼睛仍旧眨也不眨的落在小狼崽子身上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看他紧张兮兮的样子,知道吓坏了长泽,一向不喜与人有肢体接触的他,主动牵起长泽的手:“你看,哥哥是不是没事?”

    “软软的,热热的,不是木头人。”长泽夸张的拍了拍小胸脯,小大人似的道:“墨墨哥哥,你不知道,你刚刚吓坏我了。娘亲说了,要我好好照顾你,你要是变成木头人了,娘亲肯定会打我的。”

    在长泽眼中,最可怕的惩罚就是纪云开打他,因为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真的打过他。

    长泽被纪馨骗走的那一回,纪云开找到长泽,第一件事就是揍他,把他按在腿上,揍屁股,一边揍一边哭。

    明明打得不痛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长泽却哭得惨极了,吓得纪云开后面都不敢打了,只紧紧地抱着长泽,好半天都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而,从那以后,长泽对纪云开就亲近多了,叫起娘亲来一点隔阂也没有,就好像是一起长大的母子一样。

    纪云开也不知长泽是怎么了,但对于儿子的转变,纪云开还是很高兴。毕竟,在此之前,长泽对她只有亲近有余,却亲昵不足,看着也就比对普通人亲了一点。

    挨了那顿胖揍后,长泽反倒对她亲近起来了,让纪云开高兴不已。是以,后来长泽求情,让他们放过纪馨,纪云开也毫不犹豫的同意了。

    她才不会告诉长泽,即使长泽不开口求情,她也不会杀纪馨。

    不管纪馨做了什么,只单凭她救下了长泽,抚养了长泽这么多年,她和王爷怎么样,也会留纪馨一命,让她后半生衣食无忧。

    纪云开打长泽的时候,小狼崽子就在一旁,他亲眼看到了,被打的没有哭,打人的反倒哭得伤心至极的画面,也知长泽有多怕纪云开打他,不由得笑了……

    他知道,长泽不是怕王妃打他,而是怕惹王妃伤心。

    一如他,他也舍不得让王妃伤心,偏偏他却伤了王妃的心。好在,王妃不介意他的任性,待他依旧如初,不然……

    他定会后悔终生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看着长泽鼓起的小脸,一个没有忍住,伸手在他脸上的戳了一下,将他鼓起的小脸颊戳瘪了,才道:“别怕,王妃要打你,我护着你,不会让王妃打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墨墨哥哥骗人,你才不会护着我,你最听娘亲的话,你肯定会站在一旁,看我的笑话。”长泽一脸蔫哒哒的,完全没有被安慰道。

    上次他挨打,墨墨哥哥就在一旁看,然后还笑了,肯定是笑话他这么大了,还被娘亲打屁股。

    哼,真是讨厌的墨墨哥哥。

    他才不会告诉墨墨哥哥,其实娘亲打的一点都不痛,而且他心里有点小小的高兴,因为……

    他在书上看到了,小孩子犯了错,当娘的都会打孩子,打完孩子就会伤心的哭。

    他问过外祖父,外祖父说那叫爱之深,责之切。犯了错要挨打,但当娘亲的心疼自己的孩子,所以打疼了孩子,娘亲就会心疼的哭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