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72章372奇怪,她和萧九安不熟!

    第372章 372奇怪,她和萧九安不熟

    一块巨大的石头卡在矿洞中间,生生地挡住通道,让燕北军无法继续再挖,且这块石头质地十分坚硬,燕北军试了许多办法,也无法把石头凿开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燕北军看着匆匆赶来的纪云开,心急的催问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挖了这么久了,这个时候要改道,不是一般的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别急,让我先看看。”纪云开拿过小兵手上的火把,钻进了通道里。

    许是入口部分,通道还算宽敞,只是时不时就有碎土和石头掉下来,十分不安全。

    纪云开很快就走到挡路的大石头面前,看到这一块大石头,估算一下被挖出去的土,纪云开大胆猜测,矿下的人没事,这块大石头为他们挡住了涌入通道的泥土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发现,纪云开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要里面的人没有被土埋住,只一天的时间绝对死不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转身出了通道,一走出来就遇到了黑着脸的萧九安:“谁让你进去的!”

    “我进去查看清况。”不用想纪云开知道萧九安生气,至于为什么生气?

    她多少能猜到一些。

    里面并不安全,不是吗?

    “没有下次!”萧九安冷声训道,完全不容纪云开说不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往,纪云开肯定会顺从的应一声,反正顺从一句又不少块肉,可现在纪云开却没有这么说。

    她看着萧九安,脸严肃:“王爷,你记住,现在这里有话语权的人是我!”萧九安自己亲口说的,她说的话他也要听。

    “本王随时可以收回!”纪云开是不是忘了,她现在的权利都是他赋予的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要收回吗?”萧九安敢收回,她就敢撂摊子不干,萧九安真当她是软面团,想怎么捏就怎么捏?

    她心软也是有限度的!

    萧九安的脸色更臭了:“纪云开,别试探挑衅本王!”他收回原先的话,现在的纪云开一点也不可爱,她还是原来那样好,至少好欺负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纪云开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凡是她不按萧九安的要求办,就是挑衅?

    如果是的话,那她就是在挑衅吧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理会萧九安,也没有揪着这件事不放,她上前一步,将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:“我查看通道里的情况,我怀疑矿下的人并没有被泥土掩埋。我建议你们先不要急着想办法移开石头,这块石头挡住了整个通道,把石头移开了,通道很有可能会再次塌方。

    你们现在要做的,不是急着去移开石头,而是在石头旁边开个小口子,试着联系里面的人。如果能联系得上,我们先给他们送水和吃食进去,再来研究救人方案,如果联系不上,就加固,冒险移开石头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,你说的是真的吗?他们没有被土埋了?”周遭的燕北军听到纪云开的话,一个个又惊又喜,声音都是颤抖的。

    埋在里面的人是他们的伙伴,是生死与共的伙伴,这都一天一夜了,他们担心得不行,听到王妃的话,他们这颗心总算是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按常理推断,需要你们验证后才能肯定。”纪云开没有把话说满,这种事谁也不好说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我们这就去挖,移不开石头,砸个洞却是很快的事。”挖通道的小兵片刻也不能等,拿起火把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也没有立刻离开,她在洞口看着,等着,等里面的消息。

    萧九安也没有走,他站在她身旁,烛光照在脸上,忽明忽暗,看上去有几分阴冷的味道。

    察觉到身体莫名的发寒,纪云开看了一眼,默默地往右挪了一步,拉开了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这一动,火把的光芒便完全投在纪云开的右脸,将她脸上的黑斑衬得更加狰狞可怖,同时隐隐发烫。

    纪云开有些不舒服,本能的抬手覆在右脸上,借助异能平复脸上的毒。

    最近,她脸上的毒时不时就会痛一下,或者脸颊突然发烫,她知道这是毒发的征兆,她必须尽快去医治。

    她也想要医治,凤祁师兄说过,她脸上的毒不能再拖了,半个月内要是没有医治,她肯定会死。

    现在离半个月只剩下几天了,要是再不医治,就算有异能,她脸上的毒恐怕也控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哪里有时间?

    从望风崖回来,她体力严重透肢,身体虚得不行,按说该好好休息的,可她不仅无法休息,还要到处奔波,她能撑到现在,简直是奇迹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奇迹也有时限,她真得快要撑不住了,从这里出去,她必须要去医脸上的毒,她必要休养,不然真得要少活好几十年。

    纪云开捂着脸,若有所思,萧九安定定地看着她,见她半天没有反应,不由得出声问了一句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纪云开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气,那股香气似有莫名的力量,瞬间平复了他躁动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,比以往都强烈,以往他只有抱着纪云开,才有这么清晰的感觉,可这一次他只是站在纪云开身边,就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这很奇怪!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,就在刚刚,纪云开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事,但他也知道,纪云开不会告诉他。

    纪云开愣了一下,才回答萧九安的问题:“我脸上的毒,好像要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要是以放,她肯定会说没事,可现在她真得不想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“出去后,我脸上的毒要立刻医治,且我需要休息,我不能再奔波了。”她的身体已经发出警告了,她真得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是纪云开第一次,这么直白的提出自己的要求,萧九安着实诧异,怔了片刻,才轻轻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果然,这样的纪云开很好,他喜欢纪云开的改变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纪云开淡淡地说了一声,虽然她也不知自己为什么要道谢,可对上萧九安那双认真的眼睛,她不知道除了谢谢还能说什么,毕竟她和萧九安不熟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不愧为是冷场王,这话一说完,两人就又再次陷入无话可说的尴尬境地。

    当然,这对两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尴尬的事,他们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两人默默地移开视线,继续盯着前方的矿洞,等着里面的消息传出来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