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66章366责任,不过是一个女人!

    第366章 366责任,不过是一个女人

    “我不会,但我可以一试,你信我吗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纪云开就能猜到萧九安会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攸关上百的性命,萧九安怎么可能会随意的,交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?这又不是过家家,萧九安身为一军主帅,下任何决定都要负责的。

    可是,就算明知萧九安会拒绝,她仍然说出了这句话,仍然想要试着争取一次。

    她不能眼眼睁地看着他们犯错,因此耽误救援的时间,她总要试着做点什么,不管成功与否,至少她尽力了。

    如此,日后想起她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,午夜梦回也不会因此后悔,甚至半夜惊醒了。

    诚如纪云开所想,萧九安没有立刻给纪云开答复,他看着纪云开,眼也不眨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也没有再强调,她平静的迎向萧九安的打量,不闪不避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两人皆是一脸平静,眼中没有一丝旁的情绪,冷静得吓人,由此也可以肯定,纪云开会说这话,是经过认真思索的,并不是头脑一热的产物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萧九安终于收回了视线,开口问道:“本王能信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矿山,我懂的只有书本上的知识。”当时她去矿山救援,只是辅助的存在,为急大需夫的伤员提供急救,并不参与下矿救人,她对矿山的知识仅限于书本上的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,你也敢开口?你不怕害死更多人吗?”萧九安唇角微微上扬,嘲讽地道。

    他是该说纪云开生牛犊不怕虎,还是说纪云开无知者无畏呢?

    什么都不懂就敢开口,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“怕的,但也不想你们因错误的选择,而耽误了最佳的救人时机。被埋在矿下的人,需要紧急救援,越快越好。”时间久了,埋在矿下的人就会活活闷死,或者渴死、饿死。

    好吧,她其实就是同情心泛滥,心软了,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埋在矿山下的人惨死,所以才会蠢的在这个时候出头,不然她就是不吭声,萧九安也不会问她。

    毕竟她只是一个女人,在大数人眼中,女人能懂什么?

    “你的口气到是大,你就可以肯定现在砸的这条路是错的?”这是最近的路,也是最好凿的一条路,可就是这样,他们砸了两个时辰,也没有砸出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也许,纪云开说得是对的,他们选择砸一条新路的做法虽然没有错,但确实耽误了救人,而他们当前最紧要的,就是把埋在矿山下的人救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对错,我只知道慢。”全凭人工开凿,要多久才能在矿山里开出一条路来?

    萧九安看着纪云开,平静地说道:“你说服了本王,本王信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纪云开一愣,她说什么了?

    她没有说服萧九安,她只是在陈述自己的观点好不好,而且……

    好吧,也许她是真得想要说服萧九安,毕竟她在意呀,在意里面的人的生死,要是不在乎,她压根就不会开口。

    “本王信你,从现在起,这里交给你了。所有人,包括本王在内都听你的。”他信纪云开,信这个眼神纯净,没有闪躲与心虚的女人一次;信这个口是心非,嘴硬心软的女人一次。

    “你真得信我?”完全没有想到,信任会来得这么突然,纪云开有片刻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事,萧九安就放心交给她?在她说过她不会,只是试一试情况下,还交给她试?

    萧九安就不怕她搞砸吗?

    毕竟,她自己也没有那个信心呀。

    “动手,所有的后果本王一力承担,你尽管放手去做。”矿下的士兵,要是因纪云开的办法及时救了出来,那么功劳自然是纪云开这个指挥的人,要是纪云开的方法失败了,过错自然是他这个把一切交给纪云开的人。

    他会安排好一切,不会让纪云开有后顾之忧,纪云开只管放手去做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我会尽最大的力。”纪云开深吸了口气,一脸凝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萧九安话中的意思,萧九安不需要她负责,可就算如此,她的压力仍旧很大。

    她不能失败,人的生命只有一次,矿山下面是活生生的人命,失败了不是一句对不起可以挽回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应了一声,仍旧是冷冷的,语气很平静,好像把这么大的事,交给纪云开一个女人指挥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
    “受伤的人怎么办?我要指挥救援的话,就无法救治伤员。”接手了指挥权,纪云开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职。

    “本王会让诸葛小大夫来,这些人的伤势不宜移动,且你还有一刻钟的时间,这个时间足够你去为他们做检查。”他需要一刻钟与副将们商量,或说他单方面宣布。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检查,同时请你让他们绘一张矿山的区域图给我,如果有矿山下的情况最好。” 再怎么说,她当年也是被人称之为天才的少女,就算她原先不会,现学也会比普通人更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应下,转身往回走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也没有耽搁,立刻朝伤兵走去。

    这次抬出来的伤兵,伤势都很严重,内脏严重出血的有好几个,全身多处骨折的也不少,真要救治的话,一个伤者就需要大半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些人中,受伤最严重的,是一个肋骨穿过内脏的伤兵,纪云开检查过后,便摇了摇头:“很抱歉,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腹胸被重物提击,肋骨折断,穿过内脏,伤者失血过多,别说在医疗环境这么恶劣的情况下,就是放在现代也不一定能救得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早有准备了,只想他走得舒服一点。”一旁守候的小兵,听到纪云开的话,眼泪一颗颗落下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可以做到。”纪云开取出金针,直接阻断了血液流通,为他止住血,同时也将他的痛觉屏蔽了。

    这是她唯一能做的。

    “哥,我哥他们呢?”伤者止住了痛,眼神清明了几许,明显是恢复了意识。

    “许老三,许老四,许老五,快过来,你家小六子叫你。”一旁的小兵听到,大声喊到,转瞬间,纪云开就看到三个长得一模一样青年汉子跑了过来,边跑边急切地大喊:“我家老六醒了?真得醒了?”

    “四胞胎?”纪云开看了看跑来的三人,又看了看躺在地上伤兵,眼中闪过一抹震惊,同时亦闪过一抹狂喜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