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63章363重伤,并不是好事!

    第363章 363重伤,并不是好事

    作为军方的大夫,纪云开有丰富的应急救援经验,虽从来没有做过总指挥,可要指挥一场突发性的灾难事故救援却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在诸葛小大夫忙得一团乱,被伤兵叫得左奔右跑时,纪云开十分淡定地对副将道:“安排人煮麻沸散,让未受伤的士兵再搭一座营帐,将轻伤的士兵移过去,重伤的士兵留在原地不要动,手和脚断了的士兵提前固定,血流不止的伤兵先协助止血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,我们不会包扎。”前面的事副将可以做到,后两条却办不好。

    “谁要你们包扎啦?简单的止血和固定不会吗?别告诉我,你们不会。”在战场上打滚的人,会不懂基本外伤的医理?骗鬼呢。

    “会,会,这个会。”副将连连点头,他们打仗时碰到伤亡严重的时候,军医忙不过来,轻伤都是自己处理的,只是……他们没有处理过重伤。

    “既然会就帮忙处理,先止血,做简单的固定,我们只有两个人,就算有十双手也忙不过来。”军中有一批新大夫,是萧家提供的,但这次萧九安并没有让他们来,可见林中的事见不得人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副将不敢耽搁,立刻按纪云开的要求将人员一一安排到全,不多时新的营帐就搭好了,伤势较轻的士兵也移了过去,一瞬间捅挤的营帐就空了下来,空气得已正常流通,而这个时候诸葛小大夫才觉得自己活过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来了真好。”趁着拿药的空隙,诸葛小大夫一脸感慨地对纪云开说道。

    王妃来了,一切都井然有序,他也跟着冷静下来了,不会东忙西忙,忙了半天一个病人也没有处理好。

    “下次忙不过来,记得安排人帮忙,一个人的能力有限,这么多伤兵,你就是把自己累死了,也没有办法在一天之内医好。”事有轻重缓急,留下的都是伤势较重的,他们只要尽快把这些人医治好就行,轻伤的可以再缓缓。

    “先让药僮一一清理伤口,然后你负责检查,为伤者清创,骨折和骨头错位的你正骨、固定,上药、缝合则由我来,最后的包扎再交给药僮。你检查的时候注意一些,内脏出血在手壁上绑一条白带,严重的再绑一天,我会尽快处理。”只有两个人,但同样可以流水线操作,每个人做自己擅长的事,专一的做一件事,虽然单调,但效率会提高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对纪云开的话,诸葛小大夫一向是无条件服从,并且严格执行。

    刚开始因为不习惯,诸葛小大夫时常会把事全做完了,纪云开也不说,只在一旁等着他,并不插手他的工作,多几次后,诸葛小大夫终于适应了,不会再一个人把所有的活都干了。

    药僮将伤口清干净后,诸葛小大夫上前,摸骨、查看伤情,然后自己正骨,做完就不在管,交给纪云开,而纪云开一路在诸葛小大夫身后,一个接一个的上药、缝合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一针一钱一用了,一路缝合过去,双手满满都是血,纪云开却连眉头也没有眨一眼。

    六个药僮跟在他们身后,一个个忙得满头大汗,但却不会像之前一样无厘头,而是一个个默默地做着自己手上的事。

    不需要看事做事,也不需要看大夫的眼色行事,更不用担心做错了会被大夫骂,他们此刻只要闷头做自己的事就行,一遍一遍,从开始的笨拙到最后的熟练,效率越来越高……

    副将安排好外面的事,进来就看到这么一幕,当即狠狠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果然,听王爷的话,把王妃叫来是对的,王妃一来伤兵营都不闹了,大家皆安静的、沉默的等着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和诸葛小大夫配合默契,且速度极快,可就是这样,他们俩人也忙到第二天中午,才将重伤的士兵的外伤包扎好。

    “有六人内脏出血,不算严重,这六人交给我,你去帮外面轻伤的士兵包扎。”轻伤士兵数量比重伤士兵多得多,但伤势较轻,处理起来简单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诸葛小大夫一脸苍白的站起来,因为起得太急,眼前发晕,差点就栽倒了,幸亏纪云开拉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倒,你还要再坚持。”纪云开知道,诸葛小大夫体力透肢严重,这个时候该让他去休息,可是不行!

    外面还有很多伤兵,他们是大夫,在伤兵没有全部得到妥善处置前,他们必须再坚持,直到坚持不住为止。

    “王妃放心,我能坚持的。”诸葛小大夫面无血色,神情疲倦,可眼睛却是亮亮的,纪云开见状不再多言,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,便提着药箱走到内脏出血的病人身旁。

    虽是内脏出血,但情况良好,一众伤兵中还没有一例严重到,急需立刻动手术的。

    当然,纪云开不会天真的以为灾情不严峻,纪云开猜测那些伤势严重、内脏严重受损的人,应该没有等到他们来就先死了。

    毕竟,从救援抬到这里就要耽搁时间,更不用提他们来得这么晚。

    内脏出血稍严重的伤兵已经提前喝了麻沸散,纪云开上前检查了一下对方的情况,确定他不会感觉到痛,做了简单的消毒,便蹲在地上为他做手术。

    按说手术环境不该这么简单,更不能只凭一把不合格的手术刀给人动手术,可这个伤兵的情况良好,身体状态也不差,完全可以接受医治。

    结合中医所学,纪云开没有任何犹豫,在判断出出血位置后,握刀,下刀,在伤兵胸口开了一个开口子……

    此时,伤兵们大多已陷入昏睡中,就算没有睡着的,也是默默地闭目养神,并没有人关注纪云开的动作。

    没有人打扰,第一例手术非常成功,并在伤者大出血时,纪云开及时用金针止住了。

    手术结束,将伤口缝合好,纪云开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幸亏,幸亏跟着凤祁师兄学了两手,不然今天真要麻烦了。

    有了第一例的成功,后面就容易多了,同样的手术多做两次便熟能生巧,待到傍晚时分,纪云开已经做完了三例手术,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,纪云开也撑不住了,眼前一片眩晕,什么也看不清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