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51不能提的禁忌!

    不是天启,不是北辰,不是天武,而是建立一个,属于他们自己的,属于共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百姓的国家。

    一个新的国名,一个属于所有人国家,一个能给天武、北辰百姓带来的归属感的国家,一个任何言语与物质都无法取代的国家。

    届时,住在这片土地上的,不管是天启人、北辰人,还是天武人,他们都是一样的,他们不再是这个国家的客人,他们也是这个国家的主人!

    纪云开一直有建立一个新的国家,新的政权的想法。其实,现在的天启,就是一个重新建立起来的政权,所有的制度几乎都是她制定的,相对来说普通百姓,已经拥有了人权。

    但纪云开知道,这还不够。

    她做不到让这个国家的百姓自由、平等、民主,但至少要让他们富强。

    知饱、穿暖还不够,还得富有,强大,只有这样,这个国家才能健康持续的发展下去……

    重新建立一个国家,重新建立一个制度,不是靠言语就能做到的,她需要强大的武力做依靠,需要一个强大的靠山给她做支撑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她适合做一个政策的制定人,但无法做决策者,她没有那样大的威信,也没有那么强的武力,她所做的任何事,都离不开萧九安的支持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萧九安对她的各项决策都是持支持与赞同的态度,甚至会主动帮她完善不足之处。

    她知道,萧九安必然也是赞同的。是以,她今天提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是正式的提出,只是把心中所想告知他,如若萧九安不同意,两人也不是没有缓解的余地。

    然,王爷几乎没有多想,纪云开一说完,他就笑了:“本王以为,你会一直不说。”只默默地去做。

    有些事,能做不能说,像纪云开这样,潜移默化,一点点去执行一些小命令,底下的人,甚至那些追随者都不会反对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制定的一些政策,虽然有损当权者的利益,但这片土地上的百姓确实得利了,也让这片混乱的土地,得到了暂时安宁。

    而且,纪云开制定这些政策的时机,也是十分的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正是百废待兴之际,正是治国人才青黄不接之时,正是士族贵族落魄之际,正是底层寒门崛起之时。

    纪云开这个时候横空出世,制定出一系列对百姓有利的政策,在加上有王爷的支持,几乎不用想,都没有人会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……你会主动说。”纪云开不认为,萧九安不知道她的心思。她的那些政策,从某种程度上说,是损害国家统治者的利益的,因为她将利益下方给了百姓,将集中的权利分散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以说,她没有损害任何人的利益,但绝对损害了萧九安的利益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直纵容,没有提出过反对,而她也是得寸进尺,不断提出更多的要求,她一直在等,等萧九安说不,把事情说开,但是……

    她等到的是,萧九安一次又一次的纵容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真的……让她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?有什么好说的?本王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什么帝王。处的位置越高,责任越大,身上要担负的百姓性命越多。一个燕北,本王都懒得管,更何况是这天下,要不是寻不到一个合适的人,要不是你有自己的抱负与理想要实施。你以为……本王会守在这里?”这天下,他是为了纪云开和长泽打下来的。当然,最主要还是为了纪云开。

    这天下是他的,是长泽的,但归根结底是纪云开的,纪云开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不需要顾忌任何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……你手底下那些追随你的将士们会失望的。”纪云开却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知道,这个男人没有权利欲,却不知这个男人,能在大权在握的时候,还能这般冷静与理智。

    人是感性的动物,权利在握,生杀予夺久了,大多数人都会迷失在权利的**中,但是……

    她的萧九安没有!

    从始至终,他都是她当年所见的那个他。

    冷静,自恃,清醒的知道自己要什么,不为任何外物所动物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……他具备一切成功者的品性,他是注定要成功的,他要不成功,天理难容。

    “现在天下已经定了,本王不负任何人。”唯独负了凤祁。

    后面那半句话,王爷没有说……

    凤祁是他们不能提的一个禁忌,提起来话题便会终止,纪云开也会情绪低落很久。

    纪云开费尽心思,想要建立一个国家,想要让天下百姓安定,有自己的理由与抱负的原因,但最主要的原因是,她在完成凤祁的理想与抱负。

    虽然,他们两人谁也没有说,但他们都清楚对方在想什么……

    一如,他收复天启,稳定天下,很大程度也是因为凤祁。

    凤祁那人……忧国忧民,他有治世之心,也有治世之才,偏偏没有治世之命。如若他还活着,这天下必然不是现在这样的,但是……

    凤祁死人!

    那样一个惊才绝艳,才华横溢,有治世之才的男人,因为他们的自私死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提起凤祁,但他和纪云开都明白,他们谁都没有忘记凤祁,他们都在默默地,做凤祁没有做完的事。

    王爷说完后,纪云开没有说话,她只是长长的叹息了一声,然后依在王爷的怀里,双手紧紧拽着他的衣襟,闭上眼,没有动,也没有发出一点声响,但……

    许久后,王爷感觉自己的衣襟湿了。

    湿漉漉的一大片,像是被浇了一碗水,正好在心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王爷轻叹了一声,他轻轻地拍打着纪云开的背: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你想做的事,都会实现的。”

    等到新的国家建立起来,等到天下太平,等到凤祁的抱负化为现实,凤祁就不会再成为禁忌,以后他们再提起凤祁,就不会再伤怀了。

    他相信,那一天不会太晚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