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50建立国家!

    自家儿子闯得祸,惹得麻烦,除了替他收尾,帮他摆平外,纪云开想不出第二个选择。

    毕竟,她家孩子还小,能闯祸已经是本事了,要他善后,估计是没戏了。

    “长泽小小年纪,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难得,他还是一个孩子,咱们不能对他要求太高,剩下的事……我来解决。”怕王爷怪罪长泽,纪云开还贴心的给长泽说了一句好话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不算是好话,至少在纪云开看来,她这是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她儿子确实不一般,小小年纪,又没有人教过他,遇到这等大事,敢自己拿主意、做决定,而且下的命令也没什大错,已经很难得了。

    王爷没有拒绝,只是没好气的哼了一声:“慈母多败儿。”

    就是有纪云开在背后宠着,长泽才敢无法无天的到处闯祸。

    丁点大的孩子,手底下的人叫他一句少主,他还真敢拿主意、做决策了,真是……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他手底下那些人也是没有轻重的,居然不动脑子,任由一个孩子说什么就做什么,简直是蠢祸,还不如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王爷才不会说,他儿子有他当年的风范,他心底是有一点小骄傲的,他不满的,不是长泽做出的决策不对,而是……

    他那蠢儿子有头脑做决定,居然没有发现,那些将领是在利用他!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,长泽提出来的北辰百姓安置方法,有九成是那些将领想出来的,长泽顶多是从中挑选他认可的,毕竟长泽才那么一点大,不可能把事情想得这么全面。

    很明显,是他手底下那些将领,不知道要怎么安排北辰的百姓,便把事情推给长泽,让长泽来做决策,这样……

    有任何后果,都由长泽这个决策者来负责。

    底下那些人想什么,王爷心里门清,正因为清楚,王爷才生气。

    他儿子聪明归聪明,但……还是太单纯了,不懂人心险恶呀!

    纪云开被王爷说,也不敢还嘴,只能干笑一句……

    她能怎么办?

    她就长泽这么一个孩子,前些年又一直不曾陪在他身边,好不容易找回来了,孩子却聪明又独立,根本不需要她这个母亲。

    好吧,其实她是怕自己把长泽宠坏,有意让小狼崽子接手教导长泽的重任。

    本以为,小狼崽子会严格要求长泽,没想到小狼崽子也宠着长泽。

    她已经可以预料到,日后不断给长泽收拾烂摊子的日子。

    不过,她甘愿。

    她儿子闯得祸,只要不是杀人害命、伤天害理的,她都愿意为他收拾烂摊子。

    孩子吧,只有不断尝试才能成长,而尝试的过程犯些错误是必然的。为人父母的,她没有给孩子做正确的引导,为他收拾烂摊子,就是她的责任。

    当然,她再宠长泽也不会把长泽宠坏,她给长泽收拾的烂摊子,她都会整理成册,让长泽自己看,从中吸取教训,争取不再犯相同的错误。

    王爷看纪云开心虚的样子,就知劝她不动,便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北辰受灾的百姓没有百万,也有七八十万,长泽开了一个口子,同意北辰的百姓迁居天启,后面那几座城中的百姓,必然也是要照办的,不然……

    长泽威信何在?

    哪怕长泽只是一个孩子,但他代表就是天启的颜面,作为长泽的父母,他们不会因为长泽是个孩子,就把他的颜面踩在底下。

    孩子也是有自尊心,有面子的,他的儿子,哪怕是一句戏言,说出去就是诺言,就要遵守。作为孩子的父母,在孩子无法承担这个责任前,他们会替孩子承担起来,维护孩子的颜面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一定一定会在背后教导长泽,让他不要再轻易许诺,更不要许诺自己做不到的事。

    他和云开不介意,为他收拾一辈子的烂摊子,却无法陪他一辈子。

    这就是为人父母的悲哀,他们会比孩子先一步离开这个世界,哪怕再放心不下,也不得不放下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知王爷问这话是何用意,但还是把自己的想法,简单的说了一下:“开了这个口子后,从北辰迁过来的百姓会越来越多,这么多人,我们也不可能一一去查谁是奸细,也无法确定,他们当中谁会被收买。既然查不出来,索性……我们把他们都变成探子,让他们为北辰办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以北辰的名义,收买他们?让他们以为,他们一直在为北辰做事?”纪云开说得很含糊,但王爷却一点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!堵不如疏……他们是北辰人,哪怕到了天启,哪怕在天启生活更好,总有一些人,骨子里还是记挂着自己的国家,我们无法提前把他们筛选出来,就让他们自己跳出来。当然,把他们查出来后,也不用急着处理,就让他们为北辰提供情报好了。”其实这就是钓鱼执法,他们要做的,就是给那些迁来的北辰人,创造一个“假”的世界,让他们一直以为,他们是在为北辰办事。

    “除了用这种方法,先把人筛选出来外,我们也要给他们准备一些教材,不断的给他们灌输天下大同,天下一家,要忠于王爷你的信念,就算这一代我们改变不了,到下一代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北辰人外,我们再迁一些天武人来。南疆人就算了,那就是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。这样……天启、北辰和天武三国的百姓,共同生活在一片蓝天下,彼此之间都是平等的,没有谁比谁更高贵,也就不存在谁对谁不满了,谁是主人,谁是客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为了消除三国百姓之间的隔阂,我建议……你回头换一个国家的名字。这样,他们更有归属国,因为……这里不再是天启,这片领土上的百姓,也没有天启与北辰之分,他们都是咱们国家的人,他们都是这个国家的主人,这个国家是由他们共同建设的。”

    天启已是昨日黄花,他们该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了,属于他们所有人的国家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