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59章359跪舔,走得潇洒!

    第359章 359跪舔,走得潇洒

    长公主府就有医女,很快就来了,在纪云开的指点下,先用水将长公主下身的血擦干净了,然后又用纪云开自制的的酒精擦拭一遍,以消毒。

    医女的动作轻揉且熟练,而且没有一丝尴尬与不自在,可见不只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只是,她的动作再轻再小心,长公主仍旧是抱怨不停,骂个不停,直把小医女吓得直颤抖。

    纪云开看到了,却没有为小医女出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小医女是长公主的人,她管不了那么多闲情。

    清理完血迹后,便能清楚地看到长公主下身狰狞的伤口。

    真得完全被撕开了,伤得很重!

    也不知什么人下得手,这么狠,不过……挺解气的。

    长公主伤成这样,以后总不能祸害良家少年了吧?

    清理干净后,又再次出血,洒上止血的药也无用。

    医女怯生生的道:“王妃,奴婢先前就给公主清理过,没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纪云开不急不慌,取出金针,上前,让人撩起长公主的上衣,在她小腹处扎了三针。

    “再给长公主清洗。”纪云开看了一眼,再次后退。

    医女不敢有怨言,再次仔细地给长公主清理,动作依旧轻揉,甚至长公主都没有叫痛,让小医女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因为小医女的动作仔细,而是纪云开那几针,不仅截断了血液的流通,也截断了长公主的痛觉,此刻长公主下半身是没有知觉的。

    不是纪云开想帮小医女,也不是她担心长公主疼,而是快要缝针了,要是不让长公主下半身失去知觉,长公主肯定会叫死,然后他们也别想缝针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血止住了,可以正常的上药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从药箱取了一瓶药递给医女,让她给长公主里外都抹上,然后又把针线给她,让她帮长公主的伤口缝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,奴婢,奴婢不会。”小医女不敢接,一脸不安地道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她不会,你来!算本公主欠你一次,这个人情我会还你。”不痛了,长公主的理智渐渐回笼,说话也有分寸了,知道威胁恐吓对纪云开无用。

    可是,长公主退让了,并不表示她就一定要配合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搭理长公主,而是对小医女道:“缝衣服会吗?”

    “会!”缝补的活,没有哪个女子不会。

    “就把它当衣服缝,针脚平整一些就行了。”想要她给长公主缝合?

    算了吧!

    再狰狞、再丑陋的伤口她都不怕,可真不愿意给长公主缝那两块软肉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缝,她不会。”长公主气极,可偏偏又不能像威胁外面那群太医一样威胁纪云开,她是长公主不假,可纪云开也是燕北王妃,不差她什么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我从来没有动过手,你确定要我缝吗?对了……我连衣服都不会缝。”不管是她还是原主都不会女红,纪家没请人教过原主,至于她?

    拜托,她那个年代的人,还需要缝补衣服吗?最多就是缝个扣子啦。

    长公主没有立刻说话,而是看了纪云开一眼,见纪云开不像是撒谎,咬牙指着小医女道:“算了……你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纪云开说得是真话还是假话,但她不敢赌,也怕纪云开故意使坏。

    真要缝坏了,她下半辈子怎么活?

    小医女就不同了,她不敢乱来,哪怕是第一次也会仔细。

    小医女确实不敢乱来,可她紧张呀,好在长公主看不到,而纪云开一直很温和,就算有错也不会指出来,只会告诉她下一针落在哪里。

    一连缝了二十几针,纪云开见小医女还要继续扎针,连忙叫住:“够了,就缝到这里了。”再缝下去,长公主都要变成石女了,以后什么都不方便。

    小医女听罢,连忙收住针,打了结,便把多余的线剪了,将针线还给纪云开,可纪云开却不肯要:“缝得很好,这针线就送给你了,有机会可以多练练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针很难磨,可给长公主缝过那里的针,也不知道多脏,她才不要呢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妃。”小医女面上一喜,连忙道谢,纪云开不忘提醒她注意消毒,一定要保持干净。

    长公主听到纪云开的话,催促下人来镜子,她要看一看缝的怎么样了?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纪云开上前,取下扎在长公主小腹上的针,针一取下,长公主又开始呼痛。

    “疼,疼,纪云开,你要痛死我吗?快,快把针扎上。”镜子还未取来,长公主就被那一波接一波的疼痛折磨的直骂人。

    比先前更疼了,像是有蚂蚁在咬一样。

    “再扎下去,你下半身就没有知觉了,怕痛的话,让太医给你开止痛药。”这么一点痛算什么?

    当初,她可是在完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,缝合自己的手腕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左手腕上的翡翠手镯,纪云开笑了笑。

    她会的,一定会找出,是谁害死了原主。

    “公主,镜子来了。”侍女取来镜子,却被长公主一把打掉了,铜镜落在地上,哐当作响,屋内的侍女和医女吓了一跳,纷纷跪下请罪。

    纪云开看也不看,合上眼箱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不能走……”长公主见状,高声唤道,纪云开却是头也不回:“公主,接下来的事不需要我,你随便找个太医给你开药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搭理长公主,头也不回的离去,长公主大怒,不断地叫人拦住纪云开,可却无一敢上前,一个个磨磨蹭蹭的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出来时,那群老太医还在,见到纪云开忙寻问长公主如何。

    “众位放心,医女已经把长公主的伤已经缝好了,没有大碍。”纪云开直接把功劳推给了医女,并不占功。

    拜托,她和长公主身份相当,且与长公主有仇,就算她心胸宽大不计前嫌为长公主医治,也要考虑自己的身份呀。

    要她堂堂燕北王妃,给长公主缝那个鬼地方的伤,和跪舔长公主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别说长公主还没有那个本事让她跪舔,就算有她纪云开也不会做这种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