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56章356同行,卖了莫问先生!

    第356章 356同行,卖了莫问先生

    古楼先生一行人为何会来道歉,是基于什么原因才来道歉的,纪云开用膝盖想也知道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还算识大体的女人,旁人给了她面子,她自然也会给人面子,古楼大师既然当众道歉了,纪云开自是不会再为难他们。

    不需要古楼几人开口,纪云开就体贴地道:“古楼先生,莫问先生就住在至道学宫,你可知?”

    是的,纪云开不是直接给他们答案,而是把莫问先生给卖了,推莫问先生出来背黑锅。

    经过端王世子昨晚的科普,她很清楚莫问先生在读书人心中的地位,在这些读书人心中,莫问先生就是活的圣人。

    他们不能接受败在一个女人之下,可要知道她出的那道题与莫问先生有关,他们就会心悦臣服。

    这就是权威的力量!

    “莫问先生?你说莫问先生在至道学宫?这,这是真的?”古楼先生惊呆了,双眼放光地看着纪云开,要不是萧九安就在一旁,他肯定会激动的上前,死死握住纪云开的手。

    难怪,难怪纪云开能难住他们,原来是莫问先生在背后出题,败在莫问先生之手,不冤,一点也不冤。

    莫问先生神出鬼没,自成名后就极少有人再看到他,要是能见到莫问先生,哪怕只跟他说上一句话,那对读书人来说也是天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你说的是真得?是莫问先生?他就住在至道学宫?”不仅古楼先生激动,就是至道学宫的管事也是又震惊又激动。

    他们在至道学宫数十年,怎么不知莫问先生就在至道学宫?

    莫不是隐性埋名?

    “莫问先生?这怎么可能!”天武公主不敢置信地看着纪云开,她不相信纪云开有这样的好运,可是……

    现实不会因你不信,就会改变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理会天武公主,说道:“嗯,他就住在后院的小木屋,屋前有一棵桃树,桃树下有一张石桌,上面刻的是棋盘。”为了方便众人更快找到莫问先生,纪云开说得十分详细。

    “对了,对了,一定是莫问先生,莫问先生最爱桃,其次是好棋。他说此生要喝尽桃花酒,下尽人生棋。”听到纪云开的描述,古楼几人就更兴奋,连一秒也不肯多呆:“燕北王妃,我们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众位先生快去吧,不然莫问先生走了,你们又白跑一趟了。”纪云开笑咪咪的坑了莫问先生一把,没有一丝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,我们也不送你了。”至道学宫的人也不甘势弱,匆匆行个礼,就赶紧往后院跑。

    那可是莫问先生,是活得莫问先生呀。

    快,快去禀报学宫主,告诉他莫问先生就在至道学宫,这次他们可不能把人放走了。

    门口的人,很快就散了一半,除去萧九安一行人外,就只有天武公主的人马了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还震惊在莫问先生的消息中,她震惊地看着纪云开,久久无法收回视线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无意与天武公主说话,扭头对萧九安道:“王爷,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

    撵轿都准备好了,人也打发走了,还留在这里干什么?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没有拒绝,率先朝撵轿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,燕北王你等一等。”天武公主见到萧九安走了,这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公主有事?”萧九安倒是如愿停下来了,可语气十分冷漠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强压心中的不满,以及想要见莫问先生一面的冲动,说道:“我也要回京,我们一同可好?”

    “路这么宽,公主想怎么走就怎么走。”萧九安没有应下,但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人都出来了,他拒绝有用吗?

    马路这么宽,他还能不让天武公主走?

    可萧九安的不拒绝,看在天武公主眼中就是同意,天武公主面上一喜,继续道:“燕北王,我有事想要跟你说,我们谈谈可好?”

    风华录的排名不算什么,它并代表一个人的真实实力,许多人都不介意风华录上了排名,尤其是实力强的人,但是……

    实力不够强的人,却十分在意风华录上的排名,尤其是名次往下降、十方世界评价越来越差的人,就越加的在意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下降五名,且评价从“天骄”到“天娇”可想而知,那些看到排名的人,会如何看她?

    她原来是天之骄女,是可以跟众多男人一争的骄女,可现在呢?

    却只是娇娇弱弱的小女子,这是她不能接受的,最让她不能接受的,还是纪云开的上榜,且在她之上。

    纪云开算什么?

    一个要才无才,要貌无貌的女人,凭什么排在她之上?

    她不服!

    可不服也无用,她压根不知十方世界在哪,她不服也没有办法去找十方世界的说理。

    是以,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借助外力,重新做回天骄女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一直想要得到萧九安的相助,为此不惜放下面子与骄傲,可是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一直拒绝,这次也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“本王跟你没有什么好谈的。”萧九安头也不回,登上撵轿。

    纪云开听罢,无声一笑,不疾不徐的走上撵轿,并没有回头去看天武公主。

    作为胜利者,她没有必要非欣赏失败者的丑态不可,她只要知道她赢了就行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与纪云开一前一后坐上撵轿,和来时一样,即使两人同坐在小小的、幽闭的空间内,也没有说话,气氛虽不尴尬,但绝对不美好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与纪云开起程出发,却不知学宫里的人,因纪云开的一句话而瞬间欢腾了起来,莫问先生的住处也被人团团包围了,一群读书人全部涌向后院,将莫问先生的住处堵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莫问先生连出门都不敢,直到学宫主听到消息,匆匆赶来,把人群疏散,才让莫问先生出来。

    莫问先生一出来,就寻问是谁泄露了他的消息,一听到是纪云开,莫问先生当时就哑口了,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,只能暗骂唯小人与小女子难养也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