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55章355道歉,别有目的…!

    第355章 355道歉,别有目的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纪云开回到小院前,先去了一趟厨房,让人煮了几个鸡蛋,除去两人吃掉的,其他的都拿来敷眼睛了。

    等到她从厨房出去,神情已恢复如常,眼睛也不红了,让端王世子大呼女人真是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白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有时候,不是女人厉害,是被逼的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她不能红着眼睛回去,因为她无法面对萧九安的怀疑,也无法应对他的盘问。

    撒谎不是她的风格,而实话实说后患无穷,小事会变大事。

    两人回来时,燕北王府的人已将车马准备齐,随时都能出发,萧九安看到一同回来的纪云开与端王世子,一句话也没有说,直接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王爷好像不高兴。”端王世子看了纪云开一眼,提醒她小心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笑,没有说话,跟在萧九安身后,带着侍卫浩浩荡荡的往外走,刚走出院子,就看到了前来送行的夫子、先生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王妃,至道学宫风景不错,两位不如多留几日?”至道学宫的宫主并没有出来,来的是几位有名望的夫子,和学宫的管事。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萧九安冷冷的拒绝,没有停下来:“众位不必相送。”他早上虽去告辞了,可却没有要人相送的打算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冲着至道学宫来的。

    “王爷进来是客,客人要离去,岂有不送的道理。”学宫的夫子说话十分谨慎,也十分高傲,时刻不忘表明,至道学宫与天启无关,即使他们在天启的地盘。

    “客?”萧九安听罢,冷冷地看了对方一眼,虽什么都没有说,可那一眼却别俱深意。

    真要说是客,至道学宫的人才真正是客。

    且,至道学宫虽不归天启管束,可学宫的夫子与学子却是以天启人居多,就算不是天启人,也是南疆、北辰和天武的人,这一个个还真当自己是十方世界的人了,也不看十方世界认不认他们。

    显然,学宫的夫子也想到了这一点,面对萧九安的冷讽,众人一默,没有言语,只默默地跟在萧九安身后,送他们一行人离去。

    此刻,为他们送行的并不止有至道学宫这几人,南瑾昭站在学宫最高楼,居高临下的看着往外走的萧九安与纪云开,缓缓露出一抹笑:“纪云开,我们还会再见的。”

    刚从莫问先生的木屋回来的凤祁,也听到了这个消息,他快步赶了过来,但却没有上前,只是远远地看着与萧九安走在一起的纪云开,无声一笑……

    其实,能这么看着云开小师妹,他就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在院内,听到萧九安与纪云开离开的消息,从容的起身,下令回城。

    她需要找机会与萧九安单独相处,而没有比路上更好的时机了。

    以古楼先生为首的几位大儒学者,在听到萧九安与纪云开要离开的消息,犹豫再三,一行人还是决定出来找纪云开道歉。

    是的,道歉!

    圣人云: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

    他们虽受有人心煽动,过来给凤祁难堪,可终归还是读书人,有读书人该有的品德,而他们一群读书人为难、辱骂一个女子本就不对,去道歉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心动就行动,古楼与他交好的几人不再犹豫,一同往外走……

    好巧不巧,三方人马就在外面遇到了,天武公主先到,可她一向识大体,怎么可能会跟古楼先生抢话?

    天武公主不知这些人的来意,只当他们这群读书人不甘心,想要找纪云开的茬,是以见到古楼先生等人,不仅摆手让他们不必多礼,还后退一步,把场子留给他们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。”古楼先生几人虽然有些迂腐、固执,但却不是什么蠢人,上前便客气的行礼。

    礼多人不怪,他们是来道歉、请教的,客气一些又何妨?

    “有事?”对这群爱找茬的读书人,萧九安自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古楼几人颇为尴尬,可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王爷,我们几人是来给王妃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不管燕北王妃这个女人讲不讲妇德,失不失礼,他们辱骂人总是不对的,他们不能因为别人犯了错,就认为自己犯的错不是错误。

    是以,他们是真得需要道歉,为自己失礼道歉。

    “道歉?”萧九安剑眉微挑,明显是不信,纪云开也是一愣,只是他们反应再大,也不如天武公主的反应大。

    “道歉?你们好好的道什么歉?”天武公主说得又快又急,声音尖锐高昂,明显是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昨天一事,不管最终纪云开如何漂亮的反击,只要这群读书人死咬着纪云开有错,那么纪云开就是有错,昨天那群读书人骂她的话,也将永远烙在她身上,可是……

    要是古楼几人不道歉了,那纪云开还有错吗?她还需要背负那些难听的骂名吗?

    尖锐的嗓音让古楼几人不快,可古楼几人仍旧好脾气的道:“我们做错了事,自然要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古楼先生,你们没有错,你们不必道歉。”天武公主急切的劝说,希望打消古楼先生几人的念头。

    可读书人一向固执,他们决定的事,哪是那么容易就能改变的。

    古楼先生一脸严肃的道:“是非对错自在人心,天武公主,我们自知有错,今天是诚恳的来给燕北王妃道歉。”所以,你就一边儿去,别给我们添乱。

    这话古楼先生自是不会说出来,但他表现出来的意思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说完,古楼先生也不再与天武公主多言,郑重其事的对纪云开作了一个揖:“燕北王妃,我们是为昨天辱骂、指责你一事,来给你道歉的,还请燕北王妃大人有大量,原谅我们。”

    认错就痛痛快快的认错,古楼先生没有去找理由,说什么心急、失控一类的话。

    不管是心急还是失控,都是自己的事,与旁人无关。

    纪云开也不扭捏,大大方方的受了众一礼:“我接受你们的道歉,同时我也要给你们道歉,我昨天也多有不对,还请众位先生不要跟我计较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后退一步,同要是作揖致歉。

    古楼先生一行人见状,连呼不可,不可……可纪云开执意一揖到底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大才,是我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”古楼先生一脸感慨,隐有羞愧之意。

    他们连个女人都不如,要知道他们会来道歉还是有目的,只是现在那目的,他们再也说不出口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