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47嫁谁谁就是皇帝!

    大家说的都有道理,最后要听谁的?

    小长泽看了看左边的将领,又看了看右边的将领,最后……

    视线落在,最中央那个将领身上,小脸皱了皱。

    大家说的都对,那就都听大家的!

    小长泽竭力回想起,刚刚几位大人说的话,然后努力站直,摆脱小奶腔,说道:“严惩闹事的,把同意去天启的,全部带到天启去隔开。对了,不能让他们与外人接触,他们只要干活就行了。你让他们多干活,多种一些田地,种子没有……没有就去找我娘!”

    后面那句是小长泽说到一半,特意加上去的。

    他能说,他说到一半,突然记起这段吗?

    说完后,小长泽回想了一下,觉得自己没有说错,跟几位将军说的一样的,顿时有了信心,可以继续往下说了:“不想去的,扣三天的粮食,不能死人,要让他们活着。”娘说,要爱民如子,能不让无辜百姓受死,就不让无辜百姓受死。

    看,他可乖可孝顺了,娘说的话,他一遍就记住了,还用上了。

    长泽说完,大殿有片刻的死寂,一众将领皆呆在原地,一点声音也没有……

    小狼崽子和长泽懵了,为了保住“英明神武”的少主形象,长泽极力克制,才没有吓懵,他悄悄地看了小狼崽子一眼,发现小狼崽子也是一脸懵的,好似不知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墨墨哥哥,我说错了吗?

    长泽看着小狼崽子,瞪大眼睛,用眼神寻问小狼崽子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默默地摇头……

    他就没有听懂,他哪里知道对错。

    我就知道,我没有错!

    跟小狼崽子完全不在一个频率上的长泽,根本没有弄懂小狼崽子的意思,以为小狼崽子这是肯定他没有错,顿时得意起来了,先前的小不安也消失了,小腰身挺得直直的,小下巴抬得高高的……

    看,他就是这么聪明,连墨墨哥哥都说他是对的!

    这群愚蠢的凡人,要敢说他错了,他,他就……就去找他娘!

    哼!

    他娘那么聪明,一定知道他没有错!

    长泽自信十足,而一众将领也一一回神了,看到“自信淡定”“矜持高贵”“从容有度”的长泽,一个个激动的热泪盈眶,齐齐单膝跪下,高呼:“少主英明!”

    他们家少主真的太聪明了,这才多大?

    不过是五六岁的孩童,他们原先就没有指望过,他们家少主能说出什么话来了。他们故意给少主一个下马威,只不过是希望少主明白自己还年幼,别那么大胆的到处闹腾,他们真的怕,怕少主出事呀!

    现在,他们还怕什么?

    他们少主这么英明,小小年纪便见解不凡,不仅能听懂他们的诉求,还能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来,这简直是天才!

    虎父无犬子!

    王爷英明神武,少主也不是凡人也!

    一众将领激动不已,就差没有把长泽当成神了,他们看长泽的眼神也变了,再不是之前看孩子似的眼神,而是疯狂的、崇拜的,佩服的……当然,还有慈爱和羡慕。

    长泽毕竟年纪小,而在军中除了他和小狼崽子外,就再也没有孩子。军中这群将领大多数都成家了,家里都有孩子,他们很多人的孩子,或者孙子,就和长泽差不多大小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家的儿子(孙子)跟少主一比,那真是货比货得丢,人比人得死。

    他们家的孩子,跟少主相比,那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就拿今天这事来说,要是他们家的孩子,别说拿出办法来,能听得懂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不对,他们都不指望家里的熊孩子能不能听懂,家里的熊孩子,在这种场合,能有胆量站稳,能有胆量听进去,他们就满足了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不用想也知,他们家的熊孩子,一定做不到。

    别说他们家的熊孩子,就是他们自己,也不一定能做得比少主好。

    “少主这般有才,王爷有后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,同样是娶妻生子,咱们王爷娶个王妃跟天仙似的不说,还跟仙女一样,能化腐朽为神奇,能催生万物,给我们带来粮食与新生;生个儿子,自个一天没有教,也比别人家的聪明,你说……这都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纪云开那一手催生万物的本事,外面的不知道,燕北军却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王爷手上有没有粮,燕北有没有粮,外人不知道,他们却是清楚得很!

    他们燕北……一颗粮食都没有,要不是王爷和王妃出现,他们连草根都没有得啃了。

    而王爷和王妃回来,什么也没有带,却凭空生出无数的粮,还是新粮食,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更不用提,之后不断有人来投奔王爷,而不管来多少人,他们都能拿得出足够的粮食,要说这里面没有问题,谁信?

    当然,他们家王爷与王妃,也没有刻意隐瞒他们,因为……

    没有必要!

    他们家王妃就是有逆天的本事又如何?

    放眼四国,谁敢动他们家王妃?谁敢伤害他们家王妃?

    谁又有能力,把他们家王妃抢走?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和王妃,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,压根不担心会出事,自然也就没有必要藏着掖着,如同小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能跟王爷比?王爷是什么人?你是什么人?王妃那是天仙下凡,除了王爷就没有人能配得上她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还记得吗?当时……先,先皇给先皇赐婚的时候,就说王妃是母仪天下之相,是天生的凤命。你看……先皇不肯娶王妃,结果就成了亡国之君,而咱们王爷呢?呵呵……”那将领说到一半,突然猥琐一笑。

    但他的话,却引来众人一致的附和:“你还别说,这还是真的……要是先前那个皇帝,娶了咱们王妃。有咱们王妃这手催生万物的本事在,就不缺粮食,而有了粮食,在这乱世之中就能养兵马,收拢民心,不担心守不住天启的江山。可你看前面那个皇帝,就是没有这个命呀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起来,咱们王爷最能耐的就是娶到了王妃。就王妃这合格,不是她嫁给皇上才能成为皇后,而是她嫁谁,谁就是皇帝!”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,就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“王妃她嫁谁,谁就是皇帝!”

    “看看咱们王妃,天仙国色也不为过,王爷能娶到王妃,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