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70章570得她,得天下!

    第570章 570得她,得天下

    大冷的天,魔教七子胸前长草不说,且两天一夜过去,那草不仅没有冻死、枯死,甚至越来越鲜艳,越来越鲜嫩,一看就知能活许久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

    想来也是,有鲜血和人的体温温养,生命力极强的小草,怎么可能会轻易死去。

    “少主,我们这要怎么办?”七子中的老大,指着自己胸前的草,哭丧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胸前多颗草一直泛疼不说,做什么都不方便,一碰就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等明狂回来,他定有办法。”被称为少主的男人带着一块鬼面,看着狰狞无比,但声音却低低柔柔的,似乎有些中气不足。

    “少主,邪医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回来?”七子在魔教总部的地位并不高,但就是他们对少主也没有多少客气,说话很是随意。

    “慢则后日,快则今日。”鬼面少主像是不知道会生气一般,仍旧轻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们就再等等。”七子叹了口气,转身走了出去,连个礼也不曾行,可见他们根本不把鬼面少主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在黑石山没有什么能瞒得住魔教的人,当邪医明狂在预定的时间内没有回来,魔教的人就知道他出事,派人一查,就知他被萧九安的人抓走了。

    “少主,邪医被燕北王的人带走了,现在怎么办?”七子最关注邪医明狂的消息,第一时间便找上了鬼面少主,要他拿主意。

    然,鬼面少主听罢,却道:“人在燕北王手上,你们的事只能去找燕北王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,邪医是为你的身体才出去寻药的,现在他出事了,你不能不管他呀。二·八·中·文·网”七子自知萧九安有多缠,根本不敢单独去找他,便想让鬼面少主出面。

    鬼面少主不懂武,甚至因为先天体弱,比普通人还不如,但是他有脑子,有身份,且就算他什么也没有,七子也不担心,左右死了就死了,教主可是没把少主当回事实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本少主怎么做事,还要你们教?”鬼面少主看着七子,声音依旧温柔,但明眼人都知道他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属下不敢,只是少主此举,难免让人心寒。”七子嘴上说着不敢,话里却给鬼面少主挖陷阱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是什么人?他不会对明狂下手,至于你们?想活命就去找燕北王,不想就乖乖呆着,左右这草一死半刻要不了你们的命。”鬼面少主收回眼神,不在看七子。

    七子又气又恼,可他们现在这个样子,也不敢逼迫鬼面少主,只能口头上威胁:“少主要是不管我们的死活,我们可就是去找大护法他们了?想必大护法很愿意帮我们。”

    他们七人在魔教听从少主的命令,按说作为少主的打手,他们应该很风光才是,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在魔教,少主几乎没有地位,作为少主的人,自然也比旁人低三分。是以,不管教里有什么跑腿、出头,没好处的事,都是叫他们去做。

    比如,去试探萧九安这事,就被交到了他们手里。按说不是少主直接下令,他们可以拒绝,可是没个硬气的主子,他们哪里敢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鬼面少主和满不在乎的道,根本不把魔教七子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魔教七子咬牙切齿,无奈之下又求上了魔教的大护法,然大护法这个时候哪有闲功夫搭理他们。

    “离燕北王所说的十天之约还剩八天,我没有闲功夫管你们的事。”说完,就让人把魔教七子丢了出去,完全不把这七人的死活当回事,或者说在魔教众人眼中,这七人已是死人了。

    当众被大护法丢了出来,魔教七子颜面尽失,七人这时已无脸见人,缩在魔教一角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们现在要怎么办?这草看着死不了。”七子最小的老七,扒开衣服,指着胸前的草,眼泪都要出来。

    这草拔不得,割不得,难不成让他们在身上长一辈子?

    要是能长一辈子也好,可偏偏这草邪性,越长根扎得越深,等它的根扎到了心脏,他们还能活?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们真的要去找燕北王吗?燕北王杀人如麻,我们去找上他,恐怕只有死路一条。”燕北王可是驰骋沙场的悍将,对他们绝不会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“不找他,我们也没有活路。”整个魔教只有邪医一个大夫,而邪医跟少主的关系最好,他们跑去找大护法的举动,等于是把少主得罪死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去找圣女,圣女不是跟燕北王有仇吗?指不定会帮我们。”魔教七子皆是四肢比脑子发达的人,唯有老二会稍稍用点脑子,但他这次用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当她是我们的圣女,不过是教主半路找来的,现在还不肯听话呢,而且她自己的伤还没有好,自顾不暇,哪有闲功夫帮我们。”老大知道的稍微多一些,且对新出来的圣女纪馨没有好感。

    “死马当活马医呀,我们用燕北王的消息交换,圣女肯定会同意。”老二仍旧不死心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都是刀口舔血,随时都会丧命,但能活着谁不想活着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老大一脸犹豫,最终架不住其他六人都同意,只得点点头。

    七人不敢惊动其他人,悄悄前来求纪馨。

    在邪医明狂的医治下,纪馨此时已经能坐起来了,只是下半身仍旧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圣女,我们手上有燕北王的消息,想求你帮我们一个忙。”作为一个在魔教毫无根基的圣女,看在教主重视她的份上,魔教七子对纪馨还算客气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的消息?先说说……”在魔教,纪馨也不去装什么天真无知的少女,她就是她,独一无二的纪馨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人在黑石山,要我们交出你,如果不交出来,就派兵攻打我们。”七人不疑有它,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他们都是魔教的人,他们把消息拿出去了,纪馨就该帮他们吧?

    要不帮,以后她在魔教还有信用可言?

    他们魔教的人,虽然被江湖的侠客说成卑鄙无耻、忘恩负义的小人,但基本的信用还是有的,尤其是对自己人。

    是以,魔教七子半点也不担心纪馨收了消息,却不帮他们。

    “燕北军带兵来了?”纪馨面上平静,心里却是波涛汹涌,恨不得跳起来欢呼一场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燕北王知道她出事了,一定会带兵来救她。

    毕竟她是纪馨,是能号令百兽的纪馨,得到她就等于能得到了天下,只要燕北王还是那个燕北王,就一定不会丢下她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