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50章350夜探,拯救被你祸害的花花草草!

    第350章 350夜探,拯救被你祸害的花花草草

    萧九安出了院子,几个起落就消失在黑暗中,片刻后出现在至道学宫的最高楼,而南瑾昭早已在等候。

    “南瑾昭!”萧九安站在楼顶最高处,冷冷地看着毫无形象,背对着他,拎着一壶酒,坐在屋顶上的南瑾昭。

    “终于来了,等你许久了。”南瑾昭没有起身,只是将身边的一坛酒,反手从后面丢给了萧九安:“放心,没有毒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接过,却没有喝了:“孤身来天启,不怕我杀了你吗?”

    风吹的他的衣袍不断地飞舞,衬得他这句话也多了几分杀意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又如何?杀了我还会有其他人,南疆不缺南疆王。”南瑾昭浑不在意的说道,并不将生死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生与死于他而言不过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你与别人不一样。”南瑾昭继位后,南疆的毒草 药草、毒虫、毒蛇多出不止百倍,这对天启是一个极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对,我没有野心,我不想挥兵天启,我不想入主天启,更不想灭了天启,我南瑾昭与任何人都不一样。”南瑾昭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轻雅,可却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他在告诉萧九安,他是真得没有野心。

    “不,你的野心更大,你想要南疆更强大,你想要在南疆称帝,你想要南疆与天启、北辰并立,你想要南疆成为四国最强。”南疆在数百年前是天启领土,南疆王虽由南疆人担任,但却要得到天启的认可。

    可不知什么时候,南疆越来越强大了,野心也越来越大了,后来南疆人所索性自立为王,不承认天启的统治,甚至现在已成为北辰、天武认可的国家之一,至于天启的认可?

    天启不认可也无用,南疆根本不在乎天启的态度,甚至野心勃勃的想要吞闭天启。

    “我在自己的国家折腾,干你何事?”南瑾昭扭头,看着萧九安,神情带着一丝倨傲。

    “你在南疆怎么折腾,本王没空管你,但你不该来天启折腾。”南瑾昭来天启只是为了送药草,接他那个蠢笨的侄子?

    萧九安不信。

    南瑾昭这人乃是天下最无情的人,上一任南疆王是他哥哥,是他亲手杀的;上上一任南疆王是他父亲,也是他亲手杀的,甚至他的母亲也是他亲手杀的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人,怎么会有情。

    “我不来天启,怎么能拯救被你残害的花花草草草,你看看……你才在至道学宫呆了多久,至道学宫的花花草草就失了精神。”南瑾昭随手一指,至于他所指的方向有没有树,这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“南瑾昭,别给本王打哑迷!”南瑾昭话中有话,他说的绝不是什么花花草草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认真给你说……你的王妃纪云开不属你,她属于我,属于我南疆。你让我带她走,我把南疆皇室和五十六毒宗的人全部送给你,随你杀着玩。”月光洒在南瑾昭的脸上,柔和了他的脸,照亮了他带笑的眉眼。

    这就是南瑾昭,他可以面带温暖的笑,说着天下间最肃杀冰冷的话。

    不管是南疆皇室还是南疆五十六毒宗,都是萧九安欲杀之而后快的人,为了杀了他们,他可以不惜任何代价,但是……

    现在斩杀他们的机会就在面前,萧九安却没有一丝欢喜,甚至很愤怒。

    “放肆!本王的本王也是你能觊觎的!”心里似有无名的火气涌出,有那么一刻,萧九安差点失控的拔刀,在至道学宫杀人。

    “觊觎?不不不,她本来就是我的,萧九安你应该明白,你的王妃与众不同,她天生就属于我南疆,属于我。”先前只是怀疑,可是望风崖的事让他肯定,纪云开就是他一直要找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有她,南疆必会更强盛,而有她,他也不会寂寞。

    “南瑾昭,从天启的地盘滚出去,本王不想见到你!”萧九安的手已放在剑柄上,可却没有动。

    在至道学宫并不适合动手,他不想惊动十方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而这也是南瑾昭躲在至道学宫的原因,在至道学宫你只可文斗,不可武斗,不然十方世界的人一定会出面。

    “不把她带回去,我是不会走的,你不珍惜她,还不允许别人对她好吗?”今日惊鸿一瞥,让他更加坚定带她回去的决心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京城只会困住她,恣意洒脱才是她,把她交给他,她才能绽放出最美丽的风华。”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,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,只求带纪云开回南疆。

    “她是本王的王妃,这辈子只能在本王身边,哪怕是死!”萧九安看着南疆王,一字一字,说得缓慢而低沉。

    南瑾昭沉默片刻,说道:“你太自私了,你这是在扼杀她的天赋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他的人,他绝不放手,哪怕是对纪云开更好。

    “你那么讨厌她,把她留在身边有什么用?你缺大夫吗?要缺的话,我送你百名南疆巫医,甚至药门的大弟子,我也能帮你找来。”他查过,他知道萧九安有多厌恶纪云开,他不认为萧九安把纪云开留下,是因为喜欢。

    萧九安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,他只是不允许旁人动他的东西,当然也包括人。

    以前的萧九安身边没有人,或者说没有亲人、家人,现在有了一个不算亲人的家,想要他放手确实很难。

    可在难,他也想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“再多的人也不是本王的王妃,本王的王妃无可取代,南瑾昭,你死了这条心吧。”他是绝不会让纪云开随南瑾昭走的,哪怕南瑾昭拿整个南疆做交换他也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想要什么自,己会去争取,他绝不会拿他的人去交换,无论是天武的江山还是南疆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人……真是惹人讨厌,怪不得那么多人想要你死,我现在也很想要你死了。”萧九安死了,他就可以带纪云开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杀不了我,也不敢杀我。”这里是至道学宫,他不能动手,南瑾昭也不能动手。

    另外,他要死了,三十万燕北军绝不会放过南疆,哪怕是鱼死网破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