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46听谁的!

    遇到不懂的事,一定不要乱说话,最好是不要说话。

    遇到解决不了的事,一定不要慌乱,最好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只要做到这两点,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,毕竟……

    他们是当人家主子的,遇到事情,不需要他们想怎么解决,底下的人自然会去想,他要做的就是从中,挑一个不算离谱的方案。

    要是挑不出来,就把这事往下拖中,然后……

    回去找爹娘!

    这天下,没有什么事,是他爹娘解决不了的。

    是以,小长泽在听到将领们的话后,一句话也没有说,一点表情也没有,白嫩的小脸绷得紧紧的,一副我很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副将久久没有得到回应,悄悄地抬头看了一眼,就对上小长泽没有表情的脸,当即吓了一跳:“少,少主?”我的老天爷呀,少主不说话的时候,好像王爷呀!

    不,不,不,是比王爷还要吓人,好可怕呀!

    “嗯。”长泽表示,他还是很有礼貌的,他爹让他尽量不说话,但别人叫他,他还是给了回应。

    看,他多乖。

    长泽却不知,他此时不回应,比回应更叫燕北的将领们害怕!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的应一句的样子,与王爷一模一样,燕北的将领在小长泽面前,就有一种面对王爷的错觉。

    当下,这些老油条们,也顾不得给少主下马威一类的想法,一个个老老实实的站直,站在前方的主将,更是用前所未有的谦卑姿态,问道:“少,少主……这事,我们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长泽努力瞪大眼睛,看向在座的一坐将领们,一言不发……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,要怎么办?

    他要知道怎么办,早就说了,才不会不说话呢。

    长泽没有说话,小脸更冷了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,我很不高兴的气息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站在长泽身旁,脸色也很不好看……

    长泽不知道,他却是清楚。

    这些人,是故意在为难长泽。

    长泽才多大,他比长泽大那么多,都不懂得如何处理这些事,这些人居然拿这么复杂的事来找长泽,这不是摆明了让长泽出丑吗?

    一群坏人!

    我记住你们了!

    你们给我等着!

    小狼崽子一句话也没有说,但他的眼睛却像是刀子一样,从在座的每一个人身上扫过。

    他要把这些人记下来,回头一个个给他们教训,让他们明白,长泽不是那么好欺负的!

    在座的将领们,刚刚被小长泽神似王爷的气场,吓得险些跪了下来,现在……

    又被小狼崽子无声恐吓一番,一个个恨不得现在就跪下求饶!

    他们错了,错了还不行吗?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好想哭!

    现在的小孩子都怎么了?

    这一个个的,是要逆天吗?

    这么可怕?

    一座将领再也兴不起,要给小长泽一个下马威的想法,一个个急于在小长泽面前表现,忙着出言献策:“少主,要不……我们严惩闹事者?”

    “少主,那些人只是想要,跟天启百姓一样的待遇。我们天启地多人少,正是需要人的时候,可以要求他们放弃在天辰的一切,跟我们回天启,成为天启的百姓,就能享受在天启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,现在是战乱时期,胡乱把人带回天启,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,我个人建议,还是先给他们一部分粮食,让他们自己去种粮,能自给自足就行了。这些百姓虽然是被人煽动的,但他们本性并不坏。北辰的自然环境太恶劣了,我们要是不管他们,他们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,闹事的人一定要严惩,跟着起哄的人,则扣他们三天的粮食,警告一二。我们没有入城前,他们也没有粮食,这么多天都熬过来了,再多熬三天也不算什么。扣他们的粮食,就当是我们给他们一个教训,待三天后,再给他们发一些粮食,保证他们一个个服服贴贴的。”

    “北辰自然环境不好,再好的种子洒在北辰,北辰的百姓再能干,收成也有限。北辰的百姓就像是一个无底洞,我们往里面填再多的粮食,也不够。与其浪费粮食,不如把北辰的人迁走。虽说现在还是战乱时期,但我们可以把北辰的人集中管理,让他们无法离开,不能与外人接触。这么一来,就算他们套到了消息,也传递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。这群北辰人都是蛮子,怎么能让他们去咱们天启。咱们天启缺人是暂时的,等到稳定下来后,朝廷鼓励大家多生孩子,不到二十年,我们天启就有人了。北辰这些人一个个人高马大的,又肯干,又能吃苦,他们要去了天启,不是抢我们天启人的活路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将领各有各的想法,各有各的说词,长泽听这个的觉得有道理,听那个的,也觉得有道理,听了半天还是不知怎么办……

    “墨墨哥哥……”趁一众将领还在争吵的时候,小长泽默默地看向小狼崽子,想要从他那里,征求一点意见。

    大人的世界好复杂,好难呀,他明明听懂了,可为什么还是弄不明白呢?

    小长泽觉得,他脑子像是有一团棉线,这团棉线还是乱的,缠在一起,明明每一根都能看到,却分不清哪是头,哪是尾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双手一摊,表示爱莫能助……

    这种复杂的事情,他真的不会!

    他宁可出去跟人打一架,也不想去想这种复杂的事情,太难了!

    “少主,你有话要说?”吵闹的将领们,听到小长泽的声音,立刻安静了下来,齐刷刷的看向小长泽,那态度……

    要说有多恭敬,就有多恭敬。

    他们真的吓怕了……

    这两孩子,不管哪一个,都不是他们能惹的,他们惹不起,只能捧着!

    “嗯。”什么也没有弄明白的小长泽,再次恢复面无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要说什么?

    他不知道呀!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大人的世界好复杂,好可怕,他什么也弄不明白。

    爹只教了他,遇到不懂的不吭声,摆出面无表情的样子就行,可没有告诉他,要听谁的呀?

    大家说的都好有道理,他要听谁的?

    小长泽陷入迷之混乱中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