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45教子!

    当你一无所有,饿得快要啃土的时候,有一个馒头你就满足了。当你有了一个馒头,发现给你馒头的人手上还有肉后,你不仅不会满足,还会怨恨……

    如果只有一个人,就算心中有怨也闹不起来。没有人煽动,只有一个人,不可避免就怂了,但人多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人一多,有心人一煽动,一个想闹就会带动其他人也跟着闹。而且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人人心中都有法不责众的想法,这么多人闹事,上面不可能全杀了不是?

    当然,也有侥幸心理,都觉得犯事的人这么多,怎么可能就自己倒霉?

    人人都觉得自己是特殊的,是特别的,殊不知……

    这世间根本没有那么多特殊的人,于大多数人而言,不过是云云众生中的一员,有你没你,都不会改变什么。

    初时,燕北军看到闹事的百姓还慌了一下,后来……

    见闹事的人越来越多,他们反倒冷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类似的情况,他们曾经在天启见到过。

    左右不过是拿道德标准来压人罢了,仗着自己弱,就觉得自己有理,真是惯得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是北辰皇子又怎么样?北辰给了他们王爷封地吗?

    北辰皇子那么多,那些个皇子都只会向百姓征粮,他们家王爷不像北辰的百姓征粮,还给他们发粮食,那还有错了?

    一群不知所谓的愚民,被人一煽动,就露出了隐藏在心中的自私!

    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,这话真的没有错。

    燕北军的将士们,在同情这些百姓被人愚弄的同时,又觉得他们活该。

    如若,他们的内心不那么自私,不那么阴暗,也不会轻易被人煽动,不是吗?

    燕北军没有纵容这些闹事的人,当然也没有打他们,所有人齐齐后退,然后……

    在北辰的百姓冲上前的时候,一队士兵出现,将这群百姓推开,禁止他们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你们要干什么?你们这是要杀人灭口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我的粮食,我的粮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样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燕北的士兵拿出战斗的状态,将普通百姓一一隔开,那些闹事的人一看,顿时心中不安。

    他们发现,事情好像失控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燕北军的将领高声道:“停止发粮,去请示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停止发粮?凭什么?你们凭什么停止发粮?这是我们的粮食,你们凭什么停止发给我们?”

    “停止?你们有什么资格说停止?燕北王是我们北辰的皇子,他救我们是应该的,你凭什么停止发粮食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贪墨我的粮食,我告诉你们……你们最好现在给我们发,多发一倍,不,是十倍。不然我就去告你们,告你们贪墨粮食。”

    “老天爷呀,这是不让人活了。我就知道你们天启人不是好人,说什么来帮我们,还不是不管我们死活。”

    “老天爷呀!老天爷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排队领粮的百姓,顿时哭天喊地的叫了起来,而先前领了粮,不敢表现不满的人,见到这里的动静,忙将刚领到的粮食藏起来,飞快的往家里跑。

    在纪云开的潜移默化下,不管是发粮令,还是救助人质,燕北军一向实施先小孩,后老人与妇人,最后才是青壮年的做法。

    燕北军抵达这座城时,城中的小孩、老人与妇人已死了大半,余下的并不多,而且他们相对胆小、怕事,根本不敢闹,就算闹也闹不起来,他们很快就领走了粮食。

    这些没来得及领走粮食,被人煽动在这里闹事的,全是青壮年。是以,将领下令不给他们粮食,半点也不觉得自责。

    那些拿着粮食走远的老人与妇人,回头看到闹事的青壮年,一个个摇头叹息:“人心中足蛇吞象,自作孽不可活呀。”

    “没的吃的时候,怕吃的,有的吃了,想要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人呀!”

    这群老人与妇人承认,他们先前听到争论,故意走的慢吞吞的,是想等他们争讨出结果,如若能让燕北军多给他们一点粮食,他们也能占点便宜不是?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眼见便宜占不到了,他们自然不会再留。

    燕北军给的粮食不多,但总比先前什么吃的都没有的好,这些吃食,省一省,或者混着菜叶子煮一煮,吃三天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三天后,三天后再想办法!

    老人、妇人和孩子一走,闹事的青壮年也察觉到不安,但他们现在骑虎难下,根本没有办法退缩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想要退缩,燕北军也不会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燕北军的将士们,也不跟他们争辩,更不跟他们打闹,只将他们围起来,防止他们乱蹿,闹事,然后等待小狼崽子与长泽殿下来处理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说的请两人来处理,也不过是走一个过场,真正拿主意的肯定还是他们。至少,燕北军的将领是这样想的……

    但,让他失望了!

    小狼崽子收到消息,没有给将领多说话的机会,直接带着小长泽来了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先了解了情况,然后问长泽:“长泽,这些人闹事,你要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长泽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长泽先前虽长在宫里,也有纪大人教导,但纪大人只教他识字懂礼,根本不可能教他治国之道,后来……

    王爷和纪云开找到长泽,宝贝长泽都来不及,哪里舍得让他辛苦。要不是知道自己狠不下心来教导长泽,王爷也不会把长泽丢给小狼崽子。

    王爷承认,把长泽丢给小狼崽子是有私心的,但他也确实狠不下手去教导长泽,他怕长泽早歪,只好狠下心来,交给小狼崽子教导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只会武,哪里懂什么治国之道,更不会处理这种纠纷,长泽什么都没有学,小狼崽子这一问起,可不就把他给问懵了。

    不过,小长泽虽然错愕了一下,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王爷别的没有教小长泽,但有一点王爷确实是教了的,那就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