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44 想要更多!

    这年头,好人不好做!

    做人难,做好人更难。

    遇到一个快要饿死的人,你给他一个馒头,他会感激你,甚至还会替你宣扬,让后面快要饿死的人,都来找你,或者遇到你的时候,问你索要。

    你能给一个,两个,三个,但一群?两群?三群呢?

    你能给他们一次,两次,但三次?五次?十次呢?

    而且,这世间并不是每一个快要饿死的人,都是好人,也不是每一个得到你施舍的人,都会把你当好人,他们也有可能把你当冤大头,不断的问你索取。你要不给,或者给少了,那就全是你的错……

    好人不好做,他们也可怜城中的百姓,他们也想给城中的百姓粮食,让他们不至于饿死,可天下可怜的人太多了,他们的能力有限,他们帮得了这一城的人,却帮不了整个北辰。

    北辰的问题,并不是这一座城的百姓没粮,也不是南瑾昭攻打下来的城池没有粮,而是……

    整个北辰都没有粮食。

    北辰本就不适合种粮食,每年的收成少得可怜,北辰的普通百姓,几乎没有吃饱的可能,但往年好歹还能有点吃的,还能想办法跟天启、天武换点粮食。

    但,随着南瑾昭发起战争,四国陷入混战中,天启与天武就不再向北辰卖粮食。

    打仗需要大量的粮草,天启与天武自己都不够,且他们就算有足够的粮食,也不会在战争时间,把粮食卖给北辰。

    谁知道,他们把粮食卖给北辰后,是北辰的百姓吃了,还是北辰的军队吃了。

    要是北辰的军队吃的,这不是帮对手养军队吗?

    把对方的军队,养得一个个肥肥壮壮,他们这是有多蠢?

    天启、天武不对北辰卖粮,北辰的粮食就更紧张了,而在有限的粮食下,那几个皇子们,自然要优先考虑军队的需求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普通百姓饿死了就是饿死了,但要是军队饿死了,北辰就完了。

    北辰的粮食,要优先给军人吃,能到北辰百姓手中的就少得可怜了。而后,北辰天阙带兵攻打天武,又征了一批粮食,以保证军队能打仗,北辰的百姓就更惨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南瑾昭还来收刮一层,北辰的百姓几乎没有活路了,好多地方都开始……易子而食了。

    确实,北辰的百姓很惨,很无辜,很可怜,可他们再惨,再无辜,他们也没法救整个北辰呀!

    要知道,天启的百姓,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在王爷与王妃没有回来之前,在王妃没有提供大量的种子与粮食之前,他们天启每天都有上千、上万的无辜百姓饿死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天启虽然稳定了,只要王爷与王妃管辖的范围内,就没有人饿死,但他们的粮食仍旧存量不足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他们只能勉强保证自己的粮食所需,拿什么去救援北辰?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他们救援了北辰,北辰人会对他们感恩吗?

    也许,有一部分人会,但也不排除,吃了他们的粮,放下碗就骂娘的。

    他们毕竟不是北辰人,就算外界传得沸沸扬扬,说他们家王爷是北辰皇子,但……

    他们王爷并没有承认!

    就算承认了又能如何?

    承认了,北辰的人也许会臣服,但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仗着他们家王爷是北辰皇子,北辰人会对他们王爷要求越来越多,会要他们王爷优待北辰人,照顾北辰人,因为他们王爷是北辰的皇子呀,照顾北辰的百姓,不是应该的吗?

    他们王爷是北辰的皇子,不对北辰的百姓好,还要对天启的百姓好不成?

    他们王爷,可是北辰的皇子呀!

    北辰皇子的身份,是便利但也是枷锁。有了这个便利在,他们接收北辰的国土,会很顺利,但同样也会背上北辰这个包袱。

    “我终于明白,北辰那位大殿下,为什么会这么干脆的,把大半的国土划给我们了,北辰这些百姓简直是一个巨大的包袱,谁背下来,就能拖死谁。”要拿粮食喂饱这群人,能把国家的财政活活拖死。

    国家财力不够,如何发展军事?如何发展商业?如何发展教育?

    北辰那位大殿下,简直是“用心良苦”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这里讨论这些,一点用处都没有。依我看,还是先给王爷去信,请王爷定夺。至于北辰那些百姓,咱们也不能不管,我们带来的粮食足够有余。要不……先按人头来领粮,每人一升,让他们自己估算着吃三天。正好也可以借此机会,把城中的人都熟悉一遍,把奸细和可疑的人挑出来。”

    有一位副将提议道,余下的人想了想,都同意了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说再多都没有用,北辰大半的百姓,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,全靠树皮、树叶撑着,他们就是再冷血无情,也不可能真的让这一城的百姓去死。

    有了决断,实施起来就快了,城中的百姓得到王爷的大军,要给他们发粮食,一个个喜极而泣,争相奔走,告诉所有的亲朋友好友,也在小兵的要求下,乖乖排队,一个个等着上前领粮食。

    一升米不算多,成人一天就能吃完,要吃三少确实少了一点,但好歹有了这一升米,能不让人饿死。

    有不少人都很满足,但也有人很愤怒,觉得这一升米太少了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你们天启的人,每天都能吃饱,我们三天才给一升米。一升米能管什么用?我们好多天没有吃饭了,你给我们这么一点米,是要活活饿死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。不给我们分粮就不给我们分粮,何必假惺惺的给我们一升米,这不是把我们当叫花子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,我看到你们运来了好多粮食。那么多粮食,你才给我们一升,你们这些黑心肝的,你们怎么这么坏。你们天启人,是不是要活活饿死我们?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不是我们北辰的皇子吗?怎么这么对我们?天启的百姓能吃到饱,我们三天才吃一升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人开了头,不满的人越来越多了,如那群将士们所想的一样,北辰的百姓并不满足,这点粮食,他们在得到“施舍”后,想要更多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