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44章344恶心,小白花的招术!

    第344章 344恶心,小白花的招术

    纪云开被受伤老者的话惊得傻眼了,没空去管萧九安的鄙夷。

    “你真得不让我师兄帮你治?”纪云开真得没有想到,她居然会碰到了碰瓷的人,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碰瓷,这就是传说中的人不要脸,天下无敌吗?

    “你不说出为什么,我就不治,你等着被告吧。”老者有恃无恐的抬了抬受伤的胳膊,威胁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凤祁见状,摇了摇头,默默地后退,站至一旁。

    这人,不值得他医治。

    医者仁心,可医者也是人,他的仁心不该是被人利用的工具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知,我纵奴打断你的胳膊,会被判什么罪吗?”她果然是太善良了,才会想着叫凤祁师兄为他医治,这种倚老卖老,恃伤而狂的人根本不值得她同情。

    “什么罪?”还别说,在场的读书人对律法还真不了解,就算了解也只知几项杀人的罪名,权贵纵奴伤人的事虽时有发生,但受害者都不会去官府告状,一般是花银子了事,谁会去查是个什么罪?

    “无罪,我什么罪都没有,顶多动手的下人被打十几板子,然后赔你一点银子。”纪云开再次感慨,这就是熟读律法的好处。

    懂律法,才能规避律法,才能找律法的漏洞,才能伤人而不用担心坐牢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你纵奴伤人,怎么可能无罪?”老者震惊,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他都被人打伤了呀!

    “律法就是这么规定的,你们这群熟读圣贤书的人,难道不知吗?”纪云开是明知对方不知,才故意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凤祁听罢,笑着摇头,眼中是自己也不曾发觉的宠溺。

    果然,他的小师妹就是一座宝藏,每每以为这就是她的全部后,都会有新的发现。

    为了让这些人更直观的明白,她纵奴伤人无罪,纪云开很好心地提醒众人:“你们不知道,我在京安大街纵奴与天武公主打了一场,最后我无罪,只需要道个歉就行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没有死人,我就是把你打残了,官府也判不了我罪。”倒霉的是动手的人,身为主子,她完全可以安全脱身,“甚至,我还可以反告你意图伤害我,我纵奴打人只是为了自保,而律法允许我用非常手段自保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法律,本就是偏向权贵的,有这样的规定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相信!”受伤老者脸色惨白,额头沁出大颗大颗的汗珠,围在他身旁的人见状,也一个个讷讷的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他们还真不知道律法有这一条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问问天武公主,天武公主来了,想来她现在应该懂了。”纪云开素手一指,指向从高楼下来的那一行人,而天武公主赫然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端王世子见纪云开被一群学子围了起来,不由得快步上前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你没事吧?”费小柴见状,也跟着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侍卫不敢拦他们,立刻退开,让出一条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摇了摇头,说道:“无事,拉扯间伤了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伤了人?”端王世子扫了一眼,看到受伤的老者,皱眉道:“人受伤了去医治就是,围在这里干什么?耽误了医治,毁了手,以后可不能提笔了。”

    很不幸,那老者伤得是右手。

    听到端王世子的话,那老者一怔,心中暗暗后悔以伤要挟人。

    他是读书人,是要提笔做画的,要是他的手真有个什么事,他这辈子就毁了。

    “伤了人,怎么可能就这么结了,至少也要赔礼道歉吧?”天武公主、长公主和秦相则走到老者那边,双方泾渭分明。

    “赔礼道歉?”纪云开看到说话的天武公主,突然想起她好像答应给天武公主赔礼道歉的,不过后来萧九安帮她摆平了。

    “自然,燕北王妃你纵容下人伤了人,不会连赔礼道歉都不肯吧?”天武公主的视线落在纪云开身后,极力无视站在纪云开身旁的萧九安。

    看到这两人站在一起,那般的般配,她就有想杀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可知,他们出言污辱本王妃是什么罪?”辱骂权贵还真是有罪的,律法有明文规定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几句不痛不痒的话,燕北王妃不会那么小气吧?”天武公主最近恶补了一下律法,当然知道这是有罪的,但她才不会在纪云开面前承认呢。

    眼角的余光扫到淡漠自持的萧九安,天武公主皮笑肉不笑的加了一句:“且,这位老先生受了伤,你又没有什么损失,燕北王妃你这么大度,何必跟一个老者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说得有道理。”纪云开一本正经的点头附和,好像是妥协一般,可天武公主还来不及高兴,就听到纪云开突然骂了一句:“贱人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天武公主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我说天武公主你……是贱人,没清楚吗?贱成这样,你也有脸出门,我真是佩服你了。”纪云开重复了一句,一字一字咬得极重,不要说站在她们身旁的人,就是围在外面的学子也听到。

    “你,你骂我!”天武公主一脸涨红,绝对是气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几句不痛不痒的话,天武公主你不会那么小气吧?”纪云开原封不动,将天武公主刚刚说的话,全部甩回她的脸上:“且,你又没有什么损失,天武公主你这么得大度、高贵、优雅、善良,何必跟我一个无知妇人计较。”

    切,小白花的招式,当她不会用呢。

    萧九安听罢,淡淡地扫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还真不知道,纪云开有这么无耻的一面。

    不过,无耻的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……”天武公主气得快要呕血了,可偏偏这些话全是她拿来挤兑纪云开的,现在纪云开把这些话砸回她身上,她连呵斥纪云开都找不到理由。

    纪云开充耳不闻,继续道:“天武公主你这么高贵的人,肯定不会跟我一个无知妇人计较吧?”

    端王世子暗笑,可却给力的出言附和:“肯定不会,燕北王妃你就放心吧,天武公主不是说了嘛,不过是几句不痛不痒的话,她怎么会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末了,端王世子还不忘征求天武公主的意见:“天武公主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天武公主狠狠地瞪了端王世子一眼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是吧你个头!

    天武公主狠狠地瞪了端王世子一眼,没有说话……

    九爷说:六点左右应该还有更新,另……月票有就投,没有就不投,不要破费花钱了,没意思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