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43章343要挟,软的不行来硬的!

    第343章 343要挟,软的不行来硬的

    不管这群读书人有多恶劣,就冲着他们能拉下脸,请教纪云开一个女子,就知这些人也能屈能伸的,且有求知精神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些关纪云开什么事?

    作为一个与小人齐名的女人,纪云开表示她就是一个无知妇人,她就是不说,爱怎么样怎么样。

    且,这些人请教的口吻,说得比赐教还要傲气,明明心里还是看不起她一个女人,嘴上却能说出违心的赞美,而且每一句赞美过后,后面必有目的,简直不能再恶心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听了几句,就受不了了:“我以后再也不相信读书人的夸奖了。”

    夸她几句识大体,就要她解答他们的疑问?

    夸她几句巾帼须眉,连句道歉的话都不说,就要她不计前嫌,不计较他们先前的辱骂,只当先前的事没有发生?

    这哪里是夸她,这是站在道德至高点,逼得她不得不就范,不得不按他们要求妥协。

    “虚伪。”萧九安评价了一句,眼角的余光扫向一旁的凤祁。

    凤祁也是读书人,纪云开不相信读书人的夸奖,就是不相信凤祁的夸奖,很好。

    可是,纪云开接下来一句话,却打破了萧九安美好的推断。

    “幸亏凤祁师兄不像这群读书人。”纪云开心有余悸的说道。

    要是凤祁师兄跟这群读书人一样迂腐、虚伪,她肯定不知道怎么跟他相处,她原先在学校就跟同学、教授就相处得不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萧九安眼神一冷,凤祁莫名的看了看,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理会他,只是护着纪云开往外走: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你不能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你不可以这么自私,你这么是小人行径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你身为天启亲王妃,该心胸大度,为天下女子表率,不该斤斤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我们是诚心诚意向你请教的,你半句不答,这是看不起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日便赋诗一首,让世人看到你的真实样貌,你这样的女人长得再好看,内心也是阴暗丑陋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名士大儒见纪云开和萧九安要走,顾不得客气,措辞一个比一个严厉,就为了逼纪云开就范。

    明显就是软的不行就来硬,不管用什么手段,也要从纪云开嘴里撬出解答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为了求知,这些人也是拼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样的手段,在纪云开看来仍旧是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她确实是看这些人不顺眼,可也不是什么心里变态之辈,非要把讨厌的折磨死不可,只要这些人好声好气的给她道个歉,承认自己先前辱骂她的行为是不对的,她还会跟一群读书读蠢了的人计较不成?

    可偏偏这群人骄傲、清高得不行,认为向她请教就已经是丢脸了,哪里还肯拉下脸给她道歉。

    不道歉,凭几句没用的夸奖,和几句没有力度的威胁,就想逼迫她?

    简直是做梦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饿了。”无视一众名士、大儒的指责,纪云开娇俏地对萧九安道。

    此时,太阳已落山了,天色渐黑了,也是该用晚膳了。

    “用膳去。”萧九安给了侍卫一个眼神,侍卫立刻动手,将挡在他们身前的人格开:“各位请让让,这里人多,要是推伤了哪位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先礼后兵,免得这些读书人以为他们武夫,就只知打打杀杀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你不能走!”在侍卫的推搡下,有几个年纪较大的老学者踉踉跄跄的,险些摔倒,幸亏侍卫反应快,一把把人拽住了:“老先生,你可千万要稳住,不然你自己摔倒了,还要怪我们下手太重,天知道我们根本没有用力。”

    侍卫一脸严肃,眼中却是不屑与嫌弃。

    哼,让你们用这种眼神看我们家王妃,现在还给你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们这群蛮子,粗人。”被侍卫拽住的一位老者,满脸通红,也不知是气的、羞的,还是痛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萧九安身边的侍卫都是上过战场上,那双手可是握刀杀人的,这一拽没有把老者的胳膊拽骨折,实在是老者走运了。

    “救了你还要被你骂,你也太不识好歹了吧。”拽着老者的侍卫当即阴沉着一张脸,把老者推给一旁的学子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一声响,老者的胳膊折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老者痛得大叫,侍卫见状不由得紧张了,急忙撇清道:“不关我的事,我没有用力,是你自己太脆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手,我的手……”老者抱着胳膊惨叫。

    “我,没有用力呀,真得是你自己的事。”侍卫见状更着急了,急忙解释,想要上前帮老者看看,却被老者身边的同伴给格开了:“粗兵蛮子,别碰我们!”

    “一群只会用蛮力的武夫!”

    “杀人是要偿命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人家骨头脆,推搡间骨折是再正常不过的,可是在场的学子不这么想呀,见萧九安的侍卫把人弄伤了,一个个指着他骂,直把那侍卫骂得双眼发怒,火气都来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想到王爷和王妃在,他铁定会动手揍这群人一顿。

    这群人,就是嘴贱欠揍!

    “这都是什么事?”纪云开无力的叹气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帮他看看吧。”纪云开指了指胳膊骨折的老者,对凤祁说道。

    骨折只是小伤,但伤在老人身上就比较麻烦,希望不严重吧,不然她铁定会被这群人烦死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祁站在一旁,早就准备动手了,只是他一直在等,等纪云开开口。

    由纪云开开口,这些人才会记纪云开的好,不是吗?

    然而,他太高估这群人的脾性了,那老者见自己受了伤,根本不让凤祁靠近他,倒不是不相信凤祁的医术,而是他借伤要挟。

    “我不治,我不治……除非燕北王妃你告诉我,为什么两块大小不一的石头会同时落地,我才肯医治,不然我要告你纵奴伤人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一听,脚步一软,差点摔倒了,幸亏萧九安反应快,拽了她一把,当然萧九安不忘鄙视的骂了一句:“蠢!”

    可不就是蠢,走个路还能摔倒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