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27章127憋屈,勾结南疆!

    第127章 127憋屈,勾结南疆

    萧九安此时确实不在府上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他收到消息,他的人发现了叶沧琼的踪迹,只是叶沧琼本事高超,他的人不敢轻举妄动,怕抓不到人反倒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萧九安与叶沧琼交过手,自然知道他的本事,想也不想就决定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据属下来报,叶沧琼带着一病弱的少年,躲在城外的乱葬岗。

    要不是叶沧琼带了一个累赘,他的人不一定能发现叶沧琼踪迹,可也正是因为这个累赘,让萧九安轻松的拿下了叶沧琼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背后那人是谁?”萧九安的剑架在病弱少年的脖子上,眼神却看向叶沧琼。

    “想要知道?可以,你先放了他。”叶沧琼一身脏污,身上有好几处伤口,血和泥土混在一起,看上去狼狈极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数三声,你要不回答,本王便断了他的胳膊。”萧九安手腕一动,剑刃抵在少年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叶沧琼还跟他讨价还价,真正是愚蠢。

    “师兄,不要管我,你快走。”少年抬头,五观精致白皙的如同玉娃娃,也和玉娃娃一样,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叶沧琼看了他一眼,眼中闪过一抹担忧,轻叹了口气,对萧九安道:“我要告诉你了,你是不是可以放了他?”

    “你有讨价还价的权利吗?”叶沧琼太把自己当回事了,真当他还是那个沧琼山庄的叶庄主吗?

    “那我凭什么要告诉你?”叶沧琼咬牙切齿的看着萧九安,再不复初见的高傲与从容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东躲西藏,疲于逃命,虽没有将他的锐气磨掉,可却磨掉了他的贵气。

    “说,你有一线机会;不说,你们两个一起死。”叶沧琼要是聪明人,就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狠!”叶沧琼双手死死握成拳,才能压下杀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比不得叶庄主。”当日在静茗茶园,叶沧琼也不比他好多少。

    萧九安懒得与叶沧琼多言,手腕一动,剑刃卡入病弱少年的胳膊,立刻就见血的,叶沧琼脸色大变:“萧九安,住手,我说,我说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萧九安只间停手,并没松手。

    叶沧琼又恨又怕,咬牙道:“找我的是一个南疆人,他们把十庆郡主交给我,让我用十庆郡主诱你和燕北王妃出来,一同斩杀。”

    “南疆人?叶庄主什么时候成了南疆的走狗了?”萧九安摆明不信,加重力道,少年吃痛,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叶沧琼脸色大变,大叫:“萧九安,你不要伤他,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!”萧九安再次停手,却什么都不问,而是要叶沧琼说。

    叶沧琼脸色铁青,可形势没人强,他只能忍。

    “我的师弟书宁先天不足,大夫说他只能活到十八岁,只有天医谷的九转天一丹,和南疆的回魂草可以救他。南疆的人找上我,要我帮他们杀你,事成后他们把回魂草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起先是不同意的,可南疆人告诉我,他们手上有十庆郡主,燕北军里面还有人配合,最重要的是你中了南疆的毒,实力大降。我需要回魂草救书宁,所以就决定冒险一试,而后面的事,你都知道了。”说起这事叶沧琼就憋屈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这事很好办,哪里知道萧九安的命这么硬,不仅没有死在他手上,还把他的沧琼山庄给封了,害得他如同丧家之犬,不得不四处逃命。

    “那南疆人长什么样,你可知道?”萧九安不相信南疆人能把伸到他的燕北军里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南疆人找上叶沧琼,那只有一个可能:十庆与南疆勾结。

    十庆,他的好妹妹,还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燕北多少男儿死在南疆人手里,她居然还能跟南疆合作,置燕北王府的名誉于何地?

    “我把他的长相画给你看,你放了我师弟,我任你宰割。”叶沧琼看着摇摇欲坠的病弱少年,眼眶泛红。

    他捧着手心的师弟,凭时磕一下碰一下,他都要心疼死,萧九安居然伤他,简直该死!

    “放了他,他能活下来?”这少年弱得跟鸡崽似的,又长得这么好,要是没有人护着,恐怕连十八岁都活不到。

    “这不用你管。”他自然安排了保护他师弟,至少能保护他师弟活到十八岁。

    萧九安冷哼一声,没有给叶沧琼答复,而是道:“给你半个时辰,把人画出来。”

    话落,就有暗卫捧来纸笔,让叶沧琼动手,叶沧琼不想画,可看到脸上血色全无的师弟,只得认命的执笔。

    没用半个时辰,叶沧琼就把画像画出来,暗卫将画像捧到萧九安面前,只一眼萧九安就知道叶沧琼没有撒谎,而十庆确实与南疆勾结了。

    画相上的人是南疆三皇子,他爱慕十庆,只是苦于南疆与燕北的关系,两人不可能在一起。

    也许他不该说十庆与南疆勾结,应该说十庆利用南疆三皇子。他会中南疆的毒,恐怕也与十庆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不愧是他一手教出来的妹妹,行事果然狠毒。

    “把人关起来。”萧九安收起剑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剩下的事,自有暗卫会处理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京城某茶园内,一身黑衣的萧十庆听到属下的汇报,气得全身颤抖,声音也尖锐了起来:“蠢货,让你们杀了叶沧琼,你们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“属下失职,请主上责罚。”黑衣死士同样全身在颤抖,不过他是被吓的。

    “责罚?我罚了你,能改变叶沧琼落到燕北王手中的事实吗?”萧十庆双手紧紧握着扶手,指甲都钳到了木头里。

    黑衣死士一句话也不敢说,萧十庆气过后,又道:“南疆三皇子呢?人可走了?”这也是个蠢货,居然以真面目示人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三皇子想在离去前,见主上一面。”黑衣死士将头埋得极低,根本不敢看萧十庆。

    “见我?好,我就让他见!”指尖划过木制的扶手,发出一道尖锐的摩擦声,留下了数道血迹,可萧十庆却浑不在意,阴冷的眸子盈满杀意。

    没用的人,都该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