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21章121撞上,怪你命不好!

    第121章 121撞上,怪你命不好

    纪云开终归是纪云开,她就是再贪恋萧九安手上的温暖,也没有迷失自己,更没有放任自己沉溺其中。

    走出长公主府,纪云开不着痕迹的抽回自己的手,后退一步,拉开与萧九安的距离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,还是保持距离的好,萧九安的魅力太大了,她不想赌。

    萧九安略一顿,回头看了她一眼,浅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嘲讽,却什么也没说,直接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纪云开同样没有说话,只是在萧九安冷眼扫过来时,轻扯嘴角露出一抹极浅、极淡的笑,那笑看着温和亲切实则疏离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马车旁顿了一下,犹豫着要不要上车,就听到萧九安道:“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扶王妃上车。”

    这话看着是对下人说的,实则是对纪云开说的,纪云开知道即使她再不情愿,也必须上车。

    下人殷勤的上前搀扶,纪云开轻叹了口气:辛苦奋斗数十年,一朝回到解放前。

    不管她在外面多风光,一到萧九安面前就得打回原形,她仍是那个没有自主权的纪云开。

    萧九安占据了大半的位置,纪云开上车后默默的寻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,垂眸,掩去眼中的防备与烦躁。

    “在长公主府发生了什么事?”马车轻动,萧九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纪云开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萧九安是在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帮皇上隐瞒的意思,直言道:“皇上欲让人夺我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夺你清白?让你失身后为他办事?”萧九安打量了纪云开一眼,立刻就明白了皇上的用意。

    对女人来说,还有什么比失了清白更重要的?

    皇上抓住了纪云开这个把柄,纪云开还不得乖乖的为他所用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云开没有告诉萧九安,皇上不仅仅是想要抓一个把柄,还要夺她的心,让她向着皇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还真是天真,你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因为失身于人就受制于人。”纪云开和他认识的女人都不一样,她不像他母亲那般天真愚蠢,也不像老燕北王妃那么精明能干,更不像十庆那样野心勃勃,纪云开有脑子、有能力、有手段,但她更有理智。

    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清楚什么是对自己最好的,这样的女人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王爷说的是。”她这样的女人,怎么可能会因为失身就失心,皇上确实天真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看着纪云开的发顶,片刻后,语气凝重的道:“纪云开,不要背着本王耍手段,一旦本王知道你背叛了本王,本王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这样的女人,看得太清,太冷静,也太自私……他无法全心相信纪云开,但现阶段却仍要用她。

    “我与王爷生死与共,我怎么可能背叛王爷?”纪云开不知萧九安这话是何意,但还是抬头看着他,直视他的双眸。

    有人说眼睛是心灵之窗,眼睛是不会撒谎的,可她却不这么认为,眼睛有时候也会骗人。

    不过,她此刻真的没有骗人,她所说每一句都是真的。只要她与萧九安还是夫妻,她就不会背叛萧九安。

    萧九安倒了,对她没有一丝好处。

    看,她就是这样的女人,凡事都以保全自己为首要,哪怕她对萧九安再不满,为了生命安全,她也会低头。

    “生死与共?你还真是怕死。”萧九安嘲讽的道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见过比纪云开还要怕死的,当然,他也没有见过比纪云开更真接的人。她从来避讳她怕死这件事,但又不像一般人那样,听到生死便吓得腿软。

    明明这么怕死的一个人,真到了生死关头,却又比谁都无畏,真正是矛盾呀!

    可惜,他没有探究的心情,女人于他而言是麻烦。

    “王爷这话说的不对,我不是怕死,我只是珍爱生命。我不怕死,我只是不想做没有意义的牺牲。”她是自私的,她学不来用自己的生命去成全别人。

    只要有一线可能,她都要活着,但是……她不会苟且求生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,该骄傲的时候不骄傲,不该骄傲的时候,却比谁都骄傲。

    “不管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马车突然被撞,发出一声巨响,打断了萧九安的话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惯性使然,纪云开往前栽倒,眼看就要滚出马车,关键时刻却被熟悉的大手握住。

    “王爷?”纪云开半个身子探出马车外,扭头看到拉住她的萧九安,呆愣了好半晌也没有回神。

    这又没人看到,萧九安不需要做戏。

    “蠢女人。”萧九安手腕一动,把纪云开拉回车厢,看也不看他一眼,径直从她身边走过,下了马车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王爷,是……是后面的人撞了我们的马车。”车夫吓得脸都白了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颤抖的道。

    后面的马车好似不知自己撞了人家的车一般,不仅没有下来看,还在那里大声的催促:“前面的车……停着干什么?快让开!听到没有?叫你们让开呢,再不让开我就直接撞上去了,撞死了我可不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让?你要本王给你让道?”萧九安本以为是刺客一类,没想到居然是不长眼的人撞了他的马车,还要他让道?

    胆子不小。

    “王爷?您,您是……哪府的王爷?”后面的车夫一听,吓得直接从马车上滚了下来,可左看右看,也认不出马车上的标志,是哪个王爷家的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府你可听过?”侍卫知晓他们家王爷不高兴了,快步上前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不怪侍卫反应慢,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,这只是一起单纯的马车被撞事件。他们还以为有人要伏杀王爷,

    是以,他们第一反应不是去解决纠纷,而是将王爷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“燕,燕北王府?”这下不仅仅是车夫,随车下人也纷纷吓白了脸,一个个扑通的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撞哪家王爷的马车不好,怎么就撞上了燕北王府的马车呢?

    这是走运呢,还是倒霉呢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