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42章342王爷,做人要谦虚!

    第342章 342王爷,做人要谦虚

    棕衣老者手持两块大小不一的石头站在楼顶上,很快就引起下面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是古楼夫子,古楼夫子站在楼上,要亲自论证两块石头是否会同时落地了。”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原先情绪低落的学子、大儒们,一个个来精神了。

    “有古楼夫子亲自论证,此事就做不得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此事有猫腻,果然古楼先生也起疑了,现在要亲自论证。”

    “假的真不了,真的假不了。我们这么多人看着,绝不允许有人用卑劣的手段欺骗我们。”说话间,那年轻的学子还不忘用鄙夷的眼神看纪云开一眼,就差没有直接点纪云开的名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好脾气的笑了笑,点头附和:“我也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其实要不是这帮人为难她大师兄,她还真觉得这帮学子挺好玩的,至少单纯好懂呀,跟这种人打交道,不需要费太多精力。

    不像萧九安似的,成天瘫着一张脸,完全不知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燕北王妃,希望到时候你别哭。”年轻学子近距离看到,纪云开绝色倾城的半张脸,脸色一红,随即梗着脖子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露在外面的脸,在面具的衬托下更加得精致、绝美,微微一笑虽不至于倾国倾城,可却能迷了人心。

    近距离看到一个才貌气质双绝的倾城美人,对这些只知读书,极少接触女子的纯情少年来说,杀伤力真的不是一般得强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说话的少年,就是站在他身旁的学子,也纷纷迷失在纪云开的笑容里,呆呆地看着纪云开,久久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萧九安不满的轻咳了一声,狠狠地瞪了纪云开一眼,杀气四溢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半张脸毁了,都带上面具了,还不安分!

    “让开!”侍卫见状,立刻上前,将这群年轻学子格开。

    年轻人就是没有定力,先前还不是看不起他们家王妃吗?怎么一看到他们家王妃美得惊人,就改变立场了?

    真是一点原则也没有。

    一众学子吓得脸色发白,纷纷后退,再不敢看纪云开,偶有大胆的也只敢偷偷看一眼,就飞快地移开,生怕被萧九安发现。

    凤祁站在一旁,眼神微暗,脸上的笑容不变,可仔细看会发现,他的笑带着一丝苦涩与僵硬。

    纪云开满头黑线,待侍卫将人格开后,默默地看了萧九安一眼,见萧九安仍旧黑着一张脸,乖觉地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长得好看,怪她咯?

    楼下的骚乱并没有影响到古楼夫子,古楼夫子双手握着石头,站在高处,对着楼下的纪云开喊道:“燕北王妃,我会亲自论证你是错的!”

    “我等着。”纪云开听到了,可她半点不惧,因为她知道错的人会是谁。

    一众学子大儒这下也没空理会纪云开了,一个个齐刷刷地仰着脖子,看着楼上的古楼夫子,不断地在心中祈祷:千万,千万不能同时落地,不然他们就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然而,现实并不会因人的意志而转移,当古楼先生同时松手时,两块石头以最快的速度,同时落地。

    “啪!”的一声,两块石头摔在地上,溅起一阵灰尘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瞪大眼睛,看着那两块石头,全场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才有人大喊一声:“这,这是真的?这是真的?”这怎么可能呢?明明两块石头重量相差数倍,怎么会同时落地呢?

    这么说,石头与羽毛也能同时落地了?石头与黄豆也能同时落地了?

    众人不能接受,可事实摆在面前,他们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有气度稍好的人,在看到结果后,强忍着败在一个女人手中的耻辱感,出言问道:“燕北王妃,请问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们输了,可想要输得明明白白,想要知道输在哪里?

    “对,燕北王妃这是为什么?为什么两块相差这么大的石头,会同时落地?”那群年轻气盛的学子还接受不了,年纪稍大的名士、大儒虽然同样觉得难堪,可还有勇气虚心向纪云开求教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虚心求教,纪云开就会忘记先前被人鄙视?被人羞辱的事吗?

    她这么小心眼的女人,怎么可能!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纪云开冷着一张脸,严肃得吓人,脸上一丝笑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其实很想笑容满意,温柔亲切地跟对方说: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?”

    可只要一看到萧九安那张黑脸,她就不敢乱笑了。

    这男人太小气了,她今天做得也挺过的,她还是不要挑战他的忍耐极限得好,免得他不管不顾的当场翻脸,到时候丢脸的还是她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你,你……怎么这么小气,学问一途就在交流、分享,你知道却不说,可对得起你读的圣贤书!”谁没有料到纪云开会直白的拒绝,追问原由的名士险些被呛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说错了,我一个无知妇人,哪会读什么圣贤书,我只会丢燕北王府的脸,王爷,你说我说的对不对?”他们家王爷记性好,她的记性其实也不错的,先前这些人说的话,她都记着呢。

    纪云开这话明显是故意怄这群读书人的,没想过要萧九安回答,可不想萧九安听罢,却一脸正经的答道:“你很好,没有丢脸!”便是丢了也不怕,有他在,自会将燕北王府颜面挣回来!

    “王爷,做人要谦虚。”纪云开脸一红,哪怕有面具挡着,也掩不住脸上的霞红。

    本来这话没有什么,可萧九安一本正经的讲出来,总感觉莫名的羞耻。

    “读书人才需要虚伪的谦虚,我们不是读书人,实话实说就好。”显然,夫妻二人都是记仇的,萧九安到现在不忘提他“读书人都虚伪”的论调。

    一干读书人在他们夫妻二人一唱一和下,羞得没脸见人,可偏偏他们还不能走,因为他们想问纪云开,为何两块大小不一的石头,会同时落地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不问清楚,他们怕是睡不着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