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42捧杀燕北王!

    小狼崽子与长泽毕竟不是主角,他们两人就是再出色,再本事,也无法让战争停下来,也无法不打,就让他们取得胜利……

    在小狼崽子与长泽吵完后,战场有片刻的死寂,之后,双方就打了起来!

    在北辰的领土,南疆的兵马与燕北王的兵马打了起来,说起来也是好笑,但是……

    现场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没有普通百姓作人质,南瑾昭手下的兵马,根本不是王爷手下那些兵的对手。

    而有用受制于南瑾昭的阴谋手段,王爷手下那些兵,可以放开来打,打得比以往更凶残。

    只一天,战争就结束了,王爷的人马破城而入,南瑾昭带着残兵余将,弃城狼狈离开,城中的百姓……

    除去之前的伤亡外,再无一普通百姓受伤。

    没办法,南瑾昭怕死,怕小狼崽子半夜摸进军营杀了他。

    他,还不想死。至少在没有称王称帝前,他一点也不想死。

    南瑾昭弃城逃走,王爷派来的将军就带着兵马进了城,他们正琢磨着,要怎么跟城中的百姓解释,他们跟南瑾昭不一样,他们只是来帮北辰打仗,不会占着地方不走,就听到……

    两方的百姓,高声大喊:“燕北王!燕北王!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万岁!墨少万岁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万岁!”

    “墨少万岁!”

    城中百姓的呐喊声如同海浪,一波高过一波,刚进城的小兵们都傻眼了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第一次见到,有人这么欢迎敌军进城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北辰的领土,说起来,他们还真是敌军。

    那小兵摸着脑袋,一脸不解,他的话刚落下,后脑勺就被人敲了一击:“什么敌军不敌军的,我们是帮北辰大殿下打仗的,我们是自己的人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跟着接话:“所以,他们欢迎我们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就是!”听到两旁百姓的呐喊声,燕北的士兵一个个昂首挺胸,得意非凡。

    看看,他们今儿个多威风!

    光明正大的踏进北辰的城池不说,还能得到北辰百姓的欢迎,放眼天下,谁能做到?

    “燕北王万岁!”

    “墨少万岁!”

    大军缓缓向前,有不少士兵听到百姓的喊叫声,很想挥手回应一二,但想到军中的规矩,一众士兵心里美得冒泡,面上也是一脸严肃,昂首阔步,雄纠纠,气昂昂,半点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稳重,让北辰的百姓更激动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兵马,才能保护他们!

    有燕北王在,他们就不用怕任何人了!

    听说,燕北王每征下一座城,都会留人留粮留种,帮助城中的百姓重建家园,现在他们也算是被燕北王攻下的城池中的百姓,燕北王也会帮他们吧?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们能分到多少粮食。我听说,燕北王把土地都分给百姓了,并且不允许买卖交易。燕北王说,土地是朝廷的,朝廷可以给百姓使用,但百姓不能随意买卖。当地的田地,按当地的人口均分,分到手后,可自种,也可以佃给其他人。但不管哪一种,朝廷都要收取三成的收益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真的这么好吗?田地以后就是我们自己的?我们全都是朝廷的佃家?以后,我们不用受地主压迫,我们只要交三成的租子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才三成?怎么有这么好的事?我以前都是交七成租子给主家,只余三成自用。可三成的粮食哪里够吃,还没有到收获的时候,就得吃草咽土。”

    “有三成就不错了,我听说一些贫瘠的地方,田地少,都是要给主家交九成的租子,每年都要饿死大量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天保佑,保佑燕北王待我们,跟待天启人一样,把我们这城也收下了,派人来给我们分田地,分种子,我保证我一定好好种地,绝不偷懒,每年定时上交三成的租子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来了,肯定会管我们的。你听说没有?燕北王也是我们北辰的皇子,他们不会不管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燕北王是我们北辰的皇子,是我们北辰人,凭什么天启那群人能得好处,我们不能得。燕北王要攻城,要占地,也是先占咱们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就好了,燕北王是咱们北辰的皇子,他一定是来帮我们的,你们就等着好了,田地会有的,种子也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燕北王来了,我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燕北王在,我们明年都能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会给我们分田,也会给我们分种子,不用担心了!不用担心了!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万岁!燕北王万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群中,不知何时,混进了好几个人,不断的煽动百姓,把燕北王搭拱上神坛,让北辰这些百姓坚定的相信,燕北王此次攻城,会给他们带来新的希望,新的生活……

    燕北王的士兵也听到了人群中的骚动,他们发现了不对劲,但不等他们出手,那些煽动北辰百姓的人,就混进人群中悄悄的溜走了,他们倒是想要追,可他们刚刚进城,人生地不熟,什么情况也没有摸清楚,就是想要追人,一时也没有路子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去追,那人虽是煽动人心,把他们家王爷架在火上烤,但他所说的每一句话,听着都是向着他们王爷的。

    他们要是当着百姓的命,去追那些人,说那些人有错,指不定北辰的百姓要乱。

    北辰的百姓现在已经处在绝望中,他们的到来,给北辰的百姓带来了一丝希望;而刚刚那些散播谣言,说他们王爷会给北辰百姓分田分种子的人,又给北辰百姓带来了另一丝希望,这个时候……

    他们要否认,不给北辰百姓分田分地,这群失去希望的北辰人,指不定会生吞了他们。

    燕北军看得明白,也想得明白,但就是这样他们才憋屈。

    那些人摆明了要捧杀他们王爷,他们家王爷想要登基为帝,不能缺少好名声,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们是进退两难呀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