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6章116清白,失了身就会失心!

    第116章 116清白,失了身就会失心

    黑衣人并没有把纪云开带出长公主府,而是把她安置在西厢房里。

    显然,这事与长公主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直是清醒的,不过她怕暗中有人观察,并没有乱动,一直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,等着对方出招。

    约莫一柱香后,有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人晕了过去,一直不曾清醒,长公主说她喝醉了。”说话的人声音很低,平板的没有一丝情绪起伏,光听声音就知是训练有素的死士或者暗卫一类,可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他对来人的称呼。

    皇上!

    纪云开愣了:她猜到了长公主是为皇上办事,可皇上怎么亲自来了?

    她有什么值得皇上费心算计的?

    “嗯,都退下,半个时辰后再过来。”皇上在门口顿了一步,挥退了身后的人,然后踏入房内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动不动,只等皇上出招。

    皇上走进来,站在门口站了许久,才关上门走上前,站在床边打量着纪云开:“戴上面具,倒不是那么令人恶心了。”

    皇上俯身,手指划过纪云开完好的左脸:“朕给萧九安准备了那么多美人,也没有一个能得到他的信任,能让他出言维护。没想到就你这个样子,却有能耐让萧九安维护与信任,倒真是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,纪云开总觉得皇上的手指像是毒蛇,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,滑腻的让人讨厌,可偏偏她没法拍掉。

    指尖轻抚,碰触到纪云开右脸上冰冷的面具时,皇上手指僵住,没有再动:“听说,女人失了身就会失心,你的心本就在朕身上,如果再失身于朕,朕要你做什么,想必你也不会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听到皇上的话,差点吓的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皇上这也太拼了,居然为了兵权而卖身,可是皇上就是送给她嫖,她也不想嫖呀!

    好在,皇上接下来的话,让她安心了。

    “可惜,朕对你实在没有兴趣。”皇上随手取下纪云开的面具,看着她丑陋的左脸:“只要看到你这张脸,朕就倒足了胃口。”

    他是帝王,他没必要勉强自己,去碰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,他只是要抓纪云开一个把柄,只是要纪云开乖乖听话,他完全没必要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“做戏做全套,纪云开,别怪朕狠毒,要怪就怪你命太好,入了萧九安的眼。”皇上捏开纪云开的嘴,塞了一粒药丸到她嘴里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知皇上给她喂了什么,但可以肯定绝不是什么好东西,她要会吃才是傻呢。

    假装吞咽,舌头轻动,纪云开将药丸藏于舌尖之下。

    皇上见纪云开吞下了药丸,满意的放开了她,对外面道:“去,找一个男人来。”

    这下纪云开就是再傻,也知皇上给她喂了什么药。

    居然喂春药?

    皇上真的是不要脸呀!

    这真是一国皇帝吗?

    简直……没品。

    纪云开悄悄睁开眼睛,见皇上背对着她而站,眼中闪过一抹冷冽的寒光,不给自己多想的时间,也不给皇上反应的机会,纪云开手中拈着一枚金针,猛地蹿起,扑向皇上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手中的金针,扎在皇上的脖子上,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凤祁教的金针术,还真是好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皇上猛地扭头,就看到纪云开那张放大的脸,当即又惊又怒,张嘴想要叫人,可惜发不出声音,两眼一闭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纪云开冷笑一声,取出藏在舌尖下的药丸,塞进皇上的嘴里,并强制他咽了下去:“希望这粒药丸的药效够大。”

    在皇上手上吃了那么多亏,今天她不打算再吃亏,也不打算再沉默,至于后果?

    她就是什么都不做,皇上也不会放过她,她在乎后果干嘛?

    喂完药后,纪云开把皇上丢在床上,然后戴上自己的面具,翻窗离去。

    她刚刚听到皇上叫人退下,想来这附近应该没有人才是。

    果然,纪云开翻窗离去,并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    快步离开西厢房,纪云开略略整了整自己的衣衫,一跳挑小路来到净房。净房外空无一人,净房内抱琴依旧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还真是嚣张,就吃定了我吃亏后不敢声张吗?”纪云开不禁想了想,如果她真失身给了皇上,那会如何?

    呃……一想到那个可能,纪云开就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倒不是她把清白看得比命重要,而是她实在接受不了皇上那个人,即使皇上长得并不差。

    凭借刚学会的金针术,纪云开很快就弄醒了抱琴,抱琴一醒,脸色就白了:“王妃,你没事吧?”她真是该死,居然没有保护好王妃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们走吧。”纪云开声音冷漠,明显不悦,抱琴也不敢多问,起身整了整衣衫,便随纪云开出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,想到刚刚发生的事,抱琴不敢擅自做主,悄悄发了一个信号,通知燕北王府的人,他们王妃在长公主府差点出事了!

    走出净房后,纪云开并没有回到池水旁,而是一路往偏僻无人的地方走,抱琴怕纪云开迷路,不好意思说,便主动开口寻问:“王妃,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随便找个地方等着,等宴会结束就回去。”她不想让长公主知道自己没事,免得长公主一计不成,再生一计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皇上要的壮汉应该到了,不知皇上有没有好好享受?

    不过,那人应该不敢碰皇上,她只能暗戳戳的想一想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忍不住叹了一句:“可惜了……”她还真的蛮想看皇上被人那啥后,会气成什么样呢。

    这么丢人的事,皇上恐怕会气得杀人灭口,可偏偏她现在是燕北王妃,皇上又不能随意杀她。

    一想到皇上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断又无可奈何的样子,她就想笑。

    “王妃,怎么了?”抱琴见纪云开一会高兴,一会摇头叹息,生怕她们家王妃受了什么刺激,担忧的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没事,我们找个地方坐坐,然后……等着看好戏就成了。”有些事能做不能说,别说抱琴只是一个侍女,就是萧九安在这里,她也不会说。

    虽然,她很清楚依萧九安那人的骄傲,绝不会出卖她,或者拿她去讨好皇上,但是……

    她就是不说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