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3章113别怕,看的就是一张脸!

    第113章 113别怕,看的就是一张脸

    抱琴今天可谓见识到了纪云开的手段与狂妄,简直是心服口服,纪云开的话一落下,抱琴就上前抓住朱夫人胳膊,把人从席位上拖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朱夫人进城没多久,仗着长公主的关系,不知得罪了多少贵夫人,那些贵夫人虽然不高兴,可也只是在言语中嘲讽两句,从来没有人会动手,而嘴上说几句,对她来说不痛不痒的。

    这会见纪云开让侍女动手,当即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教你规矩,怎么?你不满?”纪云开提起茶壶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拿在手上,却是不喝,只是轻轻的晃着,让人不由自主的把注意力,放在她手中的茶杯上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满,这是长公主府,你既不是主人又不是我的长辈,你凭什么教我规矩?”朱夫人自是害怕,可她却不敢跟纪云开求饶否则长公主肯定不会再用她。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纪云开手腕一动,将杯中的茶水全部浇在朱夫人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朱夫人被泼的满脸是水,偏偏双手被抱琴钳住,她根本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教你第一条规矩,遇到身份比你高的人,乖乖低头就好,仗势欺人在京城行不通,在京城谁背后没有一两个靠山。”纪云开漫不经心的说着,手中的杯子在指缝间来回打转,好似随时要掉下去一般,可偏偏就是掉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燕北王妃,你……”朱夫人脸色发白,嘴唇直哆嗦,“你”了半天也说不清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显然,这就是一个欺弱怕硬的怂货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纪云开将杯子放在桌上,说道:“抱琴,把人带下去,好好教教她规矩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人也敢削她面子,真当人人都是萧九安,随手就能捏死她,让她不得不屈服呢。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抱琴不顾朱夫人的挣扎,直接把人拖到亭子下方,在众位夫人都能看到的地方,甩了朱夫人几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啪啪”的耳光声,伴随着朱夫人的痛叫声从亭子下方传来,之前附和朱夫人的那名紫衣妇人顿时吓得脸色发白,全身颤抖,嘴唇直哆嗦。

    纪云开扫了一眼,把那妇人吓得更严重,唇都咬出血来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:“这位是……张夫人吧?张夫人在怕什么?我面具还没有摘呢?”直接拿朱夫人的话来嘲讽她,可见纪云开有多记仇。

    “王,王妃恕罪。”张夫人一个紧张,扑通一声,从椅子上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见状,起身,上前将张夫人扶了起来,语气温和的道:“我虽毁了容貌,可并非夜叉,张夫人在怕什么?”又是一句,可见纪云开真的很会记仇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……”张夫人双手抖个不停,可却不敢乱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怕就好,张夫人快坐好,不然长公主看到了,还以为我欺负人呢。”纪云开将张夫人按在椅子上,语气虽温柔,动作却十分霸道。

    张夫人僵硬着身子,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而底下,抱琴已经打了朱夫人十几个耳光。抱琴下手极有分寸,打得凶狠,却不见血,众位夫人只听到朱夫人的哀嚎声越来越惨,越来越弱,然而纪云开就是不叫停。

    坐在首位的妇人见状,柔美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忍,温柔却不失坚定的道:“燕北王妃,够了!”

    “端王妃?”纪云开先前并没有见过端王妃,她那个温柔似水的继母,极少带她出门交集。就算不得不带她出门的情况,也不会让她见京中有头有脸的贵妇人,只会把她丢到未出阁的女子那边,然后不管不问,任她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端王妃,想到端王世子,纪云开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端王妃看着就像是二十多岁的少女,很美,不在于外表,而是气质。如同从烟雨江南的墨色里走出来的女子,如诗如画,淡雅出尘,不染人间烟火,让人见之忘俗,只是……

    少了几分高贵大气,少了几分烟火味,不像是大家族的当家主母,更像是饱读诗书终生未嫁的才女一类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坐在主位,纪云开都不会相信她是端王妃,她身上真的没有一丝当家主母的大气,更没有为人妻子的沉稳,几乎和未嫁的少女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想到端王世子所说的关于他母妃的事,纪云开相信……如果是这样的一个女子,确实有能力让男人抛妻弃子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男人对女人的喜爱就是一张脸,只要那女人不是太粗鄙、太无知,看在脸的份上,男人都能忍受。

    萧九安不是一直在提醒她,她很丑吗?

    端王妃不曾想纪云开不认识她,柔美的俏脸僵了片刻,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,温柔的道:“燕北王妃第一次见我,不认识并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在京中的贵妇人圈中,端王妃名声很大,她的身份,还有她那独特的保养手法,都是妇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的保养手法,无数妇人都想知道,一个年近四十的妇人要怎么做,才能如同二八少女一般美丽?

    “是我失礼了,王妃看着太年轻了,我一时不敢肯定。”纪云开这话算不得恭敬,甚至带了一点小情绪。

    许是先入为主的原因,即使端王妃看上去十分美好,可纪云开就是无法喜欢她,甚至有一点厌恶。

    纪云开虽然隐藏得很好,可端王妃好像听出来了,秀眉微蹙,似有不满,不过纪云开毫不在乎。

    依她的身份,没必要看端王妃的脸色行事,端王虽是一品亲王,手上也有点兵权,可是跟萧九安比却是差远了。

    虽说端王妃的品级比她高,可在京中,妇人们的地位很多时候看的不是品级,而是丈夫手中的实权!

    很幸运,萧九安虽不是一品亲王,手中的实权却是无人能及。在京中,除了未来的皇后外,几乎没有哪家的夫人能压在她头上。

    而正因为此,朱夫人得罪她后,她才敢毫无顾忌的当场“教导”她规矩,让在场的人明白,她纪云开不是好惹的,她不会像之前一般,为了所谓的母仪天下的气度、准皇后的风度而处处忍让,把自己憋个半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