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2章112规矩,不懂就好好教!

    第112章 112规矩,不懂就好好教

    长公主试探几句,见纪云开一副故作强硬的样子,就知纪云开心里还有皇上,然后便懒得搭理她了。

    像这种自甘下贱的蠢女人,只要哄两句就会忘了东南西北,不需要她多费口舌。

    到了公主府后,长公主率先下了马车,丢下纪云开一个人在马车上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由得摇头:“想要利用人,却连一点耐心也没有,长公主还真是自大。”要不是太自大,又怎么会在要利用她的时候,还给她难堪呢?

    恐怕在长公主眼中,她就是一条狗,呼之则来,挥之则去,而作为狗的主人,长公主根本不需要在乎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原主之前待长公主的态度,纪云开又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要换成是原主,任凭长公主怎么羞辱她都不会在意,甚至还会替长公主解释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长公主会看不起她也不是没有原因的,原主为了讨长公主的欢心,根本没有原则,颇有些自甘下贱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人必自重而后人重之,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。如果不自重,又怎么奢望别人尊重你?”纪云开喃喃自语,这话她是在告诉原主,也是在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人必自强而后人敬之,人必自怜而后人轻之。

    横的人都是被怂的人宠出来的,原来的纪云开是个怂的,长公主在她面前自然是要多横就有多横了。

    自重,自强,自爱……如果连自己都不爱自己,还能奢求谁爱自己?

    纪云开叹息了一声,扶着侍女的手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长公主府中门大开,管家亲自出来迎接:“小人见过燕北王妃,公主急着回房换衣服,如有怠慢之处,还请王妃见谅,王妃这边请……”

    和看门的婆子不同,长公主府的管家十分有修养,面上一直带着笑,看着和和气气的,一脸富态,让人讨厌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客气了。”纪云开不是一个惹祸的,旁人客气,她自然也会给三分面子。

    管家亲自引路,把纪云开引到内院,招来内院的管事婆子,再三交待她务必招待好燕北王妃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“奴婢见过燕北王妃。王妃娘娘,端王妃、和郡王妃这会正在水燕亭赏花,您是否过去?”内院的婆子客客气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哦,其他人呢?”纪云开缓步往内院走,时不时打量一二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长公主府的院子布置的确实精致,一花一草皆是景,亭台假山错落有致,看着就叫人喜欢,水流、小桥、曲径通幽,三步一景,叫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“几位夫人都随端王妃、和郡王妃一处,小姐们则去花房摘花去了。”管事婆子尽职的介绍,不过纪云开不问的话,她绝不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那便去水燕亭罢。”她已成婚,自然不好跟未婚的小姑娘一块玩。

    “王妃这边请。”管事婆子引着纪云开来到水燕亭,刚走过来,就听到亭中传来一道刻薄的女声:“我道是谁,竟敢让长公主亲自出去迎接,原来是燕北王妃,真正是好大的脸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……燕北王妃的脸,确实跟我们不大一样。”像是唱双簧,刻薄夫人身旁的紫衣妇人,张嘴就接道。

    两人这一开口,水燕亭数十位夫人的目光,便齐刷刷落在纪云开脸上。

    有审视、有打量、有不屑、有嘲讽,还有同情……

    在选择出门见人时,纪云开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幕,她并不介意,大大方方的走进来。

    她虽毁了容颜,可并不会因此自卑,更不会因此不敢见人。

    “我来晚了,还请众位夫人见谅。”纪云开坦荡的走进来,从容的与众人打招呼,然后在空位上坐下。

    见纪云开从容自若,反倒让一干打量的夫人不好意思了,有人为了缓解尴尬,打圆场的说了一句:“确实不一样,不过……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看有什么用,我听人说燕北王妃摘下面具后,面如夜叉,能生生把人吓死。燕北王妃,不知你可否把面具摘下来,好让我们看看王妃的尊容,是不是真如外面所说的那样吓人?”最先开口的刻薄妇人,不怀好意的盯着纪云开的面具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搭理她,却不想这位刻薄夫人却得寸进尺,上前就要摘她的面具:“王妃,我们都等着看你的脸呢?你什么时候把面具摘下来?”

    “夫人,自重!”抱琴上前一步,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看看燕北王妃的脸,怎么,不可以吗?”刻薄夫人好似听不懂,根本没有退让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位夫人是……”纪云开本不想与她计较,可对方一再挑衅,甚至越说越难听,她要再退让,不会有人说她大度,旁人只会说她懦弱无能,人人可欺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兵部侍郎朱青的夫人。”坐在纪云开身旁的一位夫人介绍道。

    她一说完,抱琴就附在纪云开耳边,小声道:“王妃,朱青前段时间走了长公主的路,从地方上调来的。”

    作为燕北王府的大丫鬟,抱琴虽然刚到京城没有多久,却也把京城的复杂关系打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萧九安让人打听这些,原是为了方便十庆郡主与京中的小姐、夫人打交道,现在却是便宜了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侍郎夫人,我当是哪家王府的人呢。”知晓对方的来历后,纪云开就明白对方为什么针对自己了。

    长公主身边的一条狗嘛,主人吃了亏,她当然要帮主人咬人了,不然如何讨主人的欢心?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见笑了,我这人心直口快,初到京城,也不懂京中规矩,如有得罪之处,还请王妃见谅。”刻薄的朱夫人并不蠢,自然听得出纪云开话中的嘲讽,可她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她的主子是长公主,只要讨得长公主欢心,她丈夫就能步步高升,旁人就不敢当面轻视她,至于背后如何轻视她,她才不在乎。

    朱夫人这话明显是以退为进,一般出身高贵的王妃、夫人们自持身份与修养,都不屑、也不愿意跟一个乡野村夫似的妇人计较,免得这人胡搅蛮缠反添是非,可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不是!

    她这人一向小气、爱记仇,得罪了她,她一般是有能力就当场报复回去,没能力就等十年后再说。

    明显,这位朱夫人得罪了她,而更明显的是,她现在就有能力报复回去。

    纪云开看也不看朱夫人一眼,挥挥手,云淡风轻的道:“既然不懂规矩,抱琴……去,好好教教她京城的规矩,好好教教她在京城怎么说话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养的狗可真是一点眼力劲也没有,真当她现在还是那个空有纪府大小姐、未来皇后的名头,却没有半丝倚仗的纪云开吗?

    简直是……愚蠢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