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1章111下贱,算计纪云开!

    第111章 111下贱,算计纪云开

    想怎么样?

    听到长公主气急败坏的话,纪云开笑了。

    长公主真的是被原主讨好惯了,不让着她、不纵着她,就是她的不是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,这话该是我问你吧,你挡在我的车架前,你想怎么样?至于你说的下人怠慢,我已经教训了,道歉就不必了。”纪云开仍旧没有下马车,就如同长公主一直坐在马背上,没有下马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打了本宫的人!”这是长公主所不能忍受的,打她出生起,还没有被人这么下过面子。

    “所以,长公主你想怎么样?打回来吗?”纪云开不紧不慢的开口,不等长公主接话,又道:“只是,长公主你确定你带来的这几个人,打得过我的丫鬟吗?”

    纪云开探出头,看了一眼长公主身后的四个侍卫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没有嘲讽,没有轻视,只是陈述事实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……”长公主抬手扬起鞭子,不管不顾就要抽过去,可刚一抬手,就被身后的侍卫拦住了:“公主,别误了皇上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长公主“你”了半天,最后却是气急败坏的放下手,咬牙切齿的道:“燕北王妃,今天的事是本宫不对,还请燕北王妃大人有大谅,原谅本宫一回。本宫这就叫人开中门,请燕北王妃赏脸光临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不必了,本王妃没了兴致,不想去了。”长公主明明气得快要疯了,却为了请她入府而忍下来,可见长公主所图不小,如果可以,她并不想踏入长公主府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长公主会出现在这里,就不会让她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不给本宫面子?”长公主本就憋着气,听到这话,当即怒了,要不是身后的人死死拉住她,铁定翻脸了。

    她何时受过这样的气?

    放眼京城,哪家夫人、小姐见了她不是客客气气的,谁敢驳她面子?

    纪云开反问:“这话从何说起?”不给长公主面子,她就不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本宫都亲自来请了,燕北王妃却不赏脸,不是不给本宫面子是什么?”长公主咬咬牙,跳下马,朝纪云开的马车走来。

    可刚走两步,就被纪云开身旁的丫鬟拦住了:“公主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“让开!”长公主用力拍开丫鬟的手,大步走到马车旁:“燕北王妃,本宫亲自来请,你可愿赏脸?”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公主有请,岂敢不从。”她要是说不去,长公主怕是会跟她耗一天,让府内的夫人们等她一天,传出去……她怕是会成那些夫人的公敌。

    虽然她并不在乎,可也不想惹一堆麻烦,要知道女人最是小心眼,得罪了一群女人,她以后怕是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客气了,本宫懒得骑马了,可否捎本宫一程?”不等纪云开回答,长公主便利落的跳上马车,一旁的丫鬟想要阻止,却被纪云开拦住了。

    对方是长公主,虽不能对她怎么样,可要折腾几个下人却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虽说燕北王府的人并不当她是主子,可今天这些人跟她出来,听她的命令行事,她自然是要护着的。

    “公主,请。”马车很宽敞,纪云开坐在正中央没有动,让长公主随意坐。

    不想长公主没有坐左右两侧的位置,而是盘腿坐在纪云开面前,以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,最后视线落在她的面具上,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纪云开,你变了!”

    戴上面具后的纪云开比以前更自信、更张扬,也比以前更美丽、更耀眼,纪云开变了,只是不知,她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在乎皇上?

    “成亲了,自然不一样了,公主确实一直没有变。”纪云开知道长公主在说什么,无外乎就是说她不像以前那样让着她、纵着她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,长公主凭什么认为,她就该无条件地让着她、纵着她?

    原先,她是原主未来夫婿的姐姐,原主想要和皇家的人搞好关系,自然会让着她、纵着她,可她现在是燕北王妃,长公主有什么资格要求她像以前一样待她?

    长公主道:“本宫以为你以前是真心待本宫好的。”虽说她一直鄙夷纪云开的真心,也从来没有把纪云开当回事,可原本一直无条件对自己好,无条件为自己付出的人,突然把这份好收回了,她一时真的无法适应。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我确实是真心的,现在也是真心的。”原主确实是真心待长公主,虽说有目的,可谁会没有目的、无缘无故的对一个人好?

    父母对孩子好,那也是因为孩子是自己的骨血,要是没有这一条,有几个人能做到无条件对别人的孩子好,为别人的孩子付出?

    “你变了,变得让我陌生,难怪皇上不喜欢你了。”长公主很清楚纪云开把皇上看得多重,以前只要一提皇上不喜欢什么,喜欢什么,纪云开立刻就会改,可是她现在提起皇上,纪云开面上一点表情也没有。

    想到纪云开今天的举动,长公主的眼中闪过一抹担忧。

    纪云开,似乎不像先前那般好摆弄了,甚至都敢不给她面子。

    “皇上从来没有喜欢过我,我怎么样皇上都不会喜欢,我何不做我自己?”纪云开不知长公主打的什么主意,故意摆出一副受伤却不肯承认的样子。

    长公主的眼中闪过一抹不屑,嘴上却道:“你以前的样子皇上就很喜欢,要不是你毁了容,皇上早就立你为后了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纪云开对皇上还心存幻想,果然贱!

    “是吗?”纪云开垂眸,掩去眼底的嘲讽。

    这话骗骗原主还行,骗她?

    算了吧,她不是十七、八岁的少女,被男人随便哄两句,就忘了自己几斤几两重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是皇上的未婚妻,皇上不立你为后,立谁为后?”长公主说得笃定,要是蠢一点,或者心存幻想的人,指不定就信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纪云开早已不是原来的纪云开,她对皇上没有一丝感情,也没有一丝期待,任由长公主说得多么好听,她都不可能相信,甚至只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然而,长公主不知道这些,看纪云开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,长公主坚信纪云开仍是那个愿为皇上付出一切的纪云开。

    至于纪云开今天不给她面子,打伤她的侍卫,长公主只当她是在发泄心中的不满。

    毕竟,皇上确实是辜负了她,纪云开不满是再正常不过的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