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0章110愚弄,终究太天真了!

    第110章 110愚弄,终究太天真了

    马车停下,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近,不多时就在马车旁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本宫的人不长眼冲撞了你,本宫亲自来给你道歉,如有得罪之处,还请燕北王妃看在本宫的面子上,别跟下人一般见识。”长公主坐在马上,根本没有下来的意思,说是道歉,语气却是一惯的骄横,根本容不得别人说不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的面子?”纪云开没有出马车,只是命丫鬟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“怎么?本宫的面子不够大吗?”长公主扬了扬手中的马鞭,威肋的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纪云开淡然道:“公主的面子自然够大,今日之事……该教训的人我都教训了,还请公主看在我家王爷的面子上,不要怪我越俎代庖才好。”长公主这口气与其说是来道歉,不如说是来找茬的好。

    道歉?

    带着一群侍卫,气势汹汹地追过来,马都不下,这就是道歉?

    还真是一点诚意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你今天打的可是本公主的人。”果然,长公主今天就是来找茬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家王爷的面子不够大吗?”同样的话,同样的口气,纪云开把话丢给了长公主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的面子当然够大……”长公主自然不把纪云开放在眼里,却不敢当众踩萧九安的面子,而纪云开要的就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不等长公主说完,纪云开就截话道:“既然我家王爷的面子够大,就请公主让让路,你挡着我的道了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这话一点也不客气,就差没说“好狗不挡道”。

    可没有说出来,并不表示长公主听不懂,在宫里长大的女子,最擅长的就是听那话外之音,纪云开的未尽之意,长公主自然听懂了,然后就生气了。

    长公主道:“燕北王妃,人是你打的,与燕北王何干?本宫给燕北王面子,可以不找你的麻烦,但动手的人却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打了她的人就想走,纪云开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天真,天真的以为只要真心待她,就能得到她的真心喜欢?

    简直是愚不可及!

    在皇家,从来只有利益,真心都是用来喂狗的,她不需要纪云开的真心,纪云开无法带给她任何好处,在她眼中就是一个没用的废人。

    不过,纪云开今天倒是有些不一样了,看来纪云开之前也并非真心对她好,待她好也是有目的的。

    “哦?长公主想要怎么样?”纪云开云淡风轻的问道,完全不将长公主的怒火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长公主却没有听出来,或者说听出来也不在意,只道:“本宫最是怜香惜玉,一群如花似玉的姑娘,要是打残了也不好看,不如一人脸上划一刀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的法子。”纪云开点了点头,赞同道。

    长公主眉头微皱,隐隐觉得不对,果然不等她开口,就听纪云开继续道:“抱琴,公主都开口了,你还不快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?”抱琴傻眼了,不明白她们家王妃这是怎么了,刚刚还硬气得很,怎么一见到长公主就孬了?

    “怎么?我的话不管用了?”纪云开知道抱琴想左了,可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她也想知道燕北王府这些人,到底把她置于何地。

    先前,因为种种原因,她除了退让还是退让,可她现在不想退了,也不想一味的委曲求全。

    在燕北王府,不是她退让,她委曲求全就能过得好的。

    “奴婢不敢,奴婢这就划。”抱琴脸色一白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却又不敢违背纪云开的命令。

    这里面有萧九安的命令,要她们听纪云开的话,还有就是纪云开先前的狠辣、果断惊住了她,让她不敢顶撞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纪云开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果然,一味的退让只会让人觉得软弱可欺,哪怕是为了让自己过得舒心,她也该强势一些。

    没有女子不爱美,要亲手划花自己的脸是需要勇气的,可抱琴却没有一丝迟疑,她们虽是侍女,可却是被当成士兵训练的,她们只知道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取下发簪,抵在脸上,正准备用力划下,就听到长公主得意的大笑声:“哈哈哈,纪云开,你还是一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,不等长公主得意完,就听到纪云开喝道:“蠢丫头,谁让你们划自己了。公主不是说了不能放过动手的人吗?先前那位姑娘不是对你们动手动脚吗?去,在她脸上划一道,不必手下留情,免得公主面上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纪云开,你玩我!”长公主的笑声嘎然而止,怒瞪纪云开。

    抱琴手中的发簪已经刺破了脸上的肌肤,听到纪云开的话,顿时眼前一亮,丝毫不在意脸上的痛,脆生生的应道:“奴婢遵命。”

    她就说嘛,她们家王妃怎么会突然变孬,原来是她理解错了王妃的意思。

    抱琴得令就往回走,去找被她一脚踹出去的落桃,可刚一转身,长公主的马鞭就甩了过来: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幸亏抱琴有两下子,没有被打住。

    一击未中,长公主没有再打,以免丢脸,气冲冲的朝纪云开吼道:“纪云开,你敢动本宫的人?”

    果然是她太天真了,还以为纪云开先前是真心对她好。现在看来,纪云开那所谓的真心,不过是想她在皇上面前,替她说好话罢了。

    亏她还觉得纪云开天真、愚蠢,现在看来,真正天真、愚蠢的是她,居然认为纪云开是真心的……

    “公主你不是来道歉的吗?”纪云开没有回长公主的话,而是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不是原主,她根本不在乎长公主的名声,也不在乎长公主对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本公主已经道过歉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长公主见纪云开咄咄逼人,完全不像原先那般处处讨好她,她感觉自己被欺骗、被愚弄了。

    被自己看不起的人欺骗,对长公主来说是一种羞辱,长公主恨不得抽纪云开一顿泄愤。

    可偏偏不管是先前还是现在,纪云开的身份都很特殊,她就是再厌恶纪云开也不能当众抽她一顿。不然她现在痛快了,事后就麻烦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