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7章107迟到,不让进了!

    第107章 107迟到,不让进了

    见纪云开满脸霞红,一副春心萌动的样子,萧九安眼中闪过一抹冷冽的嘲讽:女人,不过如此!

    屋内的温度猛地下降,萧九安一脸寒霜,不等纪云开回神,粗暴的摘下她的面具,“啪”的一声将其捏碎。

    “王爷?”纪云开吓了一跳,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躲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又是发什么疯?

    “去,换一块面具!”萧九安松手,碎片从指缝落下,萧九安冷冷地看着她,浅色的眸子只有嘲讽与轻蔑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纪云开微微皱眉,垂眸掩去眼中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出去了。”萧九安坐直,看也不看纪云开一眼。

    纪云开抬头看了萧九安一眼,心里说不出来的憋屈:合着这男人叫我进来,就是为了捏碎我的面具?

    磨了磨牙,纪云开猛地起身,却不想蹲得太久了,双腿发麻,一起身脚便软了,踉跄两步后往前栽倒,可不想刚一动,就被萧九安手中的笔抵住了:“离本王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他一向不喜欢女子靠近,要不是纪云开身上的气息还算好闻,纪云开根本进不了他的书房,哪怕只是外书房。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王爷,这是意外。”萧九安不会以为,她这是要投怀送抱,勾引他吧?

    她承认萧九安长得很好,出身又好,气质又好,十分迷人,可是……就凭萧九安那恶劣的脾气,她就不可能对他投怀送抱,更不可能勾引他。

    萧九安冷冷道:“本王从不相信意外与巧合。”谁能知道意外与巧合的背后隐藏了多少阴谋?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纪云开被咽住了,完全不知怎么接话,好半天才道:“我保证,不会有下次了。”

    下一次,她宁可摔死,也不会往萧九安身边倒,明明还没有碰到他,就被冠了一个别有用心的罪名。

    “最好如此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萧九安打开另一份文书,看也不看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后退两步,看着认真办公,心无旁骛的萧九安,默默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真不明白,这个男人叫她进来干什么?

    可惜她不明白也没有办法,因为这个男人绝对不会为她解答。

    纪云开带着满肚子的疑问,还有那么一点小不爽走了出去,看到管事在外面候着,纪云开直接让管事去给她取一块面具来,至于样式?随便怎么样的都行,她对这些不挑。

    很快的,管事就命人取了一块蝴蝶的面具,样式颇为夸张,戴在脸上显得神秘又妩媚,张扬而诱惑,可惜纪云开并不知道,她戴上面具就走了,独留下管事站在原地纠结难安。

    王爷看到王妃脸上的兰花面具,就把人叫过来换一块面具,要是王爷知道他给王妃挑了一块,让王妃的气质和样貌更加出众的蝴蝶面具,会不会杀了他?

    怎么办?他突然感觉背脊发寒,脖子好痒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一出书房就把萧九安丢在脑后,再次登上软轿,由下人抬着出门,然后换上马车,前往长公主府。

    纪云开前脚离开,暗卫后脚就来书房汇报:“王爷,种子全部发芽了,每一粒种子都存活了。”哪怕是极力克制,也难掩激动。

    萧九安道:“很好,让人盯紧了。”看在纪云开还算有用的份上,他不介意给纪云开一条活路,只要她一直有用下去。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暗卫应得爽快,略微顿了片刻,又道:“王爷,郡主刚刚去找王妃,没见到人,便跑去诸葛小大夫那里,不过诸葛小大夫以男女有别为由,把郡主挡在了外面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不假思索道:“严禁郡主接近药田。”看在十庆是燕北王府唯一的血脉份上,他处处宠着十庆,甚至给了十庆不小的权利,可是……

    宠她并不表示会放纵她,十庆太让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十庆郡主可不好惹呀!

    暗卫心里暗暗叫苦,面上却是不敢表露半分。

    “派人保护好诸葛小大夫,另外……”萧九安略微一顿,冷声下令道:“派人去长公主府,保护王妃。”纪云开既然有用,他就不会任人暗害她,哪怕是十庆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是!”暗卫应了一声,见萧九安没有其他的安排,便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被萧九安耽误了不少时间,纪云开出门后就让车夫加快速度,可饶是如此,纪云开也到晚了,或者说迟到了。

    长公主得宠,她下帖子请人,从来没有人会迟到,就是一品亲王妃也会提早到,确保给足长公主的面子,纪云开是唯一一个迟到的。

    迟到确实很失礼,纪云开也深表歉意,不过这份歉意在看门婆子冷言冷语将她拒之门外,让她从小门进去后便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……不许我们王妃从正门进去?”纪云开身边的丫鬟,拿着拜帖,强忍着怒气问道。

    他们不过是迟到了半柱香的时间,一来就道歉了,可对方却不依不饶,话里话外损她们不懂规矩不说,还把她们挡在门外,要让她们走下人才走的小门进去,简直是欺人太甚。

    “我们长公主府从来没有见过迟到的客人,仪门一到时辰就关上,然后不管这位夫人是谁,要进长公主府都只能从小门进。不乐意的话,就请回吧,我们长公主府招待不起您这尊大佛。”看门的婆子一脸傲慢,下巴抬得极高,完全拿鼻孔看人。

    马车上有各家的标志,要说婆子没有看到那绝对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没有看到也没有关系,她们一上前就自报家门,说了马车里坐的是谁,可长公主府的看门婆子仍旧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大丫鬟也是当小姐一般养大的,虽说脾气好,但并不表示没有脾气,这几个看门婆子的态度真正是气到她们了。

    大丫鬟气得直喘气,可又不敢自作主张,只得憋着气去请示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马车内就听到了争执,虽说听得不太真切,可谁是谁非却也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她虽然迟到了,但燕北王府的下人没有半丝失礼之处,明显是对方故意刁难,既然如此,她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看人脸色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去。”纪云开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,直接让车夫调转马头。

    长公主府什么的,真当她愿意进呢。

    让她走小门?

    长公主以为自己是她纪云开的亲娘吗?

    想让她干嘛就干嘛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