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40章340牵手,纵容纪云开胡闹!

    第340章 340牵手,纵容纪云开胡闹

    萧九安那副骄傲、狂妄的拽样实在是太欠扁了,纪云开强忍着揍他一顿的冲动,默默地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她懒得搭理萧九安。

    这男人强势起来,比帝王还要狂妄,幼稚起来简直跟小孩子似的不进理,你要理会他,会被他气死。

    纪云开面带微笑的给众人道谢:“多谢众位先生为我解惑,然而……”纪云开话峰一转,又道:“我与众位先生有不同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既然不相信我们,又何必要问我们?”众人一听,顿时不满了。

    燕北王妃是在耍他们玩吗?

    “我没有不相信众位,只是众位的答案并没有完全为我解惑,一大一小两块石头,同时从高处抛下,为什么是大石头先落地?”纪云开继续挖坑给人跳。

    “大石头更重,自然会先落地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吗?”纪云开仍旧是一副不解的样子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默默望天……他就知道,纪云开又在装无辜,装单纯骗人了。

    要说凤祁先前还不明白,看纪云开这副样子,就知道她想做什么了,虽然他觉得云开一个女子,得罪这些大儒不好,但是……

    云开高兴就好。

    反正有他在,云开就是把这些人先得罪光了,他也兜得住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燕北王妃你以后不要再问这么蠢的问题了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王妃娶了个傻子。”在凤祁手中憋了一肚子气的众人,终于找到了发泄口,明里暗里的开始损纪云开,直把纪云开说成智障、呆傻、蠢笨滑稽了。

    当然,出口指责纪云开的人只是一群普通学子,那些名士大儒自诩风度,是绝不会出口讽刺一个女子的,他们只会用鄙夷地眼神看着纪云开,就像纪云开是什么脏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萧九安气炸了,抬手就要拍桌子,让这群人闭嘴,可刚一抬手,就被纪云开握住了:“王爷,别冲动,让他们说。”现在说得越欢,随后被打脸才会越疼。

    暖暖的,软软的触感袭来,萧九安的火气顿时消了。

    他估且忍这些人片刻。

    安抚好了萧九安,纪云开自然要把手抽回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的手却被萧九安反握住了。

    火热的大掌将她完全包裹住了,说不上讨厌,但也说不上喜欢,她并不喜欢与人握手,更不喜欢与人牵手。

    两手交叠就容易出汗,而她讨厌手心油腻的触感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纪云开扭头看向萧九安,示意他放手。

    就算她不讨厌,这个场合也不适合牵手呀,萧九安这是要闹哪样?

    他知道不知道,男女牵手是很亲密的行为,牵手这个动作真不适合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“坐下,他们不值得你站起来。”萧九安淡定地拉了拉纪云开的手,等她坐下后,便松手了,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。

    纪云开默,果然萧九安什么都不知道,他握她的手也没有一丝别的想法,只是拉她坐下罢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坐下没有多久,众学子对她的讨伐就告一段落了,只是看她的眼神仍旧像是在看脏东西,好像她有多入不得人眼似的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纪云开,要换作旁人肯定会气炸,事实上端王世子和费小柴就气炸了,要不是纪云开和凤祁太过淡定,他们指不定就撸起袖子跟这些人干架了。

    讨伐完了纪云开,心中那口恶气出了,众学子又恢复该有的意气风发,张狂的道:“燕北王妃,你的问题我们解答,没事我们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!”这一次纪云开没有起身,她坐在位置上,说道:“事实胜于雄辩,你们说大石头先落地,就是大石头先落地吗?我偏不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无知妇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张口闭口骂妇人了,没有妇人还没有你呢。”纪云开不是女权主义者,但也无法容忍这群学子,开口你这无知妇人,闭口你这无知妇人的。

    “妇人怎么了?妇人惹你了吗?开口闭口就是无知妇人,简直是不知所谓,丢尽读书人的脸。”纪云开不客气地训道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纪云开的语速极快,根本不给那群学子插话的机会,接着道:“今天我这个无知妇人就教教你,什么叫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口咬定大石头先落地,可有论证过?既然没有论证,你们凭什么否认其他的可能存在?就凭你们先入为主的认为,大石头更重就会先落地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纪云开的语速太快,语气又太过自信,让一众学者心生不安,隐隐动摇了。

    他们还真得没有论证过,只是直觉地认为大石头会先落地。

    “是与不是,论证过才知道。”纪云开扫了一眼场中的人,年轻的学子心性不定,被她说两句就动摇了,相反那些名士大儒却仍旧是一脸不屑,看都不看纪云开,甚至还有人直接站了起来,甩袖离去:“老夫没空陪无知妇人瞎闹。”

    似是为了打纪云开的脸,“无知妇人”四个字,那人咬得极重,而他一动立刻就有人跟着起身要走,可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会让他们走吗?

    当然不会!

    纪云开高声道:“怎么?你们怕了,怕输在我这个无知妇人的手里吗?”

    “笑话,我们会怕你一个愚蠢无知的妇人!”果然,纪云开一说,那几个清高的大儒立刻就不走了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能容许被人说,他们怕一个妇人?

    “既然不怕,那就留下来,看看你们错得有多离谱。”仍旧是激将,这样的方法对萧九安、凤祁这样的人无用,可对把名声看得命还要重要的读书人十分有效。

    “好,老夫今天就要看看,你这妇人能把燕北王府的脸丢到什么地步!”那人一脸不屑的哼了一声,恶毒的把纪云开和燕北王府绑在一起,挑拨萧九安出手压制纪云开。

    这时,要是萧九安不那么相信纪云开,或者萧九安在乎燕北王府的颜面,一定会阻止纪云开胡乱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失望了!

    萧九安什么也没有说,他就坐在纪云开身旁,纵容纪云开胡闹,纵容纪云开拿燕北王府的颜面胡闹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