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6章106亲昵,怦然心动!

    第106章 106亲昵,怦然心动

    三天的时间足够让种子发芽了,纪云开一大早就来药田看了一眼,确定每粒种子都长出细芽,这才满意地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落院,管事安排的侍女已捧着衣服、首饰在院内等候。

    如花的美人,手捧华服、珠宝娉娉婷婷站在绿意葱葱的小院里,那画面说不出来的美丽,饶是纪云开看到这一幕,也忍不住嘴角上扬。

    人都喜欢美好的事物,纪云开也不能免俗。

    “奴婢请王妃安。”十六个侍女分列两排,齐齐给纪云开行礼,直到纪云开走过才敢起身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纪云开觉得自己是女王,正在巡视自己的领地,而她的臣子齐齐匍匐在她的脚下。

    那种高高在上、一切在握的感觉,简直是棒极了,可只有一瞬间,纪云开就清醒了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,也知道自己是谁,她不会蠢的认为,下人给她行个礼,她就真的成了燕北王府的女主人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纪云开淡淡开口,没有受宠若惊,也没有慌乱不安,更没有自鸣得意,好像这一切对她来说只是再寻常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管事在一旁看到这一幕,暗暗吃惊,王妃通身的气度绝非小门小户可以养出来的,不愧为被先皇钦点为新帝皇后的女子,即使纪家不肯教养她,她自身的气度也端得起母仪天下之姿。

    只可惜,脸毁了,失了皇后之位。

    十六个侍女训练有素,十分默契,不过半个时辰就帮纪云开打扮好了。末了,站在最角落的两个侍女,捧着两排面具上前:“王妃,请你挑选一块面具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琳琅满目、制作精良的面具,纪云开的嘴角微抽:萧九安有多嫌弃她这张脸,居然让人准备了这么多的面具,简直是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匠人审美很不错,每一块面具都各具特色,又十分精致,随便哪一块戴在脸上都只会增色,纪云开随手拿了一块兰花的面具戴上。

    许是第一块面具是兰花面具的原故,纪云开对兰花样式情有独钟。

    收拾妥当后,纪云开带着十六个侍女,四个嬷嬷,由下人抬着软轿往外走,完全不需要自己多走一步路。

    坐在软轿上,纪云开身子微侧,右手托着下巴,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燕北王府的一景一草,唇角微微上扬,露出一抹嘲讽的笑。

    这就是权势的好处,这就是权势的迷人之处,这就是权势让人趋之若鹜的地方。

    有了权势,你就再也不用受人摆布;有人权势,你就有了高高在上的地位,你就可以随心所欲,享受最好的一切。

    权势,真是一个好东西,难怪能让人抛弃良知、抛弃人性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与她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萧九安不会以为先把她踩入泥底,再把她捧到云端,就能让她迷失自我吧?

    如果她只是十八岁的小姑娘,也许真的会被纸醉金迷的表象迷惑,可她早就过了爱慕虚荣、不切实际的年龄了。

    抬轿子的婆子走得很稳、很快,不多时就穿过中庭,来到前院,就在此时,管事突然追在身面大喊:“王妃,等一等,等一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下!”纪云开的耳朵很尖,隔得老远就听到了。

    抬轿的婆子和身后的下人愣了一下,不过还是极听话的停了下来,并将软轿放下。

    “王妃,王妃……”管事正在后面追,见到纪云开一行停了下来,长长的松了口气,也不再跑了,三步并做两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,王爷有请。”管事气也不敢喘一下,一口气说完。

    “王爷?”纪云开怔了一下,然后从软轿下来:“走吧!”萧九安要见她,她有说不的权利吗?

    “王妃,这边请……”管事缓过气后,走在一旁给纪云开引路,心中暗赞王妃聪明,知进退,能在燕北王府活到现在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萧九安此时就在外院的书房,不多时就走到了,管事让纪云开稍等片刻,进去通报一声后,才请纪云开进去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知萧九安为什么要见她,可她心中没有期待,也没有怨恨,所以她无惧。

    缓步走进书房,抬头看到正埋首案桌的萧九安,纪云开唤了一声:“王爷。”便站在中央等萧九安开口。

    不知是有意给她下马威,还是手上的事没有做完,纪云开足足等了一柱香的时间,萧九安才放下手中的笔,抬头看着她,嫌弃的道:“真丑!”

    纪云开默默地看了萧九安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没必要和嘴贱的男人计较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萧九安也不需要纪云开回答,他只需要纪云开听话就好。

    纪云开迟疑片刻,暗暗吸了口气,这才站到书桌对面,可是萧九安还不满意:“站到本王面前来!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纪云开不知萧九安这是要做什么,可还是认命的上前,绕过书桌,走到萧九安面前,离他两步远。

    “上前一步,蹲下。”萧九安一个命令,纪云开一个动作,没有一丝不满,纪云开上前,蹲下。

    “抬头看着本王!”

    纪云开抬头,目光澄明,没有一丝的不安与紧张。

    萧九安道:“你胆子变大了。”不知是他的错觉还是什么,他总觉得纪云开有什么不一样了,似乎比之前更沉稳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接话,只是问道:“王爷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没事能不能别折腾她?真当她好欺负呢!

    她之前是受了伤,身体虚,又有顾忌,才不敢闹腾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萧九安再寻她麻烦,别怪她把燕北王府给拆了。

    大不了鱼死网破,她重新投一回胎。

    “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,竟敢这样跟本王说话?”萧九安身子前倾,附在纪云开的耳边,低沉、缓慢的语调如同音符,轻轻地敲击在纪云开的心上,华丽的转音如同羽毛,从纪云开心尖扫过,纪云开忍不住一颤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长相和声音太犯规了,哪怕明知他极度恶劣,心尖也忍不住为之颤动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,只隔一张面具的距离,轻轻吸一口气,就能闻到彼此身上的气息。

    独属于男人的灼热气息喷洒在脸上,纪云开的脸“唰”的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她,从来没有跟异性靠得这么近过;她的心,忍不住狂跳。

    无关情爱,只是……这一瞬间的本能反应,这一瞬间的怦然心动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