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5章105毒草,长公主的邀请!

    第105章 105毒草,长公主的邀请

    在纪云开眼中,诸葛小大夫是不一样的,别说诸葛小大夫只是让她帮忙种个药草,就是让她帮忙杀人,纪云开也不会犹豫。

    接过种子,问清了它的生长习性后,纪云开便开始培植需要的泥土,同时搭建一个适合毒草生长的阴湿环境。

    京城靠近北方,空气干燥,湿度不够,而按诸葛小大夫所说,这些药草喜阴不喜阳,需要潮湿浑浊的生长环境,过于干净的地方养不活它们,或者生长出来后药效也会很差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院子太小了,根本没有合适的地方,好在诸葛小大夫之前为了种毒草,挑了一个背光的小院,并且按毒草的习性弄了一块湿度合格的药地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看这里行吗?”诸葛小大夫指了指自己那光秃秃的药草园,当然此刻里面一株药草也没有,毒草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地方可以,但是湿度和浑浊程度还不够,可能需要布置一番。”纪云开从诸葛小大夫的描述中,大至猜到了这些种子的生长环境,当下也不客气,直接指挥诸葛小大夫布置药田。

    首先,需要挖一些小虫子的尸体埋在土里,等它们腐烂后就能为药草提供养份。

    其次,用竹篾将药田称起来,然后用黑布裹住,不让药田见光,且每天都要在黑布上喷洒足够的水,保持药田里面的湿度。

    最后,纪云开每天来看一次!

    其实,不需要前面两步,纪云开也有把握让种子发芽生长,但是有些事做得太过了,就会显得太逆天,会让人起疑。

    虽说她这能力不能杀人,也不能救人的,但终归与旁人不同,她不想让人知道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十分重视这批种子,立刻按照纪云开的要求将药田布置好,待到纪云开检查过后,才将种子一一种下。

    种子是纪云开亲手种的,每一粒都特意温养过,确保粒粒可以发芽,且比一般的药草生长周期短。

    花了一天的功夫,把所有的种子都种下,纪云开向诸葛小大夫保证,只要按她的要求做,这批种子一定能长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王妃。”诸葛小大夫一扫先前的郁闷,笑得一脸阳光,又恢复原来的傻样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笑,突然有些羡慕……

    能够为一点小事而高兴,这样的人更容易得到幸福。

    她,也该学着点。

    纪云开和诸葛小大夫的举动一直在暗卫的监视下,待到两人将种子种下,暗卫便向萧九安一一汇报。

    “王妃重新布置了药田,看上去与南疆的情况有七分相似,除此之外,王妃什么也没有做。”至少暗卫全程监视,就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萧九安道:“盯紧他,本王不希望有意外发生。”这批种子是他们牺牲三千精锐才拿到的,如果培植不出南疆的毒草,查不出南疆毒草的习性,研究不出防治的办法,那三千人就等于白白牺牲了。

    “属下尊命!”暗卫恭敬的应道,躬身退下。

    暗卫刚离去,管事便前来汇报:“王爷,秦家小公子已从牢里出来了,被秦相夫人安置在城外的庄子上,代替他的是一贫家少年,与秦家小公子有三分像。”

    自从秦家小公子被判流放后,萧九安就一直命人盯着秦相夫人,并且适时给她提供了一些方便,好方便她把人换出来。

    “盯紧了,别让人跑了,也别走露消息。”萧九安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秦相再小心谨慎又如何?枕边人不配合,最终也只会阴沟里翻船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不愿意娶妻的原因,在后院长大的女人,自私自利,目光短浅,完全没有大局观,做事全凭自己的喜好,丝毫不顾旁人。

    上一任燕北王就是被老王妃牵连而死,而他的母亲?

    那个女人,不说也罢,毕竟是生了他,给了他性命的女人,他没有资格评价她的行为,毕竟如果没有她愚蠢的举动,也不会有现在的他。

    “小人明白。”管事一脸严肃的应下,随后从袖子里取出一张帖子,双手奉到萧九安面前:“王爷,这是长公主府的帖子,请王妃参加赏菊宴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是当今圣上一母同胞的姐姐,与当今圣上感情甚笃,十分得宠,一般的王爷在她面前都要客客气气,京中贵夫人皆以收到她的帖子为荣,基本上没有人会拒绝出席。

    “赏菊?”萧九安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这才八月,赏什么菊?

    想来,这应该是当今圣上的手笔,想要借纪云开证明什么或者做什么。毕竟,当日他可是为了纪云开而擅闯皇宫,打伤皇宫侍女,要说他不在乎纪云开,恐怕都没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萧九安看也没看管事手中的帖子,直接说道:“安排好,让她去。”不管皇上要做什么,要试探什么,他萧九安都奉陪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!”管事收回帖子,转身退下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管事将帖子奉到纪云开面前:“王妃,这是长公主邀请王妃参加菊宴的帖子,王爷已经应下了。”换言之,纪云开没有拒绝的权利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纪云开没有看帖子,也没有不满。

    她与萧九安本身就处在不公平的位置,她不会蠢得要求公平,萧九安给她提供暂时的庇护,她做好燕北王妃该做的事,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约定。

    “三天后。”管事默默地收回帖子,心中暗道:不愧为夫妻,这动作、这姿态,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纪云开点点头:“我明白了,届时你让人替我梳妆。”纪夫人为她准备了足够的陪嫁,却没有给她准备陪嫁的丫鬟和下人,明摆着是要她丢脸。

    可惜纪夫人的算盘打错了,她在燕北王府根本没有地位,就是想要丢脸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管事恭恭敬敬的退下,走到院外,看着满园的绿草红花,忍不住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自从跟在王爷身边后,他有多少年没有闻到花草的清香了?

    真正是怀念呀!

    可惜,王府除了王妃亲手栽种的这些花草外,别的地方还是养不活花草,甚至从王妃这里移植出去的也不行。

    十庆郡主就从王妃这里搬了好几盆花草,结果不到三天全都死了。

    管事恋恋不舍的离去,走出院子时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看着满院生命力旺盛的花草,管事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难不成是因为王爷从来没有来过王妃的院子,所以这里的花草才会长得特别好?”

    只可惜,这个问题无人能替他解答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