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3章103开战,王爷很累!

    第103章 103开战,王爷很累

    朝堂上下乱成一团,萧九安很无耻的把战火蔓延到所有人身上,他被众人攻击的同时,也把众人都拉下水。

    毕竟,谁都不是神,谁都有犯错的时候,那些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他的同时,可有低头看一看自己的心是不是干净的?

    短短五天,除了从始至终都保持中立的官员外,其他官员多少都受到了影响,可见萧九安手上的情报网之强,在京中的力量之大。

    看着刑部送上来的案件,皇上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初到京城,按说他本该没有一丝根基,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搜集到这么多大臣和他们家眷所犯的错?

    收集这些证据可不是容易的事,别说一般人,就是他这个皇帝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做到。

    “查,给朕查,一定要查清楚,萧九安到底打哪来的消息?”皇上再一次见识到了萧九安的可怕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见识萧九安的可怕,是父皇派他去慰劳燕北军,顺便摸清燕北军底细,为日后夺回兵权打下基础。

    是的,天启每一任皇帝都想拿回燕北的兵权,在天启近三代皇帝的谋划下,燕北王一脉日渐凋零,族人、兄弟一一死去,到现在只剩下嫡系一脉,可惜兵权还是没有拿回来。

    于是拿回兵权的重任,就交到了当今圣上的手里。

    那一次,他亲眼看到萧九安斩杀了北辰的皇子,那时候萧九安才十六岁,下刀就极其狠辣,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当时那位小皇子被燕北军活捉,因为他的身份太高,军中的将领并不敢杀他,便把他带来见萧九安,那皇子不知骂了萧九安一句什么,萧九安当即抄起大刀,一刀砍掉了那位皇子的胳膊。

    在那位皇子的惨叫声中,萧九安又砍断了他的另一条胳膊和双腿。

    “我是皇子,是北辰皇后之子,你不能这么对我,你不能……”北辰的皇子痛苦的哀嚎,萧九安却充耳不闻,举刀一刀砍下去:“北辰的皇子又如何,犯到了我萧九安头上,便是神,本王也敢诛!”

    萧九安杀了北辰的皇子还不算,还让人把北辰皇子的尸首丢到阵前,让北辰人带回去,并警告北辰立刻退兵,不然他就把北辰的皇子全部杀了。

    当时,北辰军中还有三位是皇子,他们皆是奉命前来军中历练的。

    北辰人听到这话,自然是大怒,当日便发起大规模的攻击,可惜败了,败在萧九安之手。

    据皇上所知,那是萧九安第一次独自带兵,便打得北辰近五年不敢再犯。

    而也就是那一次,让皇上见识到了萧九安的可怕和狂妄,是以他登基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想方设法架空萧九安、夺萧九安的兵权。

    当然,能除了他最好,可是……难度太高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皇上又一次见识到了萧九安的可怕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封地在燕北,在他没有下旨召他回京之前,萧九安每年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进京,并且一次也只能呆一个月。

    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萧九安居然在京城建下了这么大的势力,居然能在短短数天,就收集到这么多官员的罪证,这人……太可怕了!

    再一次,皇上坚定了除去萧九安的决心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燕北王府内,萧少戎也因此事急急的找上门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有多危险?”萧少戎这段时间一直在军中,收拾叛乱后留下的乱局,事情刚忙完,就听到京城大乱的消息,而始作俑者居然是萧九安。

    萧九安淡淡道:“早晚要动手,他忍不了了。”这个“他”自然是指皇上。

    皇室一直想夺燕北王府的兵权,甚至不惜对燕北王府的血脉动手,想逼得燕北王一脉断子绝孙。

    当今圣上狂妄自负,有先帝打下来的基础在,当今圣上也不不需要像先帝那般谨慎隐忍。

    “可你这么做,皇上定会提早出手,我怕我们准备不周。”萧少戎早就知道会有那么一天,但却不希望是这么早。

    “永远都不会准备周全,而且皇上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对我出手,他还要用我。”萧九安的眼中闪过一抹嘲讽。

    这就是赵姓皇室,一边要用燕北军抵抗南疆与北辰的进犯,一边又想夺走燕北王的兵权。

    “北辰不安分了?”萧少戎是聪明人,萧九安一说他就猜到了。

    “当年死在本王手上的皇子,是皇后幼子。现在,北辰势力最强的皇子是皇后长子北辰天阙。”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,萧九安从不放松对对手的监视,比如皇上,比如北辰和南疆。

    “南疆才刚刚安分,北辰又蠢蠢欲动,他们这是约好了,一个个上,耗死燕北军吗?”萧少戎一听,怒了!

    年初与南疆一战,燕北军死伤无数,燕北王府最后的积蓄都用在抚恤死者家属上,真要开战,拿什么开战?

    “当年都一起上过,现在一个个来又算什么?”萧九安打小在战场上长大,对战争一点也不陌生,也不会因为敌国要开战就会愤怒、紧张不安。

    打仗对他来说太寻常了,对方要打便打,他萧九安惧过何人?

    萧少戎也知自己失态,深吸了口气才道:“王爷,你准备什么时候回燕北?”

    萧九安道:“不急,北辰天阙说服北辰出兵也需要时间,虽说开战是早晚的事,但也不是说打就能打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一旦开战,便是劳民伤财,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,北辰的皇帝和大臣们,怎么会为了一个五年前就死了的皇子开战?

    听到这话,萧少戎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还好,还好不是即刻开战,他还有时间筹集军资。

    萧少戎道:“我会想办法筹集足够的军资,王爷你放心。”他是世家少主,手上的人脉甚广,在燕北军中也只有他,有能力在外面筹集军资。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!”萧九安不吝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年,萧少戎为燕北军做了许多,虽说萧家是依附他,但并不是每一个依附他的人,都会像萧少戎这样拼命,甚至不惜掏空家底的帮他。

    萧少戎能赢得他的信任并不是偶然,也不是投权取巧,而是实打实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些年,萧少戎从来没有辜负过他的信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