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68章568自保,打草惊蛇之举!

    第568章 568自保,打草惊蛇之举

    “逼你们动手?”萧九安听到这话,笑了,“本王向来喜欢把人逼死,逼人动手这个说法还真是有意思。二·八·中·文·网”

    看样子魔教很忌惮他,似乎不想与他对上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事是魔教想怎么样,就能怎么样的吗?

    他萧九安从来都不是好说话的人,魔教占了便宜,就别想轻易脱身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我魔教也不怕实话告诉你,拆你的王府并非是我魔教的行为,是我们圣女的私人行为,至于原因,想必你是清楚的。”倒在地上的老大,强撑着站了起来,说道。

    原先是忌惮教主的话,不敢对萧九安动手,现在则是真的不敢动手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武功,远比他想的要高。

    “本王只要结果,十天内不把人交出来,本王的大军便会灭了魔教。”萧九安当然知道魔教并不敢对上他,可那又如何?

    他们带走了纪馨,拆他王府的罪名魔教怎么也洗不掉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如此,就别怪我们了!”萧九安这句话彻底的惹怒了余下的六人,隐藏在地底的魔教七子,顾不得其他,“嗖”的一声,从地底钻了出来,手持奇形怪状的武器,刺向萧九安与纪云开:“今天,我们七兄弟,就将你的命留下,看你拿什么灭我魔教。”

    “魔教七子?来的还真全。”萧九安见七人同时现身,面上没有一丝惊慌,手中的长剑一出,当的一声,就将身后的三人打了回去,至于另外三人?

    他们的目标是纪云开,然纪云开也不是吃素的,她虽坐在地上,可并不像普通人一样随地而坐,而是保持着随时能战斗的姿势,且早就将天医神针拿在手上。贰.五.八.中.文網

    当另外三人朝她扑来之际,纪云开不慌不忙的按下天医神针。

    魔教七子亦是见识多广,天医神针一出他们就认了出来,当即脸色大变:“你和天医谷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江湖中人大多去天医谷求过医,魔教的人也不例外,如果可以没有人愿意与天医谷为敌。

    得罪天医谷,得罪一个神医,对他们这群江湖人来说,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与你何干?”纪云开一脸冷傲,根本不屑回答。

    在六人后退之际,纪云开随手将一把种子丢给了萧九安:“打进他们的身体里。”

    这些种子,她刚刚温养了,不需要多久就能发芽、生长,哪怕是长在人的身体内。

    萧九安看到手中的种子,怔了一下,随即无声的笑了出来,并如纪云开所愿意,将种子打进魔教七子的身体内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手法极其刁钻,手中的种子全都打在他们胸前的肋骨处,七人吃痛,捂着心口连连后退,其中三人因此被天医神针刺中,钻心的疼痛令的他们大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卑鄙无耻。”比他们魔教的人还不要脸,一上来就用暗器。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萧九安从来认为自己是正仁君子,也从不介意让人看到他内心阴暗的一面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就是这样的人,不惧人言,更不在乎他人的评价。

    小小一粒种子打进身体里,虽痛但却不会让人失去战斗力,魔教七子一出手就被萧九安收拾了,受耻大辱自是不会就此罢手,然他们刚一动,就发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啊……好痛!”被萧九安的暗器打中的地方,像是要炸开了一样,痛得他们恨不得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“叶子,叶子……大哥,我胸前长出草了,从肉里长出来的。”其中一人撕开衣摆,看着从皮肤里挣扎出来的绿叶,吓得脸色惨白,不停地大叫。

    纪云开给萧九安的种子,就是普通的野草种子,易得,且容易生长。

    她以前是不收集野草种子的,野草随处可见还不能吃,她收集来做什么?

    可那天在墓地,用树条抽人的事给了她启发。她先前一直把她天生的本事,用来种花种草,从来没有想过用它来杀人,那是因为她生在和平年代,虽是在军队可一直都是做后勤保障工作,压根本就不需要强大的杀伤力,但是……

    现在不行!

    这是一个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乱的乱世,且她的身份特殊,即便她不需要像萧九安那般强大,但自保的本事却必须要有。

    这世道,靠天靠地靠父靠夫都不如靠自己,身边的人本事再大,也不如自己有自保之力。是以,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琢磨,如何用自己的本事伤人、杀人,以求自保。

    退让并不是自保,只有杀了对手才是自保,这个道理她以前不懂,但现在她懂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随着第一人惨叫,其他六人胸口亦有小草破胸而出,且看着长大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想干什么?”魔教七子中的老大,也就是最先出来的,一脸扭曲的看着萧九安,忠厚老实的面容此刻只余狰狞,完全看不出一丝憨厚。

    “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,这天下并不只有你们魔教的圣女有能耐借外物杀人,本王在南疆生长多年,什么没有见过。”萧九安手一张,将手心剩余的种子洒在地上,不多时就看到落在地上的种子一一生长,发芽,然后枯死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是鬼……吃人的恶鬼。”魔教七子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,一个个连连后退,再不复往日的张狂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萧九安冷哼一声,连个眼角的余光也没有给七人,拉着纪云开往前走: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他只需要让这些人知道,拥有用植物杀人的本事的人是他就行了,至于其他的,他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不能走,这草……”魔教七子指着胸口已长成的草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他们胸口的草长得异常鲜嫩,且没有一丝要枯死的迹象,他们到是想要拔出来,可明显这些草已扎根在他的胸前, 这一拔就算不要命,人也要废了。

    “想死,就把它拔出来,不想死就来镇上找本王。”萧九安没有回头,只有声音传过来。

    虽说走了四个多时辰的路,然不仅惊了蛇,还掌握了主动权,此行的结果,萧九安很满意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