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40小兵去送个人头!

    一夜!

    只一夜的时间,小狼崽子带着长泽,取了南疆二十六个将士的性命,并将这些人头挂在南疆人自己守的那座城的城头上!

    一大早,南疆的将士出来,看到城墙上的人头,顿时懵逼了。

    我是谁?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我在做什么?

    南疆的小兵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全都傻眼了,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我们一点也不知道?

    “这些人头好眼熟?”有一个小兵,打破了死一般的安静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不是顾副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,你看看……是我们副将。”

    “陈将军也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?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昨晚……你们有听到动静吗?”

    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共二十六个人头,有六位将军,二十位副将,这是谁动的手?”

    “将军和副将身边不都是有亲兵的吗?将军和副将都死了,他们的亲兵呢?”

    “对呀?亲兵一点也没有发现吗?我昨晚好像什么动静也没有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快,快去禀报给王知晓,出大事了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墙上,看到一排人头的小兵都疯了,嘴巴哆嗦的,根本不知道停下来,后来还是有一个年长的反应过来,跑去将城墙上的事,禀报给了南瑾昭知晓。这时……

    那些将军和副将的亲兵们,才知道他们保护的人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会这样?我昨晚一直守在外面,我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将军喜欢,喜欢……那啥,这段时间一直不在营帐里住,根本就不可能查出他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晚一直守在营帐外,一步也没有离开,连小解都没有。不可能,不可能我们将军死了,我一点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论是哪位将军的亲兵,被问起来都是一脸懵,而且九成的亲兵都信誓旦旦的保证,他们昨晚绝对没有开小差,一直守在将军的营账外。

    将军们的亲兵不止一位,这种事做不假,也做不得假,南瑾昭让人查了一下,除了两个副将和一位将军,自己丢下亲兵,跑去找女人了,余下的人都乖乖的呆在自己的营帐里,而且……

    他们的尸体,也是在营账被发现的。

    一刀毙命,直取头颅,身上除了脖子上那道口子,什么伤也没有,可见下手的人都只用了一刀,直取对方的头颅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……

    他快的一点声响也没有发出,快的让死者喊一句救命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这简直恶魔。

    “杀人的一定是恶魔,太可怕了,这太可怕了!我敢保证,昨天晚上没有外人潜入营地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恶魔还有谁能做到?你们看……所有的人身上都没有伤口,全都是一刀将脖子割断。”

    “昨夜,昨夜我好像看到了两道影子,似乎一闪而过,我以我看错了,现在想来,也许是他们下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们营中有数十万大军,死去的将军们个个本事高超,不可能有人潜进来了,我们一点动静都没有发现,也不可能死了这么多人,一点声响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但现实就是这样。昨晚有人潜入营中,一举杀了二十六位将军,没有惊动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甚至,要不是守城墙的小兵过来禀报,他们都不知道死了人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说是恶魔,只有恶鬼才能做到,人根本做不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!有人可以做到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燕北王萧九安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他,他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他不在边境,他在天启,他在燕北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不可以偷偷来吗?如果不是他,你告诉我,这世界还有谁,可以做到这一步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疆的将士们吵来吵去,吵了半天也没有吵出一个所以然,南瑾昭也不管他们,单手摩挲着下巴,闭目沉思。

    他一言不发,眼珠子也不动一下,看上去阴沉而神秘,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吵的不亦乐呼的南疆士兵见状纷纷闭嘴,不敢再开口了,一个个沉默的站在一旁,等着南瑾昭发话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南瑾昭开口了:“先把人埋了,他们死后……让副手接替他们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人已经死了,现在追究他们是怎么死的很重要,但再重要也重要不过,稳定军心。

    二十六位副将,悄无声息的死在军营,却毫无所知,这个影响太恶劣了,别说军中的将士与普通士兵,就是南瑾昭也忍不住在想,要是对方想要暗中杀他,是不是也易如反掌?

    南瑾昭第一次发现,他怕了!

    他不知道对方是谁?

    也不知对方会不会取他的性命?

    他是想要征战天下,是想要一统天下,但是……

    不管做什么,都得要先有命,没有命,他便是拥有全天下,又能如何?

    南瑾昭交待幕僚,把事情收尾后,就立刻命探子去查,查是谁动的手?查燕北王萧九安在哪里?

    那些人吵了半天,没有说一句有营养的话,但有一句南瑾昭却是信,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放眼天下,除了萧九安,还真没有人能做到这一步,他也猜测昨晚动手的是萧九安,是为了震慑他,为了报先前他用北辰普通百姓,逼退天启大军的事。

    而很快,南瑾昭就收到了消息!

    不是他的探子查到的,而是天启方面主动承认人是他们杀的,而这是第一批,如若南瑾昭继续残杀北辰无辜百姓,他们就不敢保证,谁是第二批了。

    天启方面承认的爽快,初时南瑾昭和他的手下还不信,但当小狼崽子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,以闪电之速杀入人群,直接跃过重重防线,取了守城将领的头颅,南疆上下都吓瘫了,差点就给小狼崽子跪下了。

    于千军万军中取敌首头颅,自己却连片衣角也没有破损!

    这等本事,这等身手,这等实力……

    要说昨晚的事,不是这个半大孩子的手笔,那还能是谁?

    天启能人倍出,他们给跪了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