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6章096求你,以后都听你的!

    第96章 096求你,以后都听你的

    萧九安听到下人来报,纪云开要见他,第一反应就是拒绝,可话到嘴里,脑子里突然闪过纪云开如同孩子一般依在他怀里,满心信任、依赖他的画面。

    当时,纪云开什么也没有说,可他却从纪云开的眼中看到了抱怨,似乎在说“你怎么才来?”

    是呀,他怎么才来,他萧九安的王妃,岂容旁人欺负?

    萧九安下意识的摸了摸左手拇指上的新扳指,摇了摇头,最终决定去见一见纪云开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他这个即将变成残疾的王妃,找他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奴婢给王爷请安,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萧九安一踏入院子,下人就纷纷见礼,纪云开半倚在床头,听到声音扭头望去,就见一身朱红锦衣的萧九安,如同天神下凡,踏着七彩的光芒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纪云开好似晃花了眼,什么都看不真切,甚至连萧九安的脸也看不真切,只觉得这个男人真正是……天生的焦点,让人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是疯了。”纪云开自我唾弃了一句。

    果然是美色误人,萧九安长得太好了,以至于她又看花了眼。

    屋内满满都是药味,与女儿家天然的体香混在一起,并不难闻,至少萧九安这个对气味极度挑剔的人并不讨厌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一脸虚弱,却面带微笑,笑的美好的丑女人?

    说实话,他也不讨厌。

    挥了挥手,示意下人全部退下后,萧九安大步上前,拉过一旁的椅子在屋中间坐下,直接问道:“你找本王何事?”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能谈一个交易吗?”纪云开面带微笑,努力忽视腿间一拨接一拨的剧痛。

    无数次的谈判经验告诉她,在谈判桌上无法保持风度的人,最终都只会惨败。

    “交易?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王做交易?”萧九安对纪云开所谓的交易,一点兴趣也没有。

    作为被皇上、纪、云两家抛弃的弃子,纪云开除了依附他,什么也做不了,这样的她,有什么资格跟他谈条件?

    纪云开并没有被萧九安的冷意吓退,自信的道:“我当然有资格,我确实得不到云、纪两家的支持,但我能得到天医谷的支持。王爷也看到了天医谷对我的重视吧?”

    她无比庆幸,她有一个好师父,有两个好师兄,要不是有凤祁和费小柴两人,她恐怕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“天医谷?一个江湖小门派罢了,你当本王会看在眼里?”萧九安没有不屑,亦没有轻视,他只是叙述一个事实,他确实不把天医谷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纪云开从容道:“南疆毒虫遍地,毒草横生,湿气大,瘴气重,王爷手下每年有多少兵,因毒虫、瘴气而死在南疆?”她既然敢找萧九安谈,必是有所准备的,至于最后能不能说服萧九安,那就要看萧九安怎么想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若有所思的看了纪云开一眼,没有回答,身子微微后仰,明显是拒绝交谈。

    燕北军在南疆,每年损失惨重,只是这些数据他从来不会对外公开,尤其不会让朝廷的人知道。

    一旦让皇上知道燕北军每年因南疆的瘴气、毒虫而死伤无数,皇上指不定就会让所有的燕北军常驻南疆,然后在将士们受不了之时,以救世祖的姿态出现,抢夺军权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拒绝在纪云开的意料之中,纪云开并没有等萧九安回答,更没有蠢得追问,而是继续说道:“王爷想要拿下南疆,有天医谷相助必能事半功倍,王爷真的不考虑与我合作吗?”

    萧九安冷冷淡淡道:“你代表不了天医谷。”而且天医谷擅长的也不是解毒,他不认为天医谷能给他多大帮助。

    “我能代表我自己,如果我没有猜错,你和皇上所中的毒都来自南疆,我既然能解你和皇上所中之毒,南疆其他的毒肯定也难不倒我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承认,她把话说得太满了,可是为了打动萧九安,她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“解毒?用你身上的血吗?你有多少血可放?”萧九安嘲讽地扫了眼纪云开的左手腕:“你残不残废,对放血有影响吗?”

    如果纪云开的血对南疆的毒物有用,他会很乐意圈养纪云开,燕北王府再穷,也养得起一个有用的废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心跳猛地快了一拍,不过她很快就冷静下来:“可惜,我的血对南疆其他的毒无用。”萧九安这人冷酷至极,对她没有一丝情谊,想必早就拿她的血试验过。

    当然,结果肯定是没用,不然她不会好好的躺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确实挺可惜的。”萧九安并不在意纪云开的想法,大方的承认他已经试过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血能解南疆的毒,他要不试,就不是萧九安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王爷可以考虑一下我的建议。”纪云开直直的看着萧九安,等他回答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觉得自己就是等待审判的犯人,心脏“嘭嘭”直跳,好似随时都能跳出来一般,她告诉自己这是不对的,因为结果并不会以她的意志为转移,可她还是紧张!

    没让纪云开等太久,萧九安果断拒绝:“不考虑!”一个纪云开,还没有重要到他堂堂王爷去皇宫给她盗药。

    是的,盗药!

    想要明天之前拿到火灵芝,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去宫里偷,可他为什么要为一个纪云开而冒险?

    说完,萧九安站起身,转身就往外走,没有一丝迟疑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饶是纪云开再冷静,这个时候也不免有些慌了,急切的喊道:“王爷,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“我”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眼见萧九安就要跨出门槛,纪云开痛苦的闭上眼睛,无助的呐喊:“王爷,我求你,求你帮我一回,就这么一回。以后……以后我都听你的,只听你的,绝不背叛你。”

    泪,无声地从纪云开的眼角落下,可是她不后悔。

    如果她的双腿彻底没救,那么她会认命的接受,会以最积极、乐观的姿态,去规划腿残后的生活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的腿明明有救,她的腿明明有药可医,你叫她怎么能放弃?

    她不想一辈子只能与轮椅为伍,更不想一辈子被人摆布,哪怕把灵魂卖给魔鬼,她也想博一把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