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4章094反击,新仇旧恨加一块!

    第94章 094反击,新仇旧恨加一块

    早朝的节奏完全由秦相主导,成功往萧九安身上泼了一桶又一桶的脏水后,秦相心情大好,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他的好心情只持续到早朝结束!

    早朝一结束,就有小太监来报,说是秦府的人正在宫门外等他。

    秦相知道自家府上的人一向恪守规矩,除非有大事,不然绝不会在宫门等他,秦相不敢耽搁,立刻出了宫。

    “老爷,出大事了。”秦府的下人一看到秦相,立刻上前,哭丧着脸道。

    秦相四周扫了一眼,严肃的道:“上马车再说。”家丑不可外扬,不管家里出了什么事,都不能让人知道。

    那下人却不敢上马车,而是飞速的道:“老爷,燕北王使人递了状纸到刑部,刑部的人一早就把小公子带走了,这事已是人尽皆知。”所以没必要再遮掩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秦相脚步一顿,转身看着说话的下人,深沉的眸子透着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能爬到百官之首的宰相之位,并且在这个位置上坐了二十多年,秦相绝不是什么普通书生。

    传话的下人顿时吓住了,愣了许久才道:“老爷,小人所说句句属实,绝无夸大。刑部的人一早就来拿人,不顾小公子身上的伤,直接把人带走了,老夫人和夫人都快哭坏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好一个燕北王!”秦相哪里是没有听清,他只是太震惊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萧九安会对他的儿子出手。

    “立刻去刑部。”秦相上了马车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刚才的话,车夫听了一耳朵,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立刻扬起马鞭朝刑部衙门赶去。

    身后,有官员出宫看到秦相的马车,不由得愣了一下:“秦相急匆匆的去哪里?那好像不是回秦府的路,也不是去中书阁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身旁的官员摇了摇头:“快走吧,户部还有一堆事等着咱们,要处理不完,兵部、吏部那些人又要上门来闹了。”

    秦相急急赶到刑部,就看到刑部的人完全不给他这个相爷面子,任由他小儿子一身是伤的趴在大堂上。

    秦相险些喷出一口老血,暗暗吸了好几口气,才将心中的怒火压下,故作平静的问道:“凤大人,不知犬子所犯何事?”

    审理此案的人是刑部侍郎凤钊,没错,就是四大世家之首的凤家嫡系。

    而很不幸,秦相当年为了取得老皇帝的重用,没少为老皇帝出谋划策,打压世家,世家之人对秦相虽不至于恨之入骨,却也没有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不知秦相大驾光临,下官有失远迎,还请相爷恕罪。”凤钊掩去眼中的不耐烦,徐徐起身,前来行礼。

    “凤大人客气,本相今日乃为私事前来,凤大人不必多礼。”秦相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,嘴上却是无比谦虚:“凤大人,犬子顽劣,如有不当之处,还请凤大人不吝责罚。”

    秦相主动释放善意,希望此事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
    放眼天启,在官场上几乎没有人敢不卖他的面子,可偏偏凤钊半点面子也不给他,直接拒绝:“相爷言重了,下官只是秉公办事。”

    趴在地上,像死狗一样的秦家小公子秦曦,听到秦相的声音,猛地抬头,当他看到秦相的身影时,混沌的眸子瞬间迸发出精光,兴奋的大喊:“爹,爹,救我,救我呀……”

    秦相眉头微皱,训道:“曦儿,休得胡闹!”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秦曦自是不肯,可一旁的衙役也不是吃干饭的,见自家大人并没有说话,立刻上前,将人按住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疼,疼,疼呀!”自小养尊处优的秦家小公子,哪里受过这样的苦,当即疼得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秦相脸色微变,却没有回头去看,只面带微笑的对凤钊道:“本相作为犯案人的家属,不知可否在一旁听审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可以的。”凤钊当即命人抬来一把椅子,放在一旁:“秦相,请坐。”

    “凤大人客气了。”秦相在一旁坐下,如他所言,只以犯案人家属的身份听案,并不干涉凤钊审理。

    同样,凤钊也完全不受秦相的影响,该怎么审就怎么审。

    秦家小公子当街辱骂燕北王,污辱燕北王妃一事,人证物证俱在,甚至被当事人燕北王亲耳听到,任凭随秦家小公子一同前来的幕僚怎样巧舌如簧,也无法抹去事实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秦家小公子纵奴杀人,强抢民女一事亦是人证、物证俱全,被抢女子的家人,甚至女子本人皆到堂作证,用血与泪指控秦家小公子的罪行。

    幕僚反指女子勾引秦家小公子,设局引秦家小公子上钩,只为逼秦家小公子娶她,后来见逼娶不成,才诬告秦家小公子强抢民女。

    “是,是她勾引我,要不是她勾引我,我堂堂相府公子,怎么可能看上一介村姑?”秦家小公子虽然浪荡、纨绔,但却不蠢,幕僚都帮他找好理由了,他又不傻,自然会顺着说。

    幕僚接过话,连珠带炮的嘲讽女子爱慕虚荣,贪图荣华,一介村姑妄想飞上枝头,言词极尽刻薄,直把那姑娘和家人气得全身颤抖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秦相在一旁也是连连点头,除去辱骂燕北王一事,其他的事都很容易翻盘,包括纵奴杀人一事,只要否认行凶的奴才是相府的人就行。

    可不想,幕僚骂得太狠,把那姑娘的狠劲给激出来了,当即不管不顾的骂了回去:“我勾引他?你也不看看他是什么货色,一个软脚虾、小白脸,一点用处也没有的男人,我会勾引他?我的未婚夫在燕北军做事,现在已是副将,前途不可限量,我怎么会放着好好的男人不要,勾引这么一个没用的东西?”

    没错,这姑娘的未婚夫就是萧九安的手下,两天前,那名副将带着姑娘求到萧九安面前,求萧九安为他们出头。

    这不,机会送上门来,萧九安就不客气的让人把秦家小公子给告了,顺便附上足够的人证、物证,好方便刑部断案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